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庶女謀:夫君才是金大腿顧錚沈暥 第4章_安逸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像伯爵府這樣的人家,是絕不可能讓一個通房丫頭在正室之前生下孩子的,王氏就趁着幾個老媽子來抓她時跑到了心念仁慈的顧老太太面前這才保下了孩子。

正妻衛氏過門之後,手段雷厲風行,治家極嚴,但身為將門之後,並不把王氏這些小家子的手段看在眼裡,對於王氏爭寵的手段睜隻眼閉隻眼,當然,最主要是家主顧鴻永連正眼都沒看過王氏,也沒有再納別的妾室,眼裡只有妻子和嫡親的兩個女兒一個兒子。

「沒守規則都沒有吸引你父親的注意,那守規矩了豈不是更沒戲了?錚兒啊,你被打的是臀可不是腦袋。」

顧錚只覺得胸口憋了一口氣吐也不是不吐也不是:「庶娘要是守規矩了,我還會遭這個罪嗎?」那天看她被打,哭的快斷了氣的到底是誰啊?這麼快就忘了啊?

「這次是娘失算。好了,你就別擔心這個了,好好養傷,一切有娘呢。」

瞧庶娘這語氣,估計還得往死里作。顧錚只覺得被打的地方又開始疼了,從大腦的信息中,打從她三妹也就是嫡長女許給了五皇子以來,王氏就打了讓她陪嫁過去做媵妾的心思。

「庶娘,我絕不和三妹妹共侍一夫。而且,母親已經為女兒找了一門親事。」顧錚趕緊道,記憶中,主母衛氏給她找了個相貌清俊的秀才,且不說未來她還沒有想好怎麼走,非要嫁人,她自然是選擇這個秀才的,能做正妻誰會去做妾啊。

「你這孩子,被打了一頓後怎麼就突然間沒志氣了呢?你可是伯爵府的大姑娘,再差以後的男人也不可以低於伯爵府門檻。你瞧瞧你長得多好看吶。」王氏將一面小銅鏡放在顧錚面前:「就算不打扮也能將正院主母的兩個嫡女給比下去,我女兒長得這般美貌,自然是要做王候將相的女人。」

鏡中的女子雖面色蒼白,依然難掩她姿質秀妍,這弱不禁風的美再加上脖頸修長,肌膚如雪,容貌就更勝了幾分。王庶娘本是個美人,顧錚遺傳到了庶娘的優點是個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大美人,現代的顧錚自己長的也美,但這個顧錚比她不知道要美出多少,不禁多看了幾眼。

「所以錚兒啊,你要好好利用你的美貌,懂嗎?娘的後半輩子可就靠你了。」

顧錚對這位便宜娘早已心累,知道自己怎麼說都沒什麼用,也就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正好春紅端着粥走進來。

聞到肉香,顧錚一口氣就解決了一碗,這才覺得有了力氣。

王氏在旁慈愛的看着女兒,趕緊把另一碗也端了過去:「娘喂你吧。」

顧錚想拒絕,以後能離王庶娘多遠就多遠,但這身子像是有意識似的,王氏一喂進來,張嘴就吃下她喂進來的瘦肉粥,看來,原主雖然沒了,但身體的情感還是在的。

吃完飯就是上藥。而每次臀部上藥膏,是顧錚最為尷尬的時候,她不能忍痛,所以每次上藥膏她都要大哭一場,加上原主心中升起的羞愧,這淚真如堤壩崩潰一般。

王庶娘看女兒痛得這般模樣,也哽咽的道:「別哭了,哭得娘心都疼了,打在兒身,痛在娘心啊。」

聽到這句話,顧錚哭的更傷心了,這便宜娘一邊心疼着自己的女兒一邊害着女兒,簡直就是奇葩。

熬了十天後,顧錚終於能下床。春紅也不知道哪裡弄了根拐杖來讓她做扶手,她雖能下床,但還不能直走,因此現在走路的模樣遠遠看着十足十的老太太一個。

「錚兒呢,娘給你從越都最好的大夫那裡買了藥膏來,快試試。」王庶娘如風一般走進來,不由分說就讓顧錚躺在床上:「這藥膏叫玉肌斷續膏,我聽別人說可靈了,就連宮裡的娘娘公主們都在用。」

顧錚對此沒異議,她也愛美,自然不希望身上留下疤痕。

「咱們錚兒這麼漂亮,肌膚更是雪白如脂,可千萬不能在身上留下疤痕,只有完美的女人才能獲得那些侯爵公爵子弟的青睞。」

這些話顧錚已經耳朵聽得起了繭,也懶得回嘴了,作為新時代女性,她更喜歡自強自立,自己動手豐衣足食這些,只是像這種伯爵府,姑娘家要走出門都是要父兄陪着才可以,或是女眷受邀外出,單獨出去的機會不多。

這些等身體好了之後再說吧。

「娘已經給你找了幾戶人家,祖蔭世襲爵位,最差的也是個子爵,待你身體徹底好了後,娘就想辦法帶你去結交他們。」王庶娘這幾天一直在籌划著女兒的未來,「若是有看中的娘會替你想辦法去做個偏房,要是命再好,熬到主母死了還能將你抬正做個爵位夫人呢,錚兒,你有沒有在聽啊?」

「在聽。」顧爭趴在床上有氣無力的回話。

「瞧你這模樣,真是跟我一點也不像。」王庶娘有些恨鐵不成鋼的看着女兒。

顧錚想,要是像她的話,她這一輩子就真的完了,一想到像王庶娘這麼活着,就算好死不如賴活着,她也寧願撞牆算了。

整整兩個月的躺床後,顧錚終於能行動自如。

第一件事就是走出伯爵府看看,拉着春紅興奮的到了大門口,這腳還沒踏出去呢,家丁就問她有沒有稟明過主母,主母可否同意了她出去,沒家主主母同意是不允許出去的,家規之森嚴令人咋舌。

後來她又去了後院看看有沒有翻牆的可能,一看那牆的高度,顧錚就歇了這心思。

細細想想,她出去幹嘛?沒錢沒技能,加上自己這細皮嫩肉,楚楚動人的長相,萬一發生點事情,這不是自找虐嗎?還是先靜觀其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