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李紅妞!老娘就知道是你!」

林老太在圍觀的人群中精準鎖定李紅妞。

李紅妞高聲笑道:「林大娘,瞧你氣的,我又沒胡說,不然你讓你們家程晚給我們瞅瞅,我們瞅過了自然就曉得程晚好沒好了,不然這誰曉得程晚還是不是個傻子呢。不過還是傻子也不用愁,我認識一個老頭正要討媳婦兒呢,我看你家程晚配那老頭正好!」

王氏已經不再哭了,聽見李紅妞這話,當即就要和李紅妞爭論。

程晚扯住王氏,看着李紅妞,「瞅我幹啥?我瞅你長得挺丑的,小眼睛,蒜頭鼻,厚嘴唇,關鍵嘴唇還包不住牙齒,你那大黃牙露在外面,我在這兒都能聞見你的口臭。」

李紅妞拿手指着程晚,氣得渾身哆嗦,「你個小賤人,爛蹄子,敢罵我,看我不撕爛你的嘴!」

「我什麼時候罵你了,說實話難道也不讓說?好,那我以後舍了良心說你長得美,這總行了吧。」

圍觀的人群沒忍住,紛紛噴笑起來。

其中屬程小雨笑得最大聲。

李紅妞猙獰着一張臉朝程晚撲了過來。

王氏本能地擋在程晚面前。

林老太和程小雨也齊齊向前。

程晚把王氏往身後一拉,論一對一打架,她還沒怕過誰。

程晚伸手攥住李紅妞朝她掄過來的胳膊,眉毛一挑。

這身體的力氣不一般啊。

程晚攥住李紅妞的胳膊,抬手一巴掌扇到了李紅妞的臉上。

這一巴掌直接把李紅妞扇得坐在了地上。

李紅妞張開嘴,吐出一嘴血水,血水裡還有顆牙齒。

李紅妞當即捂着被打的半邊臉,嗷的一聲就想從地上爬起來撓程晚。

程晚捏着李紅妞油膩的下巴,不讓她起來。

「這下瞅清楚了吧,我還傻嗎?我娘是瘋了嗎?」

「小賤人!你全家都是賤人!」

「啪!」

程晚又一巴掌扇了上去,給李紅妞來了個對稱。

不過這次程晚有意識地控制了力道,沒第一次打的用力。

但這也足夠李紅妞臉疼的了。

「誰是小賤人?」

「你」

「啪!」

「誰是小賤人?」

「你」

「啪!」

第四下程晚打得有些重,實在是這個李紅妞太讓程晚生氣了。

「別打了!我,我是小賤人。」

李紅妞恨得牙痒痒,可沒辦法,臉實在太疼了,嘴角也裂了。

程晚站起身,垂眸看着李紅妞,「早這麼識相不就行了,我手都打疼了。」

眾人只覺得就眨眼間的功夫,李紅妞就被扇了四巴掌。

圍觀的村裡人看着李紅妞那慘不忍睹的模樣,竟覺得自己的臉也莫名的疼了起來。

他們有些震驚地看向程晚,不少人都在心裏嘀咕:「這程家的傻子是不傻了,但估計也是個不安生的。」

程晚才不管他們想什麼呢,不相關的人怎麼想她一點也不在乎。

林老太從程晚給的衝擊中回過神,朝村子裏擺擺手,說道:「行了,熱鬧看完了,都散了吧。」

旁人都走了,李紅妞也晃着身子回家了。

林老太看着李紅妞離開的背影,爽快之後,心裏是濃濃的害怕。

她轉身看向程晚,心裏的心情很複雜:「誰讓你跟她動手了!可顯着你厲害了!」

程晚有些莫名其妙,嘿,這老太太,明明剛剛看到李紅妞那慘樣,笑得牙花子都露出來了。

林老太又衝程小雨發火,「傻站着幹啥?還不趕緊去地里把你爹他們給喊回來!」

程小雨抬腳就跑。

王氏臉上也帶着愁容,還有很明顯的害怕。

「阿晚,我去給你拿點吃的,你去找個地方躲起來,等天黑了再偷摸回來。」

程晚疑惑,「為什麼要躲起來?」

已經快步走進院里的林老太又扯着嗓子罵起來,「王氏!還不進來收拾東西,我們程家是造了什麼孽!娶了你這麼個敗家玩意兒……」

程晚擼起袖子,今天是還得干一架是吧。

王氏拉住程晚的胳膊,「那是你奶!而且你奶……這是在害怕!」

程晚才不管什麼爺啊奶啊的,反正記憶里這個林老太一直很嫌棄她。

不過,林老太害怕是什麼意思?

