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末日:從分解廢水開始進化第1章開端在線免費閱讀

末日:從分解廢水開始進化第2章 日常在線免費閱讀

「幸島第一核電站核污染水8月24日排入海洋,計劃排放30年。總台記者,西元2023年8月24日為您報道。」

榻榻米上,一個蓬頭垢面的男人胡亂抓了抓頭髮,看着突然打開的電視喃喃自語道:「二手市場的東西就是難過,老闆還說九成新,嘖,這自動開機得費多少電費……」

瞅了一眼日曆,抓起小飯桌上的遙控器就要關上電視,但電視當中霓虹國議員的醜態讓他多看了兩眼。

「國民切勿驚慌!我們幸島的污水,是經過監測合格的,絕對不會對人體有污染!」眼見電視里的男人用玻璃杯舀起半杯看似清澈的污水,喉頭聳動,一口悶下。

「我可以用生命向大家保證,我們排放的污水,都是達到可飲用標準的!請大家相信我們的工匠精神!」

滴!咣當!

男人都懶得再看下去,就順手關了電視丟下遙控器。

被子蒙頭,卻蓋不住屋外的蟬鳴,悶熱使他無法再次入睡。

翻身坐起,安寒看着遠處吵吵鬧鬧開始做早操的小學生們,活力四射。再看看鏡中的自己,酒糟鼻桃花眼,頭髮像個鳥窩,搞着每天弄不完的訂單,甲方乙方都把不屬於他的活兒堆給他,忙個沒完。

每當這個時候,他都會想,出國發展真的對嗎?

聯合**已經提上日程,統一貨幣也估計不會遠。自己為了高薪背井離鄉,連空調都省着開,為了什麼呢?

父母?自己孤身一人,只有老院長和孤兒院的護士們算是自己的長輩,但自己只有抓住這份工作才能拿到比較高的薪資,才有錢去支持一下那座小小的孤兒院。

子女?別搞笑了,自己根本沒有女友,相貌平平的社畜去找誰?誒,早知道當年就把握住大學的機會,找一個學姐了……

「岸寒?岸寒誒」樓下隱隱約約的聽到樓下一個老婦人的呼喊聲。

安寒搖搖頭,把亂七八糟的想法甩出腦袋,爬起來伸了個懶腰:「嗯~管那麼多做什麼,等我賺夠錢,直接裸辭去環球旅行!」

噔噔噔!噹噹!

「安寒哥哥!是我!我進來咯!」

在一陣上樓梯的聲響過後,一副稚氣的面孔出現在門口。

安寒頭也不回的開始穿衣服道:「翔太,這樣子可不行哦~隨便闖進別人家裡是不禮貌的。」

「有什麼關係嘛……」男孩癟嘴回應,眼睛滴溜溜的四下在尋找什麼。

這時候,安寒的大手按住他的頭髮,狠狠的弄亂:「別找了,潛行設備我昨天借給朋友啦。」

「哦~」喚作翔太的孩子有些不開心的噘嘴。

「聽話,潛行套裝對小孩子的大腦發育不好哦,喏,獎勵給你一個我家鄉的糖果。」安寒像變戲法一樣從身後拿出來一顆糖果。

「耶~好誒!」翔太接過糖果蹦蹦跳跳的跑向屋外,在門口突然停下來撓頭,「哦,對了,安寒哥哥,祖母讓我叫你下樓吃飯。」

「哦好,又麻煩千代婆婆了。」

安寒簡單洗漱過後,正打算下樓,突然看到桌子上有顆彈珠。

「嗯?這小子,怎麼丟三落四的……」

搖搖頭,把彈珠揣兜里,然後從屋外的樓梯下到一樓。

此時,一樓的拉麵館還沒有什麼人,一個穿着傳統和服、白髮蒼蒼的老婆婆招呼安寒:「岸寒啊,快,面都泡了。」

「誒好。又麻煩婆婆了。」不過,這個口音,也是醉了。

安寒接過碗,心裏吐槽着婆婆的口音。

說起來,千代婆婆也算是老一輩的女強人了吧……一個人支撐着麵館,還要照顧卧病在床的兒子和上小學的孫子翔太。雖然有自己這個房客能有些額外收入,但是他兒子高昂的醫藥費還是讓她捉襟見肘。

倒是給安寒的租金比較便宜,誒,日子都不好過哇。

吸溜吸溜~

「哈~好飽……」吃完的安寒一副不想動的樣子。

千代婆婆走過來收走碗筷:「喜歡就好,我這裡啊雖然花樣多,但左右就是拉麵,天天吃也是難為你了。」

「不難為不難為,有這麼好吃的面,高興還來不及呢!」安寒連忙擺手。

剛要掏出手機刷今天的新聞,卻發現老太太端着碗有些躊躇,安寒出聲道:「怎麼了嗎,婆婆?」

「啊?哦,沒什麼,沒什麼……」一邊搖着頭一邊蹣跚的走向後廚去了。

安寒莫名其妙的,看向旁邊不好好吃飯的翔太,兩個人大眼瞪小眼,沒看出個所以然。

打開手機,消息欄里彈出來一堆消息,都是什麼「震驚!東電竟然棄國民不顧!」「痛心!污水橫流,內閣無動於衷!」「漁業股市同比下滑55%」一類的新聞,不能說是標題黨,只能說內容沒什麼卵用。

費勁吧啦的從一堆消息里找出來兩封郵件,兩個未接電話,和兩條「村村通」消息。

作為一款國際信息軟件,「村村通」會員費用不低,不過為了正常聯繫郝院長,他還是開通了這個軟件,據說還有什麼衛星通話功能,也沒用過,誰知道……

「村村通」上一條是院長詢問他過得怎麼樣,另一條是一個讀大學時候碰到的「阿三」發來的。

點開一看,是條語音。

「我現在剛剛從實驗室出來,你絕對猜不到我們發現了什麼!我們……算了,等等晚上有時間直接給你打電話,或者你什麼時候休假,來夏威夷一趟,我知道你在公費旅遊這方面很擅長。」

安寒嘴角一抽,什麼叫「公費旅遊很擅長」……我那是業務往來,讀書人的事情,能叫公費旅遊嗎!

一看電話,一個是同事老季的,一個是張胖子的,就丟着沒管。先翻了翻郵件,是兩方公司的。

安寒是一個跨境貿易公司的員工,之前霓虹的分公司缺人,所以以高薪借調人員,為了錢,安寒直接拿下崗位,孑然一身前往霓虹。

郵件里安排了下一期的工作內容和上班時間,另一封則是時常合作的一個甲方客戶想提前接洽安寒,探探口風。

「嗯……海產品?他們公司之前不是搞基礎糧油進口的嘛?一個島國進口海產品??搞什麼……」安寒喃喃自語的瀏覽着郵件。

殊不知,在世界上的某些地方,有東西已經悄然發生了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