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文老婆奴摟腰腰,陰鷙薄少魂會飄 第6章_安逸小說
◈ 第5章

第6章

被這樣的目光盯着,姜姒後背密密麻麻的出了一層汗。

高度緊繃的情緒讓她心生寒意,不由自主的往後退,偏偏薄燼延不如她的意,大掌鉗制住她的下巴,一寸一寸逼近。

煙草香混合著車裡的香水味,姜姒緊緊閉着嘴巴,忽而臉色猛的一變。

薄燼延眼疾手快的踢過來一個車載垃圾桶,姜姒乾嘔了幾聲,緊緊抓着他的手腕不放。

薄燼延臉色頓時一片漆黑,每個字都彷彿從牙根里磨出來的:「鬆開。」

姜姒似乎根本沒聽到,抱着他的胳膊就是不撒手,直到吐的差不多,才可憐巴巴的睜着淚眼朦朧的眼睛:「水。」

薄燼延:「……」

欠她的。

姜姒喝了水,被伺候的舒服了,剛眯起眼睛,就聽到男人報了個地址:「秀水城。」

脊背頓時僵住。

複雜的目光投向身邊的男人,薄燼延目光淡定的看向前方,語氣涼薄:「怎麼,驚着了?」

姜姒的確是有些吃驚,她想過薄燼延肯定會派人去查她的身世,卻沒想到他手下人的辦事效率會這麼快。

不過秀水城……

姜姒張了張嘴巴,最後還是把到口的話咽了回去。

車子很快在秀水城停下。

姜姒下車,彎腰和他道別:「多謝薄總。」

薄燼延玩味的打量着她,看着她彎下的腰和胸前的一片肌膚,淡淡揚唇:「姓姜?」

「嗯?」姜姒反應了半天才明白他是問的自己姓名,心也跟着一起提起,含糊不明的應了一聲:「嗯。」

姓姜,還住在秀水城的,整個京都沒幾個。

兩個人心知肚明。

問完這句,薄燼延不再停留,升上車窗,幾千萬的豪車絕塵而去。

姜姒慢慢注視着車子的輪廓消失在夜色中,直到完全看不見蹤影,這才轉身,一步步背對別墅的方向離去。

天色將明,偶爾有幾輛跑車從山上呼嘯而過,姜姒一邊散着酒氣,一邊思考着今天發生的事。

眼看着三五輛跑車從對向車道以極快的速度向她衝過來,她站在人行道上向後避了避,緊接着就聽到一陣嘻嘻哈哈的笑聲。

姜明若率先跳下車,圍着她轉了一圈,伸手挑着她裙子的肩帶:「大半夜打扮的這麼騷是剛從哪個老男人的床上下來?」

身後的這一車人,都是原先姜姒才能接觸到的圈子裡的人物,如今姜明若一朝飛上枝頭變鳳凰,恨不得展示給全世界來看。

彷彿只有狠狠的羞辱她,才能找回在這之前損失的顏面。

周圍是陰陽怪氣奚落的笑聲,姜姒毫不在意,眼神銳利的盯着面前化着濃妝的姜明若,緩緩揚起的唇角帶着挑釁:「你說呢?」

這三個字無比精準的戳到了姜明若的痛點。

她瞬間想起了姜姒給她的那一巴掌,以及自己親手把她送到薄燼延床上的事。

姣好的面容瞬間有些扭曲。

薄燼延那樣的極品,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姜明若根本不會把他拱手讓人。

她壓低了聲音威脅:「姜姒,少他媽自以為是,別以為你睡了薄燼延我就有把柄落在了你手裡,證據呢,就算查出來,也不過是破落戶家的心機女,自以為是的用自己的身子,妄圖攀上薄燼延這棵高枝,跟我又有什麼關係?」

「說不定薄燼延為了補償我,把你弄死也不是沒有可能。」

只要她順利跟薄燼延結完婚,到時候碾死她而不是跟捏死一隻螞蟻那樣簡單。

姜姒毫不在乎的笑笑:「祝你成功。」

漠視的態度讓姜明若眼中的記恨越發濃重,聽到身後傳來的一道口哨聲,流里流氣的男聲自車裡響起:「姒妹妹,不就破個產嗎,哥哥還能養得起你。」

他拍拍跑車的副駕駛,臉上色眯眯的笑容是再明顯不過的暗示。

眼前這人在姜家還未破產時就明裡暗裡的追求過她,不過那時還不敢這麼明目張胆的噁心人。

姜姒胃裡一陣翻江倒海,臉色差的可以:「滾。」

周圍頓時爆發出一陣鬨笑聲。

「呦,陳少,姜大小姐這是看不上你。」

「哈哈,陳少這次是碰了硬釘子,有錢沒錢人家都不稀罕你。」

被調侃的陳少逐漸陰沉了一張臉,看着眼前這個不識好歹的女人:「姜姒,落毛的鳳凰不如雞,別以為你還是什麼千金大小姐,虧了你這張臉,老子看得上你是你的福氣。」

姜明若眼睛在兩個人之間轉了一圈,忽然笑眯眯的貼上去:「陳少,別生氣呀,我這個姐姐腦筋不會轉彎,回頭我幫你勸勸她。」

姜明若緊緊貼上去,抱着男人的手使勁在自己胸上蹭了蹭,又沖他暗示的眨了眨眼,這才哄得一大群人離開。

離開時姜明若還一步三回頭的往她這邊望,似乎是有什麼算計。

不過這些姜姒都不在乎了,步行半個多小時終於回了家,手機充上電開機,這才發現有七八通未接來電。

回撥過去,盛歡急吼吼的:「姒姒,你沒事吧?」

紀兆陽送她哥回來,她從兩個人口中斷斷續續的聽到了事情的經過。

她知道姜姒一向很大膽,可沒想到會這麼大膽。

薄燼延那是一般人能招惹的人嗎?

盛漵平日里常和這群人混在一起,幾個人中盛歡平常最打怵的就是他,見他恨不得跟老鼠見了貓一樣繞着走,盛歡覺得,就薄燼延那副老狐狸的模樣,姒姒再長八百個心眼也鬥不過他。

「寶貝,聽姐妹一句勸,不行咱們換個人吧,紀兆陽,或者是其他人都行,實在不行你給我當嫂子,我賣車賣房幫你還債。」

盛歡是真怕姜姒被騙財騙色以後薄燼延拍拍屁股走人了。

姜姒被她逗笑了。

姜家的那些債,根本不是賣車賣房可以還的。

更何況,除了錢,她還需要薄燼延手裡那個亞洲最大的生物實驗室。

腦海中浮現那個男人冷情冷漠的樣子,姜姒不由自主的舔了下下唇,懷裡抱着枕頭漫不經心的往後面一躺,煞有其事的提了一句:「薄燼延長得挺帥的。」

突然轉變的話題讓盛歡一愣:「啊……啊?」

姜姒抱着手機在床上滾了一圈,美眸輕眨,勾人的不行:「所以寶貝有什麼錯呢,寶貝只是想給全天下的帥哥一個家~」

盛歡徹底傻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