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聲色犬馬全文 第10章_安逸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今晚沈聽肆就聽崔媛提過,姜卓寧打算和這位王董發展了。

但他到底沒想過,姜卓寧敢當面和他說這些。

怒氣之下,沈聽肆把她甩到了沙發上,壓了上來。

聲響過大,包廂內眾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們兩人的身上。

沈聽肆從追捧姜卓寧開始,對她還算客氣、憐惜。

至少,他從未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如此不給姜卓寧面子,對她動粗。

「寧寶,我是不是對你過分放縱了?你現在放縱到連我的臉都放在地上踩?」

沈聽肆捏着姜卓寧的下巴,力道之大,像是恨不得把姜卓寧的下巴捏碎。

姜卓寧的淚水不自覺蓄滿了眼眶。

但開弓沒有回頭箭,姜卓寧只能咬牙道:「王董約我,我也不想去。可風鈴現在越發容不下我,揚言要讓她的靠山搞我。沈少您又搖擺不定,我當然也得想個辦法,給自己留個後路。」

話音落下,姜卓寧踩着點落下了兩行熱淚,怎麼看怎麼委屈,怎麼看怎麼楚楚可憐。

那淚水剛好落在沈聽肆的手指上,讓他的力道瞬間卸去了七八分。

「原來你是擔心這個?傻瓜!有我在,誰都傷不了你。」

沈聽肆說著,還充滿憐惜地吻上姜卓寧的淚水:「別哭了,我心疼了。」

姜卓寧沒有直接停下哭泣,亦沒有放聲大哭,前者顯得太過虛假,後者又會招來男人的厭煩。

她適度拿捏,又落了幾滴淚後,才準備收場。

可這時,身側傳來了陰陽怪調的調侃聲:「這寧小姐哄人的本領可真不小。」

姜卓寧猛地回頭,就看到謝南州正在沙發角落的位置,看着她和沈聽肆。

那一處的光線最差,幾乎隱匿在黑暗中。

也因此,剛才姜卓寧進包廂後,並沒有認出他來。

如今他開了口,他的氣息,他的腔調,他的一切,姜卓寧都是那麼熟悉,又怎麼會認不出?

只是他的面容依舊隱匿在黑暗中,讓人看不清也摸不透。

但以姜卓寧對他的了解,他現在必定是神色冷厲的。

不過不是因為妒忌,也無關乎感情,只是單純男人的勝負欲在作祟。

「寧寶這張嘴本是挺甜的,但咱們男人不都好這一口么?」

沈聽肆沒察覺到謝南州的不對勁,還別有暗示地盯着姜卓寧的嘴巴調侃着。

末了,還不忘掐了下姜卓寧的臉頰。

「事情我都會安排好,今晚就跟我回去,不會讓你受委屈的,千萬別和那個姓王的老禿驢出去。」

姜卓寧點了點頭,「好,我聽你的。」

除了那輛車,姜卓寧今兒個更想要沈聽肆這承諾。

如今沈聽肆已經給了承諾,姜卓寧見好就收,去準備登台表演。

姜卓寧回來了,今晚舞蹈的C位依舊是她。

她踩着細高跟,穿着超短銀色裙,在舞台上大肆顯擺白得發光的長腿時,台下的男人目光都忍不住被吸引了過去。

沈聽肆更是找來了崔媛,讓崔媛準備了一份協議,準備把姜卓寧領回去。

崔媛猜到今晚玩這麼一通,沈聽肆肯定想把姜卓寧領回去一段時間,協議早就準備好了。

沈聽肆剛提協議,崔媛就退出包廂,準備取來。

只是崔媛沒想到,她還沒抵達辦公室,半路就被人攔了道。

「謝少?」崔媛有些詫異地看着立於跟前的修長身影。

他正背靠在過道牆壁上抽煙。

煙氣籠罩之下,他的身影變得虛虛實實。

但那雙煙氣下的眼眸,陰鷙和犀利半點沒有銳減。

「沈聽肆開價多少?」

「什麼?」

「他包姜卓寧,開價多少?」

謝南州的眼神頓時又冷了幾分。

崔媛這才明白,謝南州想梅開二度截胡,和沈聽肆搶人。

但崔媛也納悶,謝南州也嘗過鮮了。

現在鬧截胡這一出,又是什麼意思?

崔媛一臉疑惑之際,就聽到謝南州說:

「不管沈聽肆開價多少,我出他的兩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