◈ 第5章

第6章

「那為什麼大房和三房都不用幹活,就我們二房用?為什麼穆家所有的人都可以吃口好的,而我們二房則吃着豬食?」

李小桃落淚,一把抱住穆九,沉默不語。

穆喬勇的聲音略有怒意,「穆九!」

穆九不解的看向穆喬勇,「爹爹凶我幹什麼?難道我說得不對嗎?同樣是孫女,為什麼穆六福可以什麼都不做,可以去堂屋裡吃飯,我就得像個下人一樣什麼都做,還要吃這些!」

「你大伯他們都是讀書人,爹爹一介草莽,豈能跟他們相比!你堂姐將來是要嫁給大戶做夫人的,你一個小丫頭怎麼能相比?」

穆九無力的搖搖頭,看來穆喬勇被穆榮光洗腦得很徹底,奴性已經深入骨髓,想改過來不容易,甚至,永遠也改不了了。

以穆喬勇這樣的態度,以後她想賺錢,還得同時想一個保住錢的辦法!

穆九不再說話,默默的出了廚房,回到她的房間里。

約莫一刻鐘之後,大堂嫂張秀秀神色慌張的走了進來,偷偷的往穆九手裡塞了一樣東西,「別讓奶奶看見。」匆匆的離開。

穆九打開手掌一看,居然是一團小小的飯糰子!

雖然很小,但卻是張秀秀在自己不多的口糧里省出來的!

對着張秀秀離去的背影,穆九無聲的說了一句:謝謝。

若說整個穆家還有一個好的,那就是這位大堂嫂張秀秀,記憶里,她雖然不敢幫二房說話,但是經常偷偷的給她一些吃的。

張秀秀出去一會兒,穆宏利也輕手輕腳的摸了進來,輕聲喊道,「姐姐……」

「宏利,你怎麼……」

「噓——」穆宏利打斷穆九的問話,「姐姐小聲一點,被奶奶發現了就不好了!」

穆宏利腳步輕快的走到穆九面前,塞給她一個同樣很小,小到只有一口的飯糰子,「姐姐快吃,別給奶奶看見了!」

若是平時,穆九一定不會要,但眼下,原主的身體太差了,穆九接過來便往嘴裏塞,咽得不是滋味。

「宏利你在裏面幹嘛!還不快點出來磨墨!」外面響起了穆喬生大兒子的聲音。

「來了!」穆宏利蹭蹭的跑了。

穆九起身去了廚房,幫助李小桃一起把碗洗乾淨,才回來休息。

月上枝頭,淺白的透過漏水的屋頂灑落下來,穆九翻了一個身,弄得木板搭成的破床吱吱呀呀。

她在腦子裡反反覆復的思考:如何才能脫離這吃人的穆家!

……

次日,穆九還在睡夢中,穆老太的大嗓門就在門口響起,「死丫頭,還不趕緊起來幹活,再這樣懶下去,遲早嫁不出去!」

休息了一天,穆九的精神比昨天好了許多,利索的下了床。

李小桃已經把一家人的早餐做好,穆九依然吃不下,吃了幾口便偷偷的摸了家裡的火摺子,藏了一個破碗,拿了柴刀,去了村邊的小河旁找了一塊河卵石慢慢的磨起來。

一邊磨,一邊聽着前來河邊洗衣服的七姑八姨說東家長西家短。

林五嬸是村裡有名的快嘴,「昨天穆老太說他們家的穆九沒有私會男人,說那個男人是一個問路的,你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