程晚這麼想,也這麼問了。

王氏拉着程晚進屋,嘴裏和程晚解釋着。

「咱們家和李紅妞他們家是有舊恨的。當年李紅妞兒子要搶你大哥和二哥撿的木柴,結果沒搶過,反被你大哥和二哥合夥揍了一頓。」

「李紅妞兒子回家後惡人先告狀,村裡姓陶的那兩家人來咱家,不僅不聽解釋,還把咱家能砸的都給砸了,家裡人想攔着也被打得不輕,他們最後又放完狠話才肯離開。」

王氏無奈地繼續道:「你今天把李紅妞打得不輕,只怕這次……」

程晚聽明白了,然後覺得自己打李紅妞還是打太輕了,當時就不該太收着力!

進了程家的茅草屋,程晚終於直觀地感受到了程家到底有多窮酸。

家裡除了吃飯用的瘸腿桌子外,竟沒一件像樣的傢具。

程晚環顧四周,真是家徒四壁啊。

程晚想到目前自己見到的程家人一個比一個乾瘦,穿的衣服都是補丁摞補丁,忍不住在心裏感嘆:「這家裡小偷來了都得含淚留下倆銅板。」

王氏從灶間快步走過來,塞給程晚一個窩窩頭,着急道:「拿着窩窩頭,出去躲一躲,快去。」

「我不走,我自己打的人,後果我擔著。而且我能躲去哪裡呢,我總不能永遠不回來了。」

程晚是肯定不能躲的,不然陶家人來了,卻看不見她,怒火肯定要發泄在這個家和家裡其他人身上。

這種事,程晚做不出來。

林老太從裡屋走出來,懷裡抱着個罈子,「把灶間的東西趕緊收拾收拾,然後送到張婆子家去,等陶家人走了再拿回來。」

王氏連忙道:「曉得了,娘,我這就去。」

王氏以前就因為程晚痴傻在林老太跟前有些抬不起頭,如今好不容易程晚好了,卻又給家裡惹來了大禍。

雖說這大禍不是程晚主動惹的,但王氏還是很怕程晚因此徹底遭了林老太厭棄。

王氏催着讓程晚出去躲災,奈何程晚拒不配合。

沒辦法,王氏只能先收拾東西。

王氏收拾東西,程晚就跟在她後面幫忙搬送東西。

程晚沒攔着林老太和王氏收拾東西,不是因為她怕了很可能來鬧事兒的陶家人,而是怕回頭干架的時候會造成誤傷。

所以提前把東西收拾收拾也挺好的。

不過情況還是要了解一下的。

「娘,陶家人當年來鬧事,就沒人幫幫咱家嗎?村長也不管?」

「咱們村只咱們一家姓程,姻親也都在別村,離得遠。在村裡雖也有處得好的人家,可這種事,沒有實在關係,誰會惹得一身騷呢?」

王氏把手裡的一摞碗遞給程晚,示意程晚放筐里。

「至於村長,還是那句話,咱們村只咱們一家姓程,孤門獨戶,地少沒錢,只要不鬧出人命,村長是不會管的。」

程晚點頭,干架的底線在不鬧出人命。

「那咱們村幾家姓陶?就那兩家?」

王氏苦笑一聲,「就那兩家也不是咱們家能比的,他們兩家男丁多,咱們家成年男丁只有你爹和你二叔,而且,」

王氏抬頭看着程晚,臉上愁容更盛,「而且你二叔一家今天不在家,你二嬸親爹過壽,他們都去你二嬸娘家了。雖說現在他們應該是吃完晌午飯在回來的路上了,但也不曉得在陶家人打上門前,你二叔他們能不能到家。」

程晚看着王氏,「娘,我現在已經不傻了,打架我可以幫忙的。」

「而且……」,程晚試探地開口道:「我覺得我的力氣好像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