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身體內的骨頭就好像全斷了似的,動一下那都是撕心裂肺。

顧錚意識還有些模糊,只是覺得渴了,身體的本能讓她睜開眼睛叫人,儘管那聲音微弱的連她自己都覺得只是嘴皮在動而已。

「大姑娘醒了?」一個梳着雙平髻的少女映入了顧錚的視線內,少女激動的看着她,擦去雙眼噙着的淚花高興的說:「奴婢馬上就去告訴庶娘。」說著蹬蹬蹬的跑開了。

顧錚的眼底印入了綉着金雞玉兔的木床頂,榫卯結構的,旁邊的紗帳上還綉着雙面花卉圖,樣子栩栩如生,粗粗一看還以為是真的。她獃獃的望着這張富貴美麗的繡像,直到方才跑出去的丫頭又蹬蹬的跑回來,激動的喊着:「大姑娘,庶娘來了。」

看到顧錚的嘴巴在動着,丫頭忙把耳朵湊到了她的嘴邊。

「錚兒真醒了?老天保佑,昏睡了十來天終於醒了。」一名穿着不起眼素裙的婦人小跑了進來,婦人長得好看,風姿綽約,柔美無比,就是眉梢根微微上翹,稍有些破壞了那份柔美。

「庶娘,大姑娘又昏過去了。」少女,也就是顧錚的貼身婢女春紅聽到她家大姑娘說了三個字就沒音了,低頭一看,大姑娘竟然又昏了過去。

王庶娘趕緊走過來看女兒,看到女兒蒼白的臉時,心疼的落淚:「不是說今天就會醒了嗎?怎麼又昏過去了?那大夫不會是在騙我們吧?」

「大姑娘早上才塗了藥膏,大夫說只要沒發燒就不會有事。」

王庶娘用絹帕拭去眼角的淚珠,探了探女兒的額頭,溫度正常這才鬆了口氣,問春紅:「方才錚兒跟你說了什麼?」

「大姑娘說了三個字,媽賣批,庶娘,這是什麼意思?」春紅不解。

王庶娘愣了下:「什麼亂七八糟的,她是不是被打糊塗了?」

「庶娘,大姑娘肯定是被打的地方疼了。」春紅指了指臀部。

想到女兒臀部被狠狠打了二十下,抬出來時血肉模糊的樣子,王庶娘拿起絹帕又開始拭淚。

「大姑娘可醒了?」一名老媽子掀簾走了進來,身後還跟着一婢子,手中端着的盤子上放着一些藥膏,老媽子明顯是看不起王庶娘的,儘管語態恭敬,但眼底輕視,聲音冰冷:「這是主母特意從娘家要來給大姑娘擦傷用的,主母還說了,讓王庶娘日後不要總是攛掇大姑娘做些糊塗事,傳出去了惹人笑話。」

王庶娘假裝用帕子擦擦臉時撇了撇嘴,對上老媽子犀利的目光後又趕緊討好的笑道:「主母的話妾身記下了。」

「王庶娘要真記下了才好。主母還說了,若再有下次,您就和大姑娘收拾收拾回剡江老宅吧。」老媽子連看都不願再看王庶娘一眼,交待完主子說的話轉身離去。

「庶娘,主母要把我們趕回剡江老宅。」春紅年紀小,被嚇住了。

「也就嚇唬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