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末日:從分解廢水開始進化第9章法魯克·贊恩(上)在線免費閱讀

末日:從分解廢水開始進化第10章法魯克·贊恩(下)在線免費閱讀

沒人知道他是怎麼來到國內的。

某個傍晚,負責食堂飯菜的王媽媽從晨光孤兒院出發,去市場找一些急於回家的商販購買剩下的菜,這樣能省下不少錢。

沒人對此說什麼,因為在這種經濟不景氣的世道里,支撐孤兒院的,就是這樣一筆筆省下來的、微不足道的錢。

「王嬸兒,來了啊~」

幾個圍着泛黃頭巾的老人熱情的打起招呼。

原因無他,只是因為王嬸願意買他們最後剩下的一籮筐菜。

王嬸看着空空蕩蕩的市場,再看着幾人灰頭土臉的樣子,只能嘆道,大夏的經濟下行,連種地的也要受苦哦……

「哎,王伯,李伯,劉嬸兒,還是老樣子,價錢和之前一樣的話,我就都要了。」王嬸點點頭道。

「誒好,就等你這句話呢!」幾人一下子鬆了口氣。

「只不過還是麻煩你們送一下了。」王嬸不好意思道。

幾人都搖搖頭:「應該的應該的,你能幫我們買完,就是天大的好處了!」

王嬸點點頭掏出一個舊的花手帕,小心翼翼的展開,裏面包著一疊皺巴巴的鈔票,有五塊的一塊的還有五角的。

呸,塗一點唾沫在手指,細細數下幾張鈔票給三人。淳樸的人臉上藏不住表情,樂的當即笑了起來。

「菜也不多,今天就我去一趟吧!」王伯開口道。

另外兩人還想謙讓一下,被王伯擺手擋回去:「我家裡可沒有婆娘等,你們都還要照顧幾口子人嘞,快回去吧,昂。」

「行,你也早點回去,那村頭的墳地晚上看着駭人!」劉嬸有些心悸的勸道。

「好,我曉得了,快去吧快去吧。」

「那行,王伯你有還是送到門口,讓小李搬進去就行,昂。」王嬸囑咐道。

王伯擦了把汗:「哎,人家小李雖然是乾的門衛的事,但好歹是個學生……還是我搬吧我搬吧。」

王嬸見他倔的不行,只能使出殺手鐧:「你再這樣子倔,我下回可買你的了啊。」

「誒誒,別別,我讓那學生搬還不行嗎……」

見王伯一副被嚇着的樣子,王嬸笑着搖搖頭,她怎麼可能會變卦。這幾個人雖然賣東西,但是實打實的在照顧自己,或者說是照顧孤兒院。那些爛菜葉底下分明放着些好的!只是大家都不說,王嬸也儘可能的多給些錢。算是改善伙食了……

「我還要去趟超商,你先去。」王嬸看了眼太陽的位置,火急火燎的就往超市的方向趕過去。

王伯點點頭,把菜拾掇上他的小三輪車,哼着不着調的小曲兒,慢慢悠悠的蹬着往晨光孤兒院的方向駛去。

實際上,王嬸是事業單位退休的。

雖然是基層員工,但是積蓄和退休金還是很可觀的。來晨光孤兒院,一是因為喜歡孩子,二是老一輩人閑不下來的秉性,三啊,就是自己家裡的那不孝女兒,到現在還沒有嫁出去,自己抱不上孫子,乾急。

只是早年的工作還是給她的腰腿帶來了些損害,現在不能做重活,只能辦這種聯絡人的工作。

「誒……」拄着牆扶着腰歇息的王嬸自嘲着,「真是老了老了,不中用咯……」

「小偷!來人,來人,抓小偷!」

後方的人群突然嘈雜起來,隨後在一陣咋咋呼呼的叫喊聲中,王嬸只覺得一道黑影向她這邊「飛」過來。

下意識的,她微微抬起一條腿。

啪!

黑影被絆倒,手裡的東西也滴溜溜的滾落到王嬸腳下。

是個咬了一半的包子。

「哎~哎~哎,可累死我了……」

那咋咋呼呼的聲音再次響起,王嬸抬頭看去,來人肥頭大耳膀大腰圓,油巴巴的圍裙高帽,快崩掉的紐扣艱難的維繫着上衣,儼然一副廚子打扮。只是這廚子還穿金戴銀的,一看就是有些錢的。

「謝謝你啊,老太太!」那人忙忙的湊過來道聲謝後,就撲向地上的黑影,把他提了起來。

這時王嬸才看出來,「黑影」原來是一個衣衫襤褸的小孩。這小孩頭髮亂糟糟髒的不行,臉上也黑灰遍布,但還是能看出來是個高鼻樑凹眼窩的外國人。

這小孩一臉恨意的瞪着胖子廚師,廚子也惡狠狠道:「外國的小崽子真就不識好歹!」

王嬸好奇道:「他看着不像是國內的,怎麼回事兒,這孩子偷了你什麼東西?」

胖廚子看王嬸面善,一五一十的講起來:「嘿,這小崽子不知道哪裡來的,隔三差五的偷我店裡的東西!」

「我雖然小家小業,但是他一個小孩能吃多少?本來也就罷了,我就當沒看到。豈料這廝變本加厲!」說到這裡,胖廚子肚子都上下起伏,顯然被氣得不輕。

說著揚了揚從那小孩懷裡奪下來的一袋包子道:「你看!這原本是我給預訂的客人包好的,被他順手就偷走了!你一個小崽子能吃這麼多?!」

王嬸看着那小孩恨恨的眼神,明白他或許聽不懂國內的話,便對那廚子道:「你看這麼的怎麼樣?我是晨光孤兒院的,包子錢我賠了,你留個地址,改天給你送過去。至於這孩子,我領到孤兒院去,保證他以後不打擾你。」

胖廚子眼睛一轉,本來白白損失的包子,現在有人賠,不要白不要。

連忙點點頭笑了起來,小眼睛都擠到看不見了:「誒呦,你說這小子,去哪裡碰您這種大善人!簡直就是活菩薩!我說您怎麼面善,原來是相由心生啊!」

一邊嘴上誇着,一邊手上掏出紙筆寫下地址遞給王嬸。

王嬸拿起來一看,「自由路250號,徐德路包子鋪」,這不是女兒一直嚷嚷着的相親對象嘛?

抬頭細細端了胖子一番,王嬸搖了搖頭,在心裏打了個叉。

徐德路看着盯住他看的王嬸,感覺莫名其妙的,不過今天解決了一大隱患,也是一個小小的喜事了!

看着腳步都輕快了的胖廚子,王嬸拉住要跑的臟小孩兒道:「跑什麼,走,先帶你吃東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