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聲色犬馬全文 第2章_安逸小說
◈ 第1章

第2章

姜卓寧是做外圍的,不過姜卓寧在這個圈裡沒什麼朋友,是鴇媽崔媛直接領進來的。

所以她剛和上任金主結束,她只能到鴇媽崔媛所在的百老會所跳跳舞,方便金主爸爸認識她。

這次崔媛給她定的目標叫沈聽肆,年輕又多金,是這四九城有名的玩咖。

但他的女人是日拋型,很少會把他們從會所里簽走。

沈聽肆喜歡姜卓寧那艷麗的臉,還有那凹凸有致的身段。

在百老會所看到姜卓寧跳拉丁舞的當晚,沈聽肆就送了姜卓寧999朵玫瑰,還有一個愛馬仕。

但崔媛從帶姜卓寧的第一天就告訴她,身經百戰多了,在男人眼裡就會變得不值錢。

所以在崔媛的規划下,姜卓寧至今也只有一任金主,如同泥地里開出的白蓮。

因此,她是會所姑娘里最金貴的待領養金絲雀。

美貌和身材,再加上崔媛的營銷加持下,會所里的大佬們為了成為姜卓寧的新一任金主,擠得頭破血流。

沈聽肆在那群人中表現得最積極。

但崔媛不讓姜卓寧和他有過多接觸。

偶爾拉下手,親親臉頰,算是到了極致。

事實證明,崔媛的確是玩轉歡場的高手。

她教授姜卓寧的「不主動不拒絕也不接受」三不渣女原則,成功讓沈聽肆對姜卓寧上頭,連着兩個月都來會所捧場。

甚至沈聽肆還對外放話,不準經理和其他人刁難姜卓寧,一副把姜卓寧圈在領地里護着的姿態。

這天晚上,崔媛告訴姜卓寧,火候差不多了。

於是晚上,姜卓寧在給沈聽肆敬酒的時候,就放任沈聽肆了些。

「寧寶,晚上跟我出去吃點東西?」

姜卓寧還是笑着:「沈少,我們這裡有規矩的,不能隨便跟人出去。」

崔媛告訴姜卓寧,男人就是犯賤的玩意兒,越是容易得到,越是不會珍惜。

所以姜卓寧在確認沈聽肆會簽下她之前,都不敢讓他嘗盡。

沈聽肆被拒絕,有些生氣。

但他也不捨得就這麼放棄,於是隔天又送了姜卓寧一串項鏈。

姜卓寧便笑着讓沈聽肆為她佩戴後,就勾着他的手,眼神拉絲。

「今晚等我下班,我有禮物要送給你。」

沈聽肆萬花叢中過,自然能通過姜卓寧那羞怯又嫵媚的眼神,判斷出姜卓寧要送的禮物是什麼。

他的眼神一下變得炙熱起來,「好,寧寶,我等你。」

姜卓寧早已對此見怪不怪,但還是羞臊打開了沈聽肆的手,柔聲道:「別鬧,我等下還要上台表演呢!」

擔心把人惹惱了,晚上到嘴的肥肉會飛了,沈聽肆耐心哄着。

「我的錯,別生氣。明天給你提輛車。」

沈聽肆很懂得發揮自己的鈔能力,讓女孩們心甘情願為他張開雙腿。

崔媛讓姜卓寧攻略沈聽肆,也正是看中了他的鈔能力,希望讓沈聽肆順利成為姜卓寧的第二任金主。

如果能被沈聽肆這樣的玩咖包下,姜卓寧未來勢必聲名大噪。

姜卓寧對車沒什麼研究,不過沈聽肆送得出手的,肯定也值個幾十萬。

於是她親了沈聽肆的臉頰一下,表達了下她的感激。

她所有的經驗,都來自第一任金主。

那人也是這四九城有頭有臉的人物,對姜卓寧大方,也特別好。

尤其是在床上,花樣百出卻也從未傷及姜卓寧。

那時姜卓寧的父母雙亡不久,留下了一屁股債。

姜卓寧到處躲着追債只能淪落到跟野狗爭食得地步,才被崔媛領進這一行。

也許是太久沒有嘗到被人疼愛,也可能初嘗情事,姜卓寧很快愛上了第一任金主。

她忘掉了崔媛的警告,生出了想要和金主天長地久的想法……

