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快穿:炮灰農女的逆襲路 第6章_安逸小說
◈ 第5章

第6章

程晚把最後一個搖晃着站立的漢子一腳踹倒,來程家鬧事的十幾個人亂七八糟地躺了一地。

林老太看了眼程晚,再看看這一院子鬼哭狼嚎的陶姓人,艱難地咽了口唾沫,然後撲通一下坐在了地上。

王氏為了護着林老太,身上也被打了兩下,好在並不嚴重。

王氏繞過滿地狼藉,小跑到程晚跟前,擔心地問道:「阿晚,你怎麼樣?」

程晚摸了摸額頭上的包,又活動了下身子,安慰王氏:「娘,我沒事兒。你呢?傷得厲不厲害?」

王氏搖搖頭,「我沒事兒,我和你奶就開頭被打了兩下,後面躲了起來,沒怎麼受傷。」

其實林老太和王氏剛開始是想攔住不讓人砸東西的,可是後來發現程晚他們和陶姓人打得太凶了,根本不是她倆能摻和的,就躲了起來。

程晚點點頭,回頭請個大夫給家裡人都瞧瞧,畢竟她看她爹和她大哥傷得不輕。

程大牛和程大平確實傷得不輕,臉上青紫一片,更別提被衣服遮蓋住的身上了,程大平的嘴角還被一拳打出了血。

但此時身體上的疼痛和心裏的痛快比起來,根本不值一提。

程大牛隻覺得,他活了這麼些年,從沒像今天這樣痛快過。

當年被砸了家的憋屈,此刻終於散開了。

然而,還沒完。

程晚走到陶老大身邊,撿起陶老大身邊的鋤頭。

「小雨。」

「大姐!」

程小雨看向程晚的眼中帶着崇拜且炙熱的光。

「他們兩家住哪兒,你知道吧?」

程小雨好像猜到了程晚要幹什麼,激動地大聲道:「我知道,我帶大姐去!」

陶老大有些驚懼地看向程晚:「你想幹嘛?我們這些人都被打成這樣了,你還要怎麼樣?」

程晚睥了他一眼,理所當然道:「當然是回禮啊。」

說完不管陶姓人的反應,喊了一聲:「小雨,走了。」

「哎,來啦!」

程小雨歡快地應道。

程三平也一路小跑跟在後面。

圍觀的人群小聲討論着,不少人都猜到了程晚要去幹嘛,不肯錯過這個熱鬧,連忙跟在程晚後面往陶老大家去。

程大牛和程大平父子倆對視了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裡的擔心和興奮,有心跟上去瞧瞧,奈何身上疼得厲害。

林老太和王氏面面相覷。

林老太麻利地從地上爬起來,「走走走,讓老大和大平看家,咱倆去幫忙。」

而此時,程晚和程小雨、程三平已經先所有人一步到了陶大家。

程晚讓倆小孩在外面等,自己一個人進了陶大家的院子。

一個長相刻薄的老婦坐在堂屋門口,看着大搖大擺進院子的程晚,一臉震驚。

「程晚?你咋會在這兒?」

在屋裡的李紅妞聽到婆母的聲音,心裏一驚,連忙頂着一張豬頭一樣的臉從屋裡跑了出來。

程晚掃視了一圈陶大家的院子,沖老婦笑了笑,「我來送禮。」

說完,程晚在老婦和李紅妞的目瞪口呆中,舉起鋤頭朝灶房的牆就揮了下去。

砰砰兩下,灶房的一面牆就塌了,而後缺了一面牆的灶房整個坍塌,噼里啪啦的一陣響。

聲音把陶大家在家的人全部引了出來,她們震驚地看着倒塌的灶房,不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

程晚才不管她們是什麼反應,只專心拆家。

陶大家的女人自然不可能站在原地看着程晚到處砸東西,除了小孩,有一個算一個,連忙上手抓程晚。

但程晚哪裡是她們能抓住的。

程晚揮着鋤頭,遛着幾個女人,跑到哪裡,就在哪裡拆家打砸。

等林老太和王氏,以及村裡人趕到的時候,陶大家已經被程晚砸得差不多了。

女人的謾罵,孩子的哭嚎,亂飛的公雞,滿地的碎瓦……

連陶大家的正房都被程晚夯出了一個大口子。

透過這個口子,眾人隱約看見了更加狼藉的屋內。

程晚這麼迅速且強大的破壞力是眾人怎麼都沒想到的。

看陶大家的樣子,家裡的東西怕是幾乎要全部置辦一套新的。

從陶大家出來,程晚一點沒歇,直奔陶二家,送了一份和陶大家差不多的禮。

只不過這次送禮的主力中還加入了林老太和王氏。

程家人實在太恨這兩家了,如今逮着機會,怎麼能不好好出口憋了這麼多年的氣。

出了陶二家的院門,一直當隱形人的村長終於露面了。

這村長其實根本不想管陶程兩姓的事兒,總共就三家人。

只是他實在沒想到這次能鬧出這麼大動靜,村裡人去請他跟他說經過的時候,他還有些不敢相信。

村長已經六十多了,他拄着拐杖用渾濁且精明的眼睛看了看陶二院子里的情況,又看看長得有些瘦瘦小小的程晚,怎麼都不敢相信,就這麼個丫頭能幹出這麼轟動的事。

陶二家的女人們跪倒在村長面前,哭嚎着:「村長啊,你要給我們做主啊,程家實在太欺負人了。」

陶大家的女人們也趕來了,同樣跪倒在村長面前,要村長給他們做主。

林老太他們有些害怕地偷偷看向村長。

村長和那兩家姓陶的不同。

陶姓在村裡就兩家,也就憑蠻力欺負欺負程家這種沒啥本事又孤門獨姓的人。

而村長是村裡的大姓賈氏的族長。

村長的大兒子還是個童生,在縣城最大的酒樓吉祥樓當掌柜。

所以村長在村子裏是很有威信的,他要是開口偏幫陶姓,那程家往後在村裡就更不好過了。

程晚也好奇這個村長會怎麼處理這件事。

賈村長面無表情地開口:「事情經過我都知道了,你們兩家先上門鬧事,程家反擊。你們當年砸了程家,程家今天砸了你們兩家,這不是很公平嗎?還要我做什麼主,這事兒就這麼了了,大家都散了,各回各家吧。」

李紅妞連連搖頭,嘴裏嗚嗚着,指着自己的臉,又指着程晚。

王氏見狀緊張道:「村長,是李紅妞先開口罵人,又要打我家阿晚,我家阿晚這才還手的。」

王氏這話說得極有技巧,全然不提李紅妞罵人,程晚也罵了回去的事兒。

賈村長點點頭,他自然知道今天這一出到底是怎麼個經過。

雖然目前來看陶姓兩家太慘了些,但都是自己作的,種什麼因得什麼果。

實在讓人可憐不起來。

但,依然有那腦子不清楚的為陶姓兩家抱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