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隨着忽然的傾身,他高挺的鼻樑架着的金絲眼鏡輕輕地擦過她柔軟的耳尖。

微涼的觸感,激得她眼睫不由一顫。

但不等她反應過來,眼前的男人已經板直回身體,就連那指腹也被他動作自然地收了回去。

彷彿這一系列的舉動,只是出於一個長輩的關心以及活躍氣氛的戲謔。

並無其他蔫壞的心思。

喬知漾緩慢地眨了下眼,腦袋上隱形的小羊角後知後覺地顫紅一下,「三哥,您剛才…..」

是開玩笑的吧?

什麼喜歡,就咬哪裡…..

這種不正經的痞話,怎麼可能出自如清風明玉般岑先生的嘴裏呢?

女孩又羞又慌的表情,盡收眼底。

岑晝摩挲了下指尖殘留着幾分女孩唇上柔軟的觸感。

眼底的晦暗被他恰到好處地掩蓋掉,熟練地又恢復了矜貴清疏,溫雅禁慾的模樣。

他低笑了一聲,「好了,不逗你了。」

隨即從西裝口袋上掏出了幾塊包裝精緻的糖果,輕輕地放在她手上,「這是給勇敢的知漾小朋友的獎勵。」

咦,這是?

只見掌心上被放了一顆黑加侖口味的水晶糖。

漂亮的包裝紙上有一串流暢的英文:

Coisini。

怦然心動。

喬知漾眼睫輕顫。

是她以前最喜歡吃的糖果!

但她記得這家牌子的糖果工廠已經倒閉很久了,怎麼會還有生產?

就在她一臉疑惑時,腦袋再次被男人寬大的手掌輕輕地揉了揉,醇厚低磁的音色令人沉溺。

「這些糖果已經被施了開心魔法,吃了它,讓你不開心的怪物都會消失掉。」

他鳳眸直直地凝視她,薄唇輕勾,「這是以前有個小姑娘告訴我的。」

誒?

喬知漾抬頭,撞上他的視線。

明明是一雙深邃冷冽的鳳眸,卻像極雙多情迷人的桃花眼,總能輕而易舉地將人拽進那幽深的旋渦。

此時他一臉繾綣說出這句話,目光卻落在她的身上。

莫名有種她就是他嘴中那位小姑娘的錯覺。

喬知漾心中一觸,但很快笑着否定。

怎麼可能。

她之前一直生活在港城,從未來過京北。

就算以前有幸在晚宴見過,但像他這般俊美儒雅,風度翩然的大人物,她肯定會有印象。

所以這個小姑娘怎麼可能是她啊。

又不是拍電視劇,哪有這麼多巧合的事情。

喬知漾沒想這麼多,低頭剝開了一顆黑加侖口味的水晶糖,放進嘴中。

唔,好甜~

是久違的熟悉味道!

嘗到好吃的,女孩漂亮的雙眸不由開心滿足地眯起。

泛着淡粉的軟腮,隨着咬嚼糖果,而輕輕地鼓起。

岑晝垂下眼睫,瞳色深邃地望着她精緻清媚的面容,眼底悄然泛起大抹如熔漿般炙熱滾燙的痴迷。

女孩不知道——

當初這顆小小的糖果對於那時候深陷黑暗的少年來說,就像是一束照進生命里最耀眼的光芒。

小小一束。

卻足夠銘記於心。

但時間過去許久,她已經不記得他了。

不過沒關係。

他已經重新找到她,她已經被他徹底鎖定。

這一場盛大的步步為營,是他專程只為她準備。

他會讓她深陷其中,無處可逃,只能被他掠奪佔有。

車子一路沿着酒店的主幹道緩緩行駛。

「三哥,謝謝您。」

喬知漾笑眸彎彎,唇間微啟,半帶着糖果的香甜氣息,「您今天幫了我兩次,還耐心解開了困在我心裏很久的迷霧,如果您需要我的幫助,只要在我力所能及的範圍里,什麼都可以。」

聞言,岑晝輕挑了挑眉。

「哦?」

他手臂半撐着車窗,指尖慵懶地點着額角,慢條斯理地咬着某個重要的字眼,「什麼都可以?」

喬知漾搗鼓般地點點頭。

她今天徹底對岑晝有了全新的看法。

明明就是個信佛善良,儒雅端正的翩翩君子。

哪有一點像圈中盛傳般手腕冷血狠戾,一點也不講情面

像岑先生這般好的人, 肯定不會為難她,提出趁火打劫的要求。

被小綿羊滿心信賴的目光亮晶晶望着,岑晝不由愉悅地啞聲一笑。

嘖。

這可怪不了他。

是小綿羊她給自己挖了個坑,然後一臉乖乖地跳了下來。

他只是站在那裡,接住了她而已。

「好。」

岑晝饒有趣味地勾了勾唇,長睫遮擋住眸中的幽深,「那三哥想到了再告訴你。」

過了最後一個拐彎。

到達了酒店公寓的門口。

岑晝正想下車,喬知漾已經輕輕喊住他,「三哥,不用啦,我自己進去就可以了。」

「再說了,酒店人多口雜,萬一有人認出了您,給您亂寫文章,會讓您名聲受到損害。」

她話音剛落,岑晝眉尾一揚,「名聲受損?」

他忍不住喉間輕溢一聲輕笑。

隨即微微俯身,將兩人的距離驟然拉近。

顆粒感十足的低音炮在她耳邊性感盪開,「那小知漾負責不就好了?」

清冽好聞的冷木香毫無預兆襲向鼻尖。

喬知漾不由面色一紅。

她對上男人微彎着的鳳眸,忍不住鼓了鼓腮幫。

哼,他這是又把她當做小朋友打趣嗎?

「手機給我一下。」他忽然將手伸到她面前。

喬知漾愣了下,然後將屏保解鎖後,將手機放在他手上。

他接過後,在上面的通訊錄輕點了幾下,隨後他的口袋響起了聲來電的震動。

「這是三哥的私人號碼,微信也是這個手機號碼。」

腹黑的老男人又開始新的循循善誘,「待會兒回到酒店房間後,記得告訴三哥一聲,讓我知道你的安全,知道了嗎?知漾小朋友。」

他沒有直接強硬讓她必須保存他手機,加他的微信。

而是以一種十分自然又舒適的方式,讓她去接受,從而達成自己的目的。

「好。」

喬知漾拿回手機後點點頭,有一丟丟不服氣地微鼓了鼓腮幫。

哼╭(╯^╰)╮。

她才不是什麼小朋友。

剛抓向車把的手鬆了一松,她突然轉了轉身。

一張如玫瑰般嬌艷漂亮的面容一下近入他的眼前。

岑晝不由難得怔了一瞬。

「三哥,我已經十九歲了。」

喬知漾微紅着臉,瑩潤的茶棕色雙眸帶有少女的羞澀和純真直視他,微哼,「不小了。」

說完,像怕被抓住秋後算賬一樣,小綿羊立刻快速打開車門,溜得飛快。

岑晝盯着女孩噠噠噠跑遠的背影,忍俊不禁地手撐着額角輕笑了聲。

嗯。

確實是…..不小了。

坐在駕駛位上的徐康摘下耳塞,正邊抖着耳朵,邊回頭。

就見自家老闆還坐在這裡,不由一臉驚訝,「岑總,您不陪少夫人一起…..」

不等他說完,岑晝已淡淡打斷他,「不急。」

他目光仍未收回,眸色閃爍着掌控一切的勢在必得,薄唇輕勾,「徐徐圖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