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劉婆子也想起來自己去菜園子看的時候,地上有不少腳印。

大大小小都有。

肯定是大房的。

見一提起腳印,陳氏就不吭聲了,越發覺得吳氏沒說錯。

劉婆子把吳氏拽到一邊兒,自己重新支棱起來。

一雙三角眼不懷好意的盯着陳雲芝:

「老大家的,你不是說菜不是你們偷的嗎?

大夥跟老婆子一起去看看菜園子腳印是誰的,就知道陳氏有沒有說謊!」

說著一把拽起地上的陳雲芝,往後院拖去。

那急切的模樣像是抓到確鑿的證據,馬上就能給陳雲芝定罪了一般。

蘇綰三個見狀趕緊跟在後面。

里正也趕緊往老蘇家後院菜園子走。

其他看熱鬧的村民連忙跟上。

待距離後院菜園子還有一個拐角就到的時候,被劉婆子拽着的陳雲芝委屈的喊道:

「娘,慢點,兒媳,啊!」

一聲尖叫,就見陳雲芝一個趔趄跪倒在地。

看樣子像是跟不上劉婆子的速度,被拖拽着倒在了地上。

蘇民安見狀就着陳雲芝倒地的姿勢將人抱在懷裡。

嘴裏還不忘心疼的問着:

「媳婦兒,你沒事吧?」

陳雲芝雙手按在地上,虛弱的搖搖頭, 有氣無力道:

「沒事,就是腦子有些暈。」

蘇民安一看媳婦兒的手就知道她在幹啥。

默契的配合媳婦兒拖延時間。

他手放在陳雲芝額頭上,治癒系異能輸出,而後故意大聲驚呼:

「怎麼這麼燙?肯定是昨日落水沒請大夫,這才發熱了。」

說罷蘇民安乞求的目光看着劉婆子:

「娘,我媳婦兒發熱了,求娘拿銀子給她請個大夫看病吧!」

此時陳雲芝臉色通紅,一看就是發高熱燒的。

隔壁錢婆子擠開人群伸手往陳雲芝額頭上摸去,也驚呼一聲:

「哎呀,咋滴燒這麼燙,得趕緊請大夫,不然要把腦子燒壞了啊。」

蘇綰和蘇璟年蜷縮在蘇民安身側,可憐兮兮的喊着娘。

不禁讓有些村民起了惻隱之心。

說著趕緊請大夫。

有人沒說話,他們想去菜園子看腳印。

偷菜的事還沒解決呢。

劉婆子也是這麼想的。

在她看來大房這麼做肯定是不想偷菜的事情被實錘。

這是想趁機躲過去呢。

想躲過去?門兒都沒有!

今個她非要當著全村人的面好好給大房一個教訓。

讓他們知道誰才是這個家的天!

一旦坐實了大房偷菜 ,以後她搓磨起大房來,再不會有村民說三道四。

吳氏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嚷嚷:

「哎呀,一個大人燒一會兒怎麼了?

又不是三歲小孩,哪兒能這麼快燒成傻子。

要我說咱們還是先看看菜園子的腳印再說吧。」

蘇民安通紅的雙眼猛然射向吳氏。

嚇得吳氏一個激靈,趕緊躲到劉婆子身後。

見鬼了,這個老實大伯剛才的眼神像要殺人似的。

劉婆子瞪着大兒子:

「老大你瞪你弟媳幹什麼,她又沒說錯!

別說只是發熱,就是發熱熱死了,也得給老娘把偷菜的事弄清楚。」

里正無奈的嘆了口氣,老蘇家死了男人,說到底還是劉婆子做主。

「既然如此,那就先去菜園子看看。」

劉婆子見里正也站在自己這邊,得意的上前,粗魯的拽起地上的陳雲芝往菜園子而去。

後面呼啦啦跟着一群人。

轉了個彎,眾人就到了菜園子。

有村民看到地里的腳印,大聲嚷嚷:

「快看,果然有腳印。」

為了不讓其他腳印破壞原有的腳印,里正一馬當先將眾人攔在菜園子外。

「快快,快比對一下那些腳印是不是蘇大家的。」

有好事的村民迫不及待的催促。

有村民看的仔細,忍不住說道:

「看這些腳印一般大小,應該只有一人來過,而且那腳印一看就不是漢子,是婦人的。」

劉婆子看着那些腳印皺起老臉。

她之前來看的時候,地里明明很多腳印,大大小小都有。

那些腳印呢?怎麼消失了?

還是她糊塗了?記錯了?

劉婆子滿心疑惑。

卻聽有人猜測:

「婦人的?那應該是蘇大家陳氏的。」

聽到這話,「虛弱」 的陳雲芝像是受到什麼侮辱般,動作迅速的脫掉自己的布鞋遞給里正:

「里正,您老最是公平,您看看那腳印是不是我的?」

里正一個男人怎麼好拿婦人的鞋子,歪頭往人群里看去。

里正媳婦兒會意,立馬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既然是婦人的腳印,那就由老婆子來比對。」

說完拿過陳雲芝的布鞋,往菜園子中的腳印走去。

在眾目睽睽之下,陳雲芝的布鞋放在其中一個腳印上。

「不是陳氏的,陳氏的鞋比那個腳印大一寸還有餘哩。」

里正媳婦兒的聲音讓沉浸在驚訝中的村民們回過神。

剛才陳雲芝玩的摔倒發熱那一出,讓很多村民都以為菜就是大房偷的。

沒想到竟然不是。

「那這菜是誰偷的?」

有村民靈魂發問。

村民們忍不住看向在場眾人的腳。

「你們看那腳印和劉婆子的腳印是不是很像?」

村中和劉婆子不對付的花婆子突然開口說道。

所有人的眼睛齊刷刷的看向劉婆子的腳。

劉婆子還在困惑自己之前看到的那些腳印去哪了,聞言下意識的把腳往後一縮。

這心虛的模樣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花婆子興奮的像是抓到什麼把柄一般,大着嗓門兒嘲笑:

「哈哈哈,敢情這是自己偷了菜,想要污衊大兒子一家啊。

嘖嘖,早就知道大牛一家不受待見,沒想到這麼不受待見。

竟然被親娘陷害,可憐的大牛哦。」

劉婆子怒道:

「胡說八道什麼,老娘會偷自己的菜?那是老娘查看菜園子留下的腳印!」

有村民看熱鬧不嫌事大的起鬨:

「不會偷自己的菜,但是會污衊自己的大兒子大兒媳,這事兒全村恐怕就劉婆子乾的出來。」

「按照里正之前說的,大牛家要是去衙門,是不是能告自家老娘一個污衊罪吶。」

……

劉婆子被這些村民你一句我一句,羞臊加憤怒,一張老臉憋的通紅。

她恨恨的瞪着陳雲芝:

「老婆子中午來看的時候明明有很多大大小小的腳印。

這會卻沒了,是不是你個小賤人動的手腳,那些腳印是不是被你抹掉了?!」

聽到小賤人幾個字 ,蘇民安扶着媳婦兒的手微微一緊。

手癢,想扇人。

陳雲芝蒼白着臉,委屈的解釋:

「咳咳咳,娘,兒媳哪裡有這個本事,地里除了您的腳印,哪裡有被抹過的痕迹?」

眾人重新看向菜園子。

的確,除了劉老婆子的腳印,地里其他地方的土十分自然。

落過雨的土,有沒有人動過一目了然。

「蘇劉氏,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里正目光沉沉的盯着劉婆子,眸中怒氣翻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