但事實是,崔媛是對的。

他們這一行,最忌動真情。

有了感情,行動被束縛,最終成為輸家,也成了棄子。

經理突然闖入,催促姜卓寧上台演出了。

沒料到會撞見這樣的場景,經理尷尬又惶恐。

倒是沈聽肆淡定如狗,訓斥了經理一番後,還幫着姜卓寧整理了衣衫,

臨別時,沈聽肆還摟着姜卓寧:「等下表演完,到我這邊來。我今晚約了幾個兄弟,給你捧場。」

「好。」姜卓寧對於捧場的事情,來者不拒。

上一任的金主讓姜卓寧明白,他們這一類的人註定不可能娶她。

既如此,那還不如一心搞錢。

他們靠青春賺錢的,要是能騎驢找馬,一點時間都不浪費,那就再好不過了。

姜卓寧去了後台,沈聽肆的兄弟也接連到場了。

謝南州是最後一個到場的。

他長相出挑,氣質出眾,謝氏這兩年發展的勢頭也特別猛,謝南州甚至被冠上這四九城的活財神爺的外號。

這不,謝南州剛到場,幾乎所有人都客氣地站起來打招呼。

沈聽肆也主動上前迎接:「南州快坐,最近都沒見你的人,是忙着訂婚的事?」

沈聽肆和謝南州之前就認識,再加上謝南州的未婚妻雲嬌也是他的發小,關係自然不一般。

「嗯,不過再忙,你的局還是要來。」

謝南州跟着沈聽肆入座。

其他人見狀搭腔:「謝少為了迎娶雲小姐,連之前嬌養的雀兒都踹了。那雀兒據說是極品美人,當時被謝少領走的時候,還是個處。」

沈聽肆別的沒興趣,除了對美女。

聽到謝南州養過的小雀是極品美人,沈聽肆眼睛明顯亮了不少。

「我之前也常來百老會所,怎麼我就沒碰到那個極品美人?」

有人回道:「那隻雀兒剛好第一次亮相,剛好就被謝少撞見,然後領回家去了。」

沈聽肆意猶未盡:「還真想見見是什麼樣的極品美人,能讓南州你這種潔身自好的都直接領回去。」

謝南州神色微冷,「都是過去的事情了,別提她。 」

那感覺,像是提及雀兒都不願意。

「行行行!喝酒,看我家寧寶跳舞。」

沈聽肆招呼着謝南州入座時,姜卓寧也登場表演了。

這一場舞,姜卓寧是領舞。

和其他舞者一身黑裙不同,姜卓寧是一身紅裙,臉上還半遮着紅色的面紗,只留下一雙水眸,和妖嬈蛇腰,勾魂得很。

沈聽肆的兄弟也都知道,沈聽肆就是衝著姜卓寧來的,所以話題很快就圍繞姜卓寧展開。

「寧小姐這腿本來就長,裙子還只遮到大腿,還穿着高跟鞋,感覺這腿比我的命還長。」

夜場表演通常都不會把真名放出來,所以姜卓寧只用了一個「寧」字。

於是,到這的客人都會直接稱呼她為「寧小姐」。

有人甚至還好奇發問,「沈少,她睡起來怎麼樣,那雙長腿應該很好玩吧。」

沈聽肆瞥了眼台上正隨着音樂節拍,扭得特勾魂的姜卓寧,痞笑道:

「還沒。不過應該挺好玩的。」

「不是吧。這麼久都沒有得手過?這地方的姑娘,不是給錢就能上嗎?」有人對沈聽肆的能力表示懷疑。

「她不一樣。崔媛寶貝着呢,像防狼一樣防着我。」

沈聽肆邪笑着看向舞台上的姜卓寧:「不過,今晚就要得手了。」

謝南州和沈聽肆算是多年的好友,聽到沈聽肆那興緻盎然的語氣,也不自覺看向舞台。

他也好奇,能讓沈聽肆這浪得沒邊的這麼感興趣的女人,到底長什麼樣。

可看到舞台中間那一抹艷麗的紅色,謝南州神色一滯。

因為舞台上的女人不管是眼睛,還是身材,都像極了他之前的雀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