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傅氏集團的總裁辦公室位於總部大樓的頂層,寬敞而豪華。辦公室里只有黑白兩色並無過多裝飾,大理石地面散發著冰冷的光澤。透過巨大的落地窗,可以俯瞰整個城市的繁華景色。

傅氏集團總裁傅寒柏此時正坐在辦公桌面前,看着面前的資料,眉頭緊緊皺起。

傅寒柏的外貌常常給人一種強烈的冷酷和不可侵犯的感覺。他的面容線條深邃而立體,稜角分明。一雙眉毛修長而濃密,微微上揚,透露出一絲挑釁和自信。一雙黑眸深邃而銳利,宛如兩顆黑寶石,透露出一種不可一世的氣勢。

傅寒柏雖然今年才22歲,但是在商界已經聲名鵲起。這份名氣不僅在於他是傅氏的接班人,而是自他20歲開始上手家族業務以來,就以勢不可擋的架勢在商場上橫衝直撞。

他像一隻年輕的狼王,無所畏懼又不知疲倦,一次一次地向敵人的領域發出衝鋒的號角。他用敏銳的洞察力和殺伐果斷的魄力,將老牌集團傅氏產業帶上了一個新的台階。

在傅氏這種家族企業,奪權鬥爭是不可避免的。一方面是老傅總傅恆的獨子,也就是傅寒柏的年輕氣盛,一方面是老傅總的弟弟傅華虎視眈眈。加上這幾年一直有老傅總身體不好的傳聞流出,這似乎都釋放出一個同信號,那就是傅氏要改朝換代了。

三個半月前,老傅總身體情況急轉愈下,突然進了搶救室。老傅總的弟弟傅華看準時機發動商變,策反了傅寒柏身邊的保鏢,對傅寒柏進行了刺殺。

雖然傅寒柏早就做好了準備,但還是沒有預料到保鏢的背叛,負了傷,在混亂中傅寒柏和親信失聯,沒想到被葉棠寧救了去。

後面老傅總從急救室里挺了過來,聽聞此事大發雷霆。將弟弟傅華從公司中趕了出去,並全力搜索傅寒柏的下落。只是傅寒柏腦袋受了傷,短暫地失憶了,忘記了自己的身世,

在葉棠寧家裡度過了荒唐的三個月。

此刻,傅寒柏看着手裡葉棠寧的資料,腦袋裡不由想起了助理說的話。

據助理說,當他們一行人找到傅寒柏時,他正在那間又窄又破的出租里給那個女人用冷水手洗着衣服。手都凍紅了,還樂此不疲的。

看到他們進來,以為他們要傷害葉棠寧,不由分說就要揍他們一頓。

他們自然是不敢傷害傅寒柏的,一邊躲着,一邊一遍又一遍地解釋着,他們真的不是壞人。只是那出租屋實在太小了,那麼多人在裏面着實是活動不開,在慌亂中,傅寒柏的頭不小心撞到了牆上,然後就暈了過去。

再次醒來以後,傅寒柏記起了自己的身世。只是天意弄人,他獨獨又忘了那三個月內發生的事。

他不再是傻傻的阿柏,又變回了變回了冷酷無情的傅總裁。

傅寒柏對自己的失憶倒是毫不介意。

無所謂,反正也不是什麼值得紀念的經歷,忘了更好,傅寒柏冷笑一聲。

傅寒柏厭惡女人,他從未和任何女人有過親密接觸。即使聽了助理的描述,他也無法相信這三個月發生了什麼,更不願去回憶。

他敢斷定,一旦知道他是傅氏集團的總裁,那個叫葉棠寧的女人一定會眼巴巴地纏上來,向自己索要好處。或者乾脆做起了豪門傅太太的美夢,妄想着他能對她負責,飛上枝頭變鳳凰。

這樣的女人,他見多了。

只是看着資料上笑眼彎彎的美麗女人,傅寒柏的心臟莫名地產生了一絲抽痛。抓的資料的手也痙攣了一下,好似在提醒他什麼。

這還是傅寒柏第一次對一個女人有這種感覺,雖然現在的葉棠寧對他來說,只是一個見都沒見過的陌生人。

傅寒柏重重放下手中的資料,望向落地窗外的景色。手中不自覺地轉起了手腕上的佛珠。

這是他母親的遺物,當他感到焦慮時就會不自覺地摸它。

「葉棠寧,葉棠寧。」他重複念着這個名字,心中怎麼也平靜不下來。

傅寒柏有些惱火,他極其討厭所有不受他控制的東西,這樣莫名的情緒不該出現他的身上,他應該是理智分析所有風險和機會並做出明智決策的人,而不是現在這樣被莫名的情緒籠罩,心神不寧。

這讓他再一次堅定了要和那個女人劃清界限的決心。

「咚咚咚。」辦公室外傳來敲門聲。

「進。」傅寒柏沉浸在思緒中,沒有抬頭。

等到她走近,他才發現來人是他大姐傅冰清。

傅冰清穿着具有設計感的白色西服套裝,一頭酒紅色的長捲髮隨着她的步伐輕輕搖動,姿態自信而挺拔,整個人都散發出一種高貴的氣場。

空曠的辦公室響起高跟鞋噠噠噠的聲音。

等傅冰清走近,她隨手把文件遞給傅寒柏:「直播產業下個季度的規劃,你看一下。」

一低頭,傅冰清就注意到了桌子上葉棠寧的照片,心想:

這姑娘她認識,不就是救了她弟弟的好心人嘛。

傅冰清沖傅寒柏挑了一下眉:「喲,開竅了?和這姑娘聯繫上了沒有,好好向人家道謝,人家可是救了你一命。」

傅寒柏有些心虛地摸了摸脖子,沒有直接回答:「我會給她足夠多的補償。」

傅冰清有些好笑,雙手環抱在胸前,看着自己的傻弟弟;「只是補償?要不然乾脆以身相許吧,聽他們說找到你的時候,你正吭哧吭哧給人家洗衣服呢,還不願意回來。」

「姐!」傅寒柏不由提高了聲音,臉都憋紅了,「你在胡說什麼?我那時候是失憶了!我才不會和那種女人有什麼牽扯!」

看着傅寒柏惱羞成怒的樣子,傅冰清深深嘆了一口氣。

唉。

這臭小子自己看不到他剛才看着照片的眼神,是怎樣的迷戀與好奇。

真是當局者迷啊~

看來那件事對傅寒柏影響實在是太深了,她這個弟弟在其他方面都很成熟,在事業方面更是沒話說,妥妥的工作狂,只是對待感情方面太不理智了。

傅冰清望着桌子上的照片,照片上的葉棠寧淡淡地笑着,溫柔又堅定。

看來這個姑娘能給這臭小子好好上一課。

「好好好,我不說了。」傅冰清一邊笑着搖頭,一邊離開了。

看着大姐離開的背影,傅寒柏難得有些懷疑自己的決定,對於葉棠寧,自己的抉擇真的是正確的嗎?

在商場上殺伐果斷的傅寒柏還是頭一次陷入這麼大的糾結中。

恰好此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拿起來一看,是凌助理髮來的信息:

「葉小姐堅持要和您親自談談。」

「好,我知道了。」

傅寒柏放下手機,望着窗外的景色,心中一時五味雜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