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失憶後,大佬被撿回家狠狠愛全文免費 第8章_安逸小說
◈ 第7章

第8章

海浪拍擊着岩石,發出嘩嘩作響的聲音。整片天空烏黑一片,找不到一顆星星的痕迹。

一眼望不到邊的海水帶來寒冷的海風和潮濕的腥氣。

好冷。

這是哪裡?

他感覺到他似乎被人緊緊抱在懷裡,緊到他感覺有些疼了。

只是抱着他的人好像在顫抖,她在哭嗎。

為什麼在哭呢,別哭呀。

他發現自己說不出話來。

「阿柏,對不起,媽媽對不起你……..」抱着他的人發出陣陣嗚咽。

抱着他的人是媽媽嗎,為什麼要和他說對不起呢。

抱着他的女人突然起身,把他往後一推,在他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就消失在黑暗的遠方。

他想起身,卻發現無論自己怎麼用力,都起不來身。

這裡好黑,好冷,他好害怕。

如果她是媽媽,那媽媽為什麼要留他一個人在這裡。

他努力地張開嘴,用盡全身力喊出:

「媽媽!」

傅寒柏從噩夢中驚醒,睜開了雙眼,一滴淚從他眼角划過,浸**下面的枕頭。

他大口呼吸着,好一會才回過神來。

映入他視野的是一塊白色的天花板,只是上面有幾道裂痕,延伸蔓延到角落。往下看,

褪色的窗帘下面有一個小木窗,窗戶下面擺放着幾盆綠植。

而自己身下躺着的是一張狹小的單人床,上面鋪着碎花床單,此刻上面也布滿了褶皺,好像被人大力拉扯過。

這是哪裡?

他怎麼會在這裡。

他閉上眼睛仔細回想,卻覺得頭痛像利刃一樣,鋒利地穿過整個腦袋,把整個頭腦撕碎成許多碎片。

頭怎麼會這麼痛。他一摸,頭上居然還纏着一圈繃帶。

他目光一轉,這才發現有一個女人正躺在他旁邊。而且還緊緊摟着他的腰。

一頭烏髮散亂在床單上,將她的皮膚襯托得尤其白皙。一張紅唇微啟,似乎在誘人品嘗。

此時恰好太陽升起,一縷陽光打在她的臉上,藉著這縷陽光,傅寒柏甚至可以看清她臉上細小的絨毛。此刻,她好像化身畫中的仙子,聖潔又不可侵犯。

只是她眉頭皺起,不知道夢到了什麼不好的東西。傅寒柏下意識伸出手來,將她的眉頭撫平。

這一下把葉棠寧弄醒了,她迷迷糊糊地睜開眼,打了個哈欠。

她突然發現,在她面前有一張帥到人神共憤的俊臉。

這是怎麼回事?她的睡意頓時沒了大半。

再往下一看,自己還緊緊地抱住人家的腰不放。而且他還什麼都沒穿?!

她連忙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還好,還好,自己還穿着衣服呢。

她想起來了,昨天下暴雨,她在小區樓下的垃圾桶旁邊發現了一個受了傷的男人,還把人帶回家了。昨天幫他處理了傷口,忙到大半夜都才睡。

她趕忙把手收回來。速度之快好像是摸到了什麼燙手山芋。

那男人此時雙黑曜石一樣清澈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看得她負罪心更強了。自己除了摸了人家,應該沒有做什麼別的出格的事吧?

