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程晚站在縣城城門口,看着不遠處的城門。

眼淚幾乎要流下來。

實在是太不容易了。

天知道,她穿着一雙草鞋,是怎麼堅持着走了近兩個時辰的古代土路的。

程晚覺得再走下去,她的腿和腳就要廢了。

已經午時了,這個時間進城的人很少,守城門的門卒也沒難為程晚和程二平,只看了看兩人的戶籍,提醒酉初關城門,就讓兩人進去了。

剛進城,程晚就直觀地感受到了和村裡完全不同的煙火氣。

路兩旁的飯館和酒樓,此時正是熱鬧的時候。

程晚走在大街上,都能聽見裏面小二接待客人的聲音。

程晚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好餓。

從家裡揣的那倆窩窩頭早就被程晚和程二平在路上分吃了。

程晚又摸了摸懷裡林老太給的那四個銅板,決定還是先把正事辦了。

「二哥,咱先去當鋪吧。」

自打程晚在路上自導自演了一齣戲,當著程二平的面撿了那條金項鏈和那個銀鐲子後。

程二平整個人就時刻緊繃著,生怕被誰知道程晚懷裡有寶貝,上來搶劫。

就像現在,程二平壓根顧不上看期待已久的縣城,只緊緊跟在程晚身邊,有些防備地看向其他人。

程晚提醒過他,越是表現的緊張就越是容易引起別人的注意。

程二平也知道,但他控制不住自己,別說他長這麼大,就是他爹長這麼大,也沒見過這麼值錢的東西。

若不是程晚堅持一定要來縣城,程二平其實更想立即轉頭把兩個寶貝帶回家。

把金項鏈和銀鐲子一起取出來當了,是程晚深思熟慮後的選擇。

撿到金子銀子這種事,一次可以說是好運,兩次就有點邪乎了。

而且只要別有人得了便宜還陰陽怪氣不知足,程晚並不介意讓家裡人一起過好日子。

至於那對珍珠耳釘,程晚打算留着給王氏或者自己戴,畢竟是真的很好看。

「阿晚,咱們真的要當了它們嗎?要不還是拿回家讓奶他們拿主意吧。」

程二平心裏有些害怕,他長這麼大沒參與做過這麼大的主。

「我撿的東西,我做主。而且咱們又不是亂來,當了以後有了錢也好買些吃的用的回家,二哥,你難道不想吃肉嗎?」

提到肉,程二平咽了咽口水。

他長這麼大,只吃過一回肉。

是有次程大牛和程二牛去別家做工,主人家賞了一碗白菜燉肉。

程二平到現在還記得那個香味。

從陳記當鋪出來,程二牛整個人有些暈乎乎的,腳像踩不到實地一樣。

程二平腦袋發飄地攥住程晚的胳膊,「阿晚,這……,咱們這就有了一百一十五兩銀子了?」

說完,程二平趕緊四處看看,確定沒人注意到他說話,這才鬆口氣,「阿晚,我不是在做夢吧?」

程晚直接掐了一下程二平的腰。

「哎呦!」

「是做夢嗎?」

程晚有些好笑地問。

程二平嘴角都要咧到耳根了,整個人傻兮兮的,「不是夢,不是夢好,咱倆回家和奶他們說,他們指定得高興得昏過去。」

程晚也很高興,她本來想着兩個東西加一起能當五十兩銀子就不錯了,沒想到只一根金項鏈就當了一百一十兩銀子。

是她低估了那項鏈的款式和工藝對古人的吸引力。

程二平突然有些擔心地問道:「阿晚,咱把一百兩銀子先放陳老闆這兒真的沒問題嗎?」

程二平說的一百兩銀子是十個十兩的銀錠。

陳老闆問程晚二人是要銀票還是要銀錠時,二人不約而同地選擇了銀錠。

畢竟沉甸甸的銀錠摸上去比一張銀票有存在感多了。

但也正是因為太有存在感了,隨身帶着去買東西和辦事,很不方便又不安全。

於是程晚和陳老闆約定,一百兩銀子先暫存在當鋪,回頭再來取。

「放心,咱們來之前不是打聽過了嗎,陳老闆在縣城聲譽很好的,他犯不着為了區區一百兩銀子給自己惹麻煩,招來閑言碎語。」

程晚摸了摸腰前陳老闆友情贈送的褡褳,意氣風發,「走,吃飯去!」

程晚和程二平沒去飯館和酒樓大吃一頓,而是選了路邊一家賣餛飩的攤子。

餛飩皮薄肉多,湯里滴了兩滴香油,還撒了一小把蔥花。

程晚和程二平兩個人吃得頭都捨不得抬一下。

程二平喝完碗里的最後一口湯,抹了抹嘴。

「阿晚,我長這麼大,還從來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呢,可惜奶他們沒來,吃不到這等好東西。」

「沒事兒,咱等會兒買些好吃的帶回家,奶他們也會很高興的。」

昨個張大夫說的話程晚可都聽見了,她本就打算買些有營養的吃食帶回家的。

兩個人一邊觀察縣城說著話,一邊往回春館走。

程晚早上在飯桌上說,要把張大夫給的藥膏拿給城裡的大夫看看,自然不是哄人的,她是真有這個想法。

剛剛在當鋪,程晚就和陳老闆打聽過了。

據陳老闆說回春館的曹大夫醫術頗高,且回春館賣的葯要價也比較公道。

可惜程晚和程二平去的不巧,曹大夫出門給人看診去了,只能一個時辰後再來。

「阿晚,咱們這是要去哪兒啊?」

程二平一頭霧水地跟在程晚後面。

「去租車行。」

「租車行是啥?」

「租馬車的地方,我剛剛在當鋪問了陳老闆,他說就在城西,你估計是走神了,沒聽到。」

「去那兒幹啥?」

程二平的腦袋一時沒轉過來彎。

「當然是租車啊,不然還能幹啥?」

程二平霎時停住腳步,拉住程晚的胳膊, 「阿晚,咱走回去就行了,費那錢幹啥?雖說現在兜里有點兒銀子了,但花錢的地方多呢。」

程晚轉身認真地看向程二平,語氣誠懇道:「二哥,我是走不動了,而且咱們等會兒還要買好些東西呢,就咱倆,怎麼把東西帶回家?」

「況且租輛馬車,咱倆最多一個時辰就能到家了,這樣咱倆也能多些時間逛逛縣城,咱倆可是好不容易來一趟。」

租車的過程很順利。

說清要去哪裡,什麼時辰出發,再交了訂金,就算成了。

離開了租車行,程二平又是激動自己竟然能坐馬車回家,又是心疼租金。

「這也太貴了,竟然要四十文錢,搭牛車來回只要四文錢呢。被奶知道了,奶指定要罵敗家子兒。」

程晚不理會程二平的碎碎念,包的士和坐公共汽車,花的錢那能一樣嗎?

而且這四十文里只有三十文是租車費,另外十文其實是車夫的過夜費。

按照程晚和租車行約定的出城時間,車夫肯定是無法在城門關閉前回來的,就只能在城外找地方過夜,天亮再回城。

按照以往的慣例,車夫會借宿在離縣城最近的一個村子裏,那十文錢是車夫給的借宿費和馬車的看管費。

反正程晚是覺得這四十文花得挺值。

搞定了回家的事,接下來就是程晚期待已久的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