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聲色犬馬全文 第8章_安逸小說
◈ 第7章

第8章

「謝少,大晚上的您在這裡做什麼?」

姜卓寧嚇了一跳。

腦震蕩後,稍微一動就是天旋地轉。

可看到謝南州後,姜卓寧還是鉚足氣力要往後退,要離謝南州遠一點。

然而進退之間,謝南州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讓她完全動彈不得,只能與他四目相對。

「你分明有別的辦法迴避,為什麼非要用自殘的方式?」

他劈頭蓋臉的嘶吼。

視線交匯中,姜卓寧看到了謝南州眼裡嗜血的猩紅、近乎要化為實質的怒火,以及……關切!

姜卓寧想,她今天還真的傷得不輕,竟然會產生謝南州關心她的錯覺。

她揮開了謝南州的手:「我自殘也好,自虐也罷,都和謝少無關。」

謝南州一度要再次逼近,姜卓寧輕笑出聲:「還是說我今天的做法,勾起了謝少心裏最不堪的記憶?」

謝南州伸出的手停滯在半空中。

半響後,謝南州笑了下,然後轉身離開……

姜卓寧看着男人離去的背影,自嘲一笑。

其實今天謝南州的種種表現,可以看得出他深知上次並非她姜卓寧把雲嬌推下樓。

可他還是放任雲嬌把髒水潑她身上,甚至還為了成全雲嬌面子,把她姜卓寧趕走。

說到底,在謝南州的心裏,姜卓寧這風月場合的女子,到底不如雲嬌那種千金小姐嬌貴、重要。

所以他可以輕賤、戲弄她姜卓寧,卻不能不尊重雲嬌。

姜卓寧慶幸自己遠離謝南州,不再內耗。

可心還是隱隱抽痛。

可是婊子的情誼,誰會在乎?

*

隔天一早,崔媛給姜卓寧帶了份外賣。

崔媛看到桌上的花束,問姜卓寧:「沈少來過了?」

「沒有,讓人送來的。」

姜卓寧一夜無眠,臉色很差。

但崔媛沒有給她緩和的時間,直言道:「這些男的都是圖一陣新鮮。他對你沒新鮮感的時候,你就失去了所有價值。還是別和風鈴鬧得太過,到時候沈少一抽身,你的麻煩也就來了。」

昨晚風鈴被扣押了。

聽說被她的金主保出來了。

姜卓寧估計,風鈴這會兒正在男人的被窩裡賣力,要給她上一課。

但事已至此,姜卓寧也不能傻傻的等着風鈴放大招。

她直接給沈聽肆打了電話。

昨晚沈聽肆把她送到醫院後,又去了其他場子,還帶了一對雙胞胎出去吃宵夜。

勞碌了一整夜,現在還沒有醒,起床氣不小。

接到姜卓寧電話的時候,沈聽肆就罵罵咧咧一頓輸出。

但姜卓寧聲音柔弱,還對沈聽肆噓寒問暖的,也讓沈聽肆語氣緩和了不少。

到底還沒有吃到嘴裏,沈聽肆的新鮮勁也沒過,很快就承諾稍晚一些,過去醫院陪她。

崔媛看着姜卓寧不動聲色把沈聽肆安撫好,道:

「沈少對你的新鮮勁也不知道能持續多久,到現在也沒有提出要包你。我會放出點消息,刺激他主動提出來。但他沒有簽協議之前,你切記守住下面。」

姜卓寧現在是崔媛手下的第一大王牌,崔媛自然要替她好好規劃一下未來。

姜卓寧點了點頭。

崔媛又說:「如果沈少那邊遲遲沒有動靜,風鈴鐵定要找你麻煩,你肯定需要下家。我這邊倒是有不錯的,比風鈴後面的還有能耐,就是在那方面玩起來會比較出格,你要的話我幫你介紹?」

「嗯,麻煩媛姐了。」

姜卓寧明白男人只貪戀自己年輕的身體,卻不會稀罕她的感情後,便也不再固執追求其他了。

男人嘛,關燈閉眼,都差不多。

崔媛的笑容也更燦爛些:「行,我回頭幫你好好物色。」

姜卓寧和崔媛聊了一會兒,沈聽肆就到了,還給姜卓寧帶來了某知名酒店的早餐。

崔媛見狀,便識趣地找了借口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