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聲色犬馬全文 第9章_安逸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又在醫院觀察了一天後,姜卓寧可以出院了。

但額頭上到底有縫傷,不適合登台演出,只能在家待着。

不過她剛回到公寓,就收到了一條陌生號碼發來的信息。

上面是沈聽肆摟着白芍離開會所的照片。

沈聽肆的手放在腰臀線上,曖昧無比,光是用腳指頭想,也知道他們會今晚會做什麼。

姜卓寧丟開手機,任由自己深陷在沙發里。

能在這種時候不留餘力給她添堵的,除了風鈴,還有……謝南州。

不過以姜卓寧對謝南州的了解,這個男人忙得連軸轉,應該抽不出時間做這種無聊的事情。

那麼,是風鈴?

她在嘲笑她姜卓寧,費盡心機和她爭會所C位,卻被人挖了牆角?

也或許,這是風鈴的警告,警告她丟了沈聽肆,會死得很慘?

但不管是前者還是後者,姜卓寧都不能丟了沈聽肆這個人。

昨天沈聽肆和雙胞胎吃完夜宵後,身體屬於疲軟狀態。

都到了這個份上,姜卓寧更不可能放棄了。

隔天,姜卓寧就回到會所了。

額頭上的傷口不大,拆了紗布再用隱形膠布一貼,上了粉底,基本就看不出來了。

姜卓寧昨日不在,C位暫時換成了風鈴。

風鈴喜歡這種萬千矚目的感覺,一早就化好妝,準備登場。

誰知姜卓寧突然來了。

風鈴惱了。

「是生怕別人不知道你裝受傷的嗎?還趕着來搶場子。」

「我不像你,有人養活。出院還不開工,會揭不開鍋的。」

姜卓寧沒怎麼搭理風鈴,開始上妝。

風鈴就想看姜卓寧的笑話,見姜卓寧說起她的後台,她便靠在化妝桌邊上,冷嘲熱諷道:

「你既然知道我有人養活,還敢對我下手?是怕死得不夠快嗎?」

姜卓寧正想呸風鈴一臉,崔媛過來了,打了圓場,還告訴姜卓寧:「沈少來了,讓你過去呢!」

「他來你跟白芍說去,跟我說做什麼。」姜卓寧把粉撲往桌上一丟。

「行了,我們放出你找新金主的消息,不就是想讓沈少主動找你嗎?別太作,這種公子哥吊一兩回是新鮮,吊多了把他惹惱了,反而得不償失。」

崔媛勸着,姜卓寧也適度順着台階下,把口紅和眼影描完,就去沈聽肆的包廂。

沈聽肆在往常的包廂里,裏面還有幾個熟面孔。

姜卓寧一進去,沈聽肆就主動上前摟着她的腰,掐她的手。

「寧寶,怎麼磨蹭了這麼久?」

姜卓寧將手抽回,臉別向一旁。

「我還以為沈少來找白芍,我哪知道您是來找我的。」

沈聽肆眉頭一蹙,大致猜到他和白芍的事情,被捅到了姜卓寧的面前。

其實他也不是很喜歡白芍那款的。

沈聽肆又怎麼可能為了那個芝麻,丟了姜卓寧這個水靈大西瓜。

「我當然是來找你的,寧寶。你要是不喜歡在會所里看到她,我讓人把她趕走就是了。」

姜卓寧聽着男人的輕聲低哄,只覺得�玉如顏穆凌之繁體�心悲涼。

他們在會所里工作,都是奔着更好的未來,所以每個人需要花費很多時間練舞,管理身材。

但沈聽肆這種高高在上的公子哥隨便一句話,就能決定他們在這會所的未來。

不過姜卓寧沒有替白芍開口求情。

白芍明知道沈聽肆和她姜卓寧的關係,還背地裡挖牆腳,姜卓寧只要看了她。

沈聽肆能主動開口趕走白芍,姜卓寧也見好就收。

「晚上還表演嗎?身體沒什麼大礙了?」

沈聽肆帶着姜卓寧去他的位置上坐。

姜卓寧知道,沈聽肆這不是在問她好不好。

「我今晚有個飯局。」

姜卓寧要把沈聽肆的手拿開。

「嘶……」

姜卓寧抽疼。

沈聽肆非但沒撒手,反而追問着:「什麼飯局?」

「王董的。他約了我好幾次,送禮也多,我再不跟人吃頓夜宵,實在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