咳咳,她尷尬地咳嗽兩聲,趕緊從床上下來。低頭找了很久才找到自己的拖鞋,逃一樣地跑出了卧室。

傅寒柏有些摸不清眼前的情況,沒有說話。

過了一會,葉棠寧端了一杯溫水過來,遞給床上的男人:「喝杯水潤潤嗓子,你現在能坐起來嗎?」

只見他反應了幾秒,然後動作遲緩地撐起手,慢慢坐了起來,這期間應該是牽動了他的傷口,他眉頭一皺,但是什麼都沒說。

看着他把一杯溫水下肚,葉棠寧又走近摸了摸他的額頭,還好,燒已經退了。

一雙溫涼又柔軟的手放在自己的頭上,感覺很舒服,但是那雙手又立刻離開了。

傅寒柏有些悵然若失。

看着他那雙像小狗一樣的眼睛,葉棠寧有些心軟,她柔柔地問:「身上還有哪裡痛嗎?」

面前這個人看上去年紀不大的樣子,不知道是惹上了什麼麻煩,竟然受了這麼重的傷。幸好自己昨天把他帶回家了,葉棠寧慶幸着。

她把喝空的水杯接回來,放在床頭的小柜子上,問他:「你知道家裡人電話嗎,打個電話叫他們來接你。」

面前的人沒有說話。

空氣寂靜了一晌。

葉棠寧轉念一想:也是,現在電話都存在手機里,不知道家裡人的電話也是有可能的。

她接着又問:「那你叫什麼名字,把家裡住址給我,我送你回去。」

面前的人還是不說話,只是盯着她看。

什麼情況?葉棠寧有些摸不着頭腦。

傅寒柏不是故意不回話,只是他的記憶真的是一片空白。

傅海柏忍着痛努力回想,但他真的什麼都記不起來,只知道夢裡的女人叫他阿柏,這應該就是他的名字吧。他啞着聲音開口:「阿柏,我叫阿柏。」

葉棠寧鬆了一口氣,有個名字就好,他心疼地摸了摸傅寒柏的頭,有些扎手。接着又問:「你姓什麼,家裡人呢?」

傅寒柏搖了搖頭:「不知道,什麼都記不起來。」

葉棠寧的手頓時懸在半空中,不動了。

空氣中的氣氛似乎凝固了。

什麼都記不起來了是什麼意思?難道是撞壞腦子失憶了?那她該怎麼辦?

一時間葉棠寧的腦子轉得飛快,她沒想到這種狗血橋段也能發生在她身上。

葉棠寧張了張嘴,感覺喉嚨有些發緊。只是看着傅寒柏可憐巴巴的樣子,又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她輕輕拍了拍傅寒柏的肩膀,安慰道:「沒事,你先好好養傷,說不定過一段時間就能想起來了。」

算了,算了。養他幾天還是沒問題的,實在不行就送到警察局去嘛。

葉棠寧想通了之後就不怎麼糾結了,她本來也不是喜歡糾結的人,走一步看一步吧。

她坐到床上,注意避開了傅寒柏的腿。

她對上傅寒柏的眼睛,認真解釋道:「我叫葉棠寧,住在這間房子里。昨天我下班回家,看見你倒在我們小區的小巷子里,渾身都是血,可把我嚇壞了,就把你帶回家裡來了。」

看到傅寒柏正看着自己被子下面**的身體,她趕忙解釋到:「你不要誤會啊,我不是奇怪的人。昨天下了這麼大的雨,你所有的衣服都濕透了,還帶着血,我只好把你的衣服都脫了。」

傅寒柏認真地答道:「我知道你不是壞人。」

雖然他失憶了,但是他基本的判斷力還是有的,他知道面前的女人不會傷害的。

看着傅寒柏一副乖巧樣子,葉棠寧莫名有一種負罪感,趕忙轉移了話題:「你早上想吃什麼,我去給你買。」

「我都可以的。」

「那就吃碗小米粥吧,對身體好。」

「好。」

葉棠寧也沒想到,她這麼輕易地就讓一個陌生的男人住到了她家裡。

等到早餐店老闆把打包好的包子和小米粥交給她,她才回過神來。接過早餐,付了錢。

拿着早餐,路過街口的批發店,葉棠寧盯着店裏面衣服,不由得停下了腳步,好像得給他買件衣服穿。

他的之前西裝上都是口子,應該是報廢了,得給他買兩件新衣服,總不能在家裡一直光着身子吧。

「小寧來買衣服啊。」批發店的老奶奶認識葉棠寧,主動打着招呼。

「啊,嗯。來,買幾件衣服。」葉棠寧收回了思緒,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脖子,一邊說著一邊進了店裡。

「小寧,你看看,這邊都是新進的女裝。」老奶奶熱情招呼着葉棠寧,小寧也是算是她店裡常客了。雖然店裡都是一些便宜衣服,但是小寧一上身就顯得這衣服都貴了不少,給她招了不少客人呢。所以她經常給小寧打折。

