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吃大瓜!暴君讀我心後全身都綠了夜棠棠夜御北 第8章_安逸小說
◈ 第7章

第8章

棠棠,咱們能不能有點出息,好歹那是你的娘親,能不能收起你的心思。

小廢統,你懂什麼,我只是單純的欣賞大美人,我就喜歡美人,怎麼了?看看不行嗎?

夜棠棠理直氣壯。

系統:……

卧丟!能把好色說的如此理直氣壯,也是第一人了!

佩服佩服!

「娘親,我們快點一起去洗澡吧。」

沈卿卿捨不得拒絕女兒,拉着她的小手一起去了溫池,水溫已經調好了,上面飄着紅色花瓣,散發的白色的霧氣有些朦朧之美。

夜棠棠把身上的破衣服全脫掉,小身體乾巴巴的,一點肉都沒有,一看就是長期營養不良。

而且她現在已經十二歲了,還沒有發育,像是一個小豆芽菜的,再看看娘親的……

夜棠棠看的眼睛都直了,娘親親的又大又白,看起來就軟軟的,口水從眼睛裏流了出來,巴巴湊過去,趴在娘親懷裡。

「娘親,為什麼我的這麼小。」

「那是棠棠還沒有長大,棠棠還小呢,及笄後就長大了。」

夜棠棠被娘親洗的乾乾淨淨,全身白的發光,散發著一陣淡淡的奶香味。

她也是娘親乾淨的小寶貝了。

沈卿卿給夜棠棠換上了新的衣服。

女孩嬌嫩白皙的小臉精緻的不像話,一雙杏眸泛着水光,鼻尖小巧玲瓏,唇瓣如同櫻桃般誘人,特別是笑起來有兩個可愛的小酒窩,單純無害。

「我們棠棠真漂亮。」

沈卿卿眼前一亮,還是第一次見到乾乾淨淨的女兒。

以前棠棠沉默寡言,也不讓她給她洗澡洗頭,髒兮兮的像是一位小乞丐,現在才像是一位小公主。

夜棠棠看着銅鏡里的自己,這不是和上一世一樣的外貌嗎?

小廢統,我果然是天生麗質,像我這麼漂亮的女人,有沒有當禍國妖妃的潛質?

有有有,啊對對對。

你敷衍我,我不幹了,積分我也不要了,你自己玩去吧。

系統:……

蒼天吶,大地啊,誰來給他換一個宿主吧。

如果他有錯,就讓上天來懲罰他,而不是給他安排這麼一個宿主,又難搞又擺爛。

棠棠天生麗質,有當禍國妖妃的潛質,以後一定是個禍國妖妃,紅顏禍水。

她還要系統哄着?你們見過這樣的宿主嗎?沒有吧,這次就讓你們見識一下。

夜棠棠被系統誇的心情很好。

小廢統,看在你誇我的份上,姐心情好,今天就勉強做做任務,說吧,有什麼任務,要最簡單的。

棠棠,咱們能不能去看看男主,隨便和他說說話什麼的都行,要是……要是能和他搞好關係,那就更好了!

不可能,小廢統,你做夢去吧,他這麼凶,會把我打死的。

系統:卒

「哎呀,聽說冷宮裡的那位出來了吧,她都在冷宮裡待了十二年了,怎麼還能出來?」

「肯定不知道使用了什麼狐媚手段勾引了陛下,才惹的陛下把她們母女從冷宮裡接出來了,依舊住在儲秀宮。」

舒嬪和劉美兒正在散步,看到儲秀宮這麼熱鬧,不由得停下了腳步。

儲秀宮可是主位宮,僅次於皇后娘娘的鳳熹宮,一直空了十二年,竟然有人搬進來了,還是冷宮裡的才人。

「舒嬪娘娘,聽說這裡住的只是個才人,剛從冷宮出來就這麼高調,簡直不把您放在眼裡。」

舒嬪的宮殿距離儲秀宮最近,如今竟然被一個小小的才人比下去,自然是有些不甘心。

舒嬪帶着她的人進了儲秀宮。

「我當是誰,原來是沈才人,沈才人,這麼多年不見,不會不認識本宮了吧?」

沈卿卿恭敬道,「舒嬪娘娘安。」

「看來你還記得本宮,十幾年前我們一起進宮,只一年,你就被打入了冷宮,沒想到你在冷宮還能出來。」

沈卿卿垂下眼帘,「自然比不得娘娘這些年的榮寵,僥倖得陛下垂憐,這才搬出冷宮。」

劉美人趾高氣揚,「沈才人知道就好,以後記得誰才是你的主子。」

「這些東西都是陛下賞賜你的?」

劉美人看到滿目琳琅的賞賜,心裏已經嫉妒了發狂,她都沒見過陛下。

陛下竟然對一個冷宮出來的女人這麼在乎,還賞賜了這麼多東西,還有珍貴的螺子黛。

「沈才人,這些螺子黛想必你也用不上,不如孝敬舒嬪娘娘如何?」

沈卿卿,「自然可以。」

「那本宮就不客氣了,這個本宮要了,這個布料,給舒嬪娘娘正合適,這個簪子也好看,本宮也要了。」

劉美人把沈卿卿的賞賜拿了足足一大半,還嫌不夠。

夜棠棠一臉提防的看着面前的兩個人。

一個長得尖酸刻薄,一個長的陰險狡詐,都不是什麼好人,一定想欺負我的大美人娘親。

「這位就是九公主吧,聽說精神有點不正常,是個傻子吧。」劉美人輕掩唇瓣笑出聲。

精神不正常?

夜棠棠笑了,既然精神不正常,那她就精神不正常到底。

夜棠棠不知道從哪裡抱了一個大水桶,比她自己還要大。

劉美人和舒嬪正在挑着東西,只覺得全身一涼,一股水從頭頂澆到腳底……

本來就已經到了冬季,劉美人和舒嬪渾身濕透,風一吹,冷的哆嗦起來。

「大膽,你可知道這是誰?你竟然敢對舒嬪娘娘不敬!」

舒嬪哪裡受過這種屈辱?抬起手就要去教訓這個小賤種,果然是賤人生出來的賤種!

夜棠棠怎麼可能是乖乖挨打的料,只有她打別人,她的手裡不知道從哪裡拿了一個鋤頭,往下面一放,一隻小手撐在上面。

「這是我家,再不走我就要動手了。」

「你……你太過分了,小翠,你們兩個把她給本宮攔下來,本宮今天非要好好教訓教訓她這個小賤種!」

夜棠棠掄起鋤頭,「不怕死的就來吧。」

「娘娘……我們……我們不敢上去。」

「真是一群廢物,一個10歲大的小丫頭而已。」

夜棠棠拿起鋤頭就要去戳舒嬪的腳,舒嬪嚇得臉色慘白,一陣驚慌,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劉美人更慘,被夜棠棠一腳踹倒,地上全是水,整個人看起來狼狽極了,頭上的旗頭都壞了。

「哈哈哈哈,你們……你們太搞笑了。」

夜棠棠捂着肚子笑了起來,差點把自己笑岔氣兒,轉過頭看到一旁呆愣的娘親,趕緊把鋤頭扔了,乖乖站好。

怎麼辦怎麼辦,自己在娘親心裏的可愛的形象會不會就此崩塌,不要呀!她是可愛又善良還很柔弱的小仙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