「我今天不買女裝,看看男裝。」葉棠寧擺了擺手,在男裝區域里轉了轉,看看有沒有傅寒柏能穿的。

「男裝啊?」店主老奶奶有點驚訝,她是知道葉棠寧家裡的情況的,小寧的母親一個人拉扯着小寧,哪裡用買到男裝。

感覺到店主奶奶疑惑的視線,葉棠寧訕訕一笑:「給我表弟買的。」她一邊挑着衣服一邊回想着傅寒柏的尺碼,他應該至少有185,要買最大號吧。

她拿了件黑色衛衣給店主,問:「這件有沒有xl的?」

「有,我這就給你拿去。」老奶奶一邊答着,一邊往貨架裏面走去。

最後葉棠寧買了兩件衛衣和兩條休閑褲,就算店主給她抹了零頭,一共也花了她200塊,她一邊付錢一邊心疼,這得多賣幾個蛋糕才能賺回來啊。

「奶奶再見,我先走了啊。」葉棠寧和店主道別,拿着衣服和早餐走了。

老奶奶站在櫃檯前一邊記着賬,一邊念叨着:「小寧這丫頭多半是處對象了,還想騙她。」她是老了,又不是傻了,這丫頭臉上真是藏不住一點事。

回到家,葉棠寧先去卧室檢查了一下傅寒柏的情況,他應該是身體還很虛弱的原因,又昏睡過去了。

葉棠寧輕輕拍了拍他:「起來吃飯了。」見面前的人沒有反應,她彎下身子,趴到他身前喊他:「醒一醒,吃完飯再睡。」

傅寒柏慢慢睜開了眼睛,就看到面前的少女。

烏黑的長髮垂到他的臉上,痒痒的,還有一股好聞的香味。紅潤的小嘴一張一合,不知道在說些什麼。但是他真的好睏,睜不開眼睛。

葉棠寧還想再叫他。就在這時,那男人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拉,就把葉棠寧拉到了自己的懷裡。嘴裏還嘟囔着:「再陪我睡一會兒。」

那窄小的雙人床發出吱呀一聲響。

葉棠寧的臉和傅寒柏的胸肌來了個零距離接觸,真的和她想的一樣富有彈性。

傅寒柏把頭窩在葉棠寧的肩上,還舒服地蹭了蹭,找了個好位置就要繼續睡。

葉棠寧能感受到他的嘴唇距離她的脖子只有不到幾毫米的距離,溫熱的呼吸打在她的脖子上,讓她的耳朵和臉迅速升溫。

真是的。

葉棠寧掙扎着從他懷裡起身,用了兩分力氣打在他的胸膛上,羞惱地提高了語氣:「還睡!還睡!都喊了你幾遍了,都不醒。」

「嘶——」傅寒柏有些吃痛地叫出來,完全醒了,但是沒弄清楚眼前是什麼情況。

葉棠寧把剛買的衣服扔到床上,去廚房端粥了:「給你買的衣服,自己穿上。」

等到葉棠寧把早飯端過來,傅寒柏已經把衣服穿好了,他好像知道自己剛才做錯了事情,乖乖地起身坐好,等着葉棠寧的投喂。

黑色的頭髮垂下來,再加上身上的灰色衛衣,顯得他就像個高中生。

看着他這副樣子,縱是葉棠寧有再大的火也沒處發了。她把小桌子立在床上,把早飯一一擺好,問他:「自己能吃飯吧?」

傅寒柏用右手拿起勺子,剛抬起手就覺得有些痛,不知道是扯到了哪裡的傷口,他求助地看着葉棠寧。

好像在問:能不能喂他吃。

葉棠寧把頭轉過去不去看他,現在已經明白他的套路了,一言不合就裝可憐是吧。剛才拽她有那麼大的力氣,現在不過是一個小勺子就拿不動了?

傅寒柏求助無果,只得忍着痛,委屈地一點一點喝着面前的小米粥。

吃完飯,葉棠寧把桌子收拾了,對他交代:你乖乖躺在床上休息,我現在要出去上班,大概要晚上五、六點才能回家。

葉棠寧稍微收拾了一下自己,正打開們,突然想到了什麼,又把腳邁回來了。

她又回到了卧室,從門口望着傅寒柏。

傅寒柏有些疑惑地看着她,似乎在說:不是要上班嗎,怎麼又回來了。

葉棠寧也有些尷尬,醞釀了一會才開口:

「那個……」

「要不要我扶你上個廁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