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打的這二十板,看大姐姐這害怕的樣子應該是吸取教訓了。」顧謠有雙漂亮的眼睛,杏子核似的,說這話時,那核眼透着幾分輕視與不屑。

顧錚不禁擰了擰眉,心中被一個小丫頭片子輕視,要說不生氣是不可能的,但這氣還撒不出去,人家說的沒一句是錯的,自個不佔理,想了想便說:「四妹妹說的是,以後我定然不會再做出這種糊塗事了。」

顧謠眨眨眼,言外之意,大姐姐是知道自己錯了?很是稀奇的上下打量這位從小與她不親的大姐姐。

「謠兒,你怎麼跑這裡來了?」溫柔的聲音和着一些腳步聲過來。

顧錚抬頭就看到顧家嫡長子顧正欽也就是她的二弟,和嫡長女三妹妹顧盈從竹林里緩步而來,顧正欽和顧盈是龍鳳胎,不過兩人長的並不相像,前者輪廓稜角分明,後者眉眼湛湛,是個美人。

當顧錚看到他們身邊那道淺黃修長的身影時,臀部就開始抽疼。

那是一個五官深邃,容貌出眾的十八九歲年輕男子,身形挺拔,陽光透過竹林照射在他身上,光點時明時暗,也襯得他整個人莫測。從竹林中走出來時,顧錚看到他那雙眼帶着審視與涼意的黑眸,瞬間覺得周圍的氣溫低了幾度。

五皇子真的來了顧家?顧錚很沒骨氣的雙腿有些軟,畢竟原主只是被打了五下,其餘十五下都是她受着的,如今的她對於這位五皇子簡直就是條件反射。

「顧錚見過五皇子。」顧錚施禮時餘光看了顧謠一眼,就見這小丫頭正幸災樂禍的朝她擠眉,深呼了一口氣,她一個快三十歲的女青年,沒必要跟一個小姑娘去計較。

五皇子趙元澈的黑眸在見到顧錚時閃過一絲厭惡,多看眼前的女人一眼都覺得臟,直到袖子被身旁的顧盈輕拉了下,低下頭看到她正嬌羞的看着他,聲音溫溫柔柔很是好聽:「五殿下,大姐姐已經被罰過了,她以後一定不會再犯這樣的錯的。您就原諒她這一次吧。」

趙元澈的目光有了一絲溫暖,視線直接跳過顧錚,對身邊的顧二公子顧正欽道:「敬文,聽說你近來得了一幅方大家的山水畫,不帶我去看看嗎?」

顧正欽,字敬文,因是嫡長子,相比其他的同齡人,舉止相對老成了些,這不,遠遠看到顧錚眉目就擔心的擰在了一起,如今聽到五皇子這麼說,知道五皇子是不願看到他這位大姐姐,他也憂心大姐姐又惹出事端來,趕緊說:「五皇子請。」

直到顧正欽與趙元澈消失在垂花門,顧盈眼中的溫柔也漸漸消失,目光冰冷的落在顧錚身上,端直了身子,雖看起來荏弱,但眉目之間身為嫡女的氣場卻不弱:「大姐姐好本事,母親那會都被大姐姐氣病了。」

又來一個教訓她的?顧錚只得低着頭不語,這爛攤子她收拾的實在憋悶。

「大姐姐隨我一同去母親那兒認個錯,獲得母親的原諒,讓母親消消氣。」

顧錚點點頭:「方才母親派人送了秋衣過來,我正要去主院跟母親道謝,順便也跟母親認錯,就遇到了你們。」

顧盈以為自己聽錯了,她的這位大姐姐竟然還有主動認錯的時候,看着顧錚那微低着頭一副小家子氣的模樣,顧盈擰了擰眉不再多說什麼。

一路上,顧錚想着原身平常見主母是怎麼個樣子的,沒想到記憶走了一圈,發現她每次去見主母,哪怕是園子里走一走身邊都有王庶娘陪着,諸多的繁雜事都由王庶娘給擋了,而原主呢,就是低着頭靜靜的站在一旁,要不是還有着幾分姿色吸睛,簡直毫無存在感。

前頭走的顧盈停下了腳步,轉身眸光疏冷的看着顧錚說:「大姐姐,別怪我沒提醒你,到了母親那裡別再說要同我一起嫁給五殿下這些話,母親不會同意的,我也不會同意。」

「你放心吧,我不願意去做人家的妾,也不想同你一起嫁給五殿下。」雖被幾次冷眼對待,顧錚也不生氣,這事是原主做錯在先,不怪顧盈如此態度,便真誠的說道:「我以後也不會再做出那樣糊塗的事了。」

顧盈和顧謠互望了眼,皆狐疑的看着顧錚,她們的這位大姐姐生得眼眉精緻,姿容那是一等一的,就像畫中出來一般,也因此,時常聽到王庶娘求父親,讓父親把大姐姐嫁進王公貴族裡做個貴妾。

如今她這般輕易的說出這句話來,她們自然不會信。

顧盈冷哼了聲:「大姐姐向來只聽王庶娘的話,如今王庶娘還沒有開口,大姐姐這話做不得數。」

「信不信日後就知道了,我會去說服庶娘。」此顧錚非彼顧錚,她既決定代原主好好活下去,自然要先把糟心事解決了。

顧謠蹦到了顧錚面前,彎着頭眨着杏眼打量她:「大姐姐好像變了些許,哈,原來二十棍子這般奏效啊。」

顧盈沒再說什麼,對她來說,就算顧錚再使出下三濫的手段也不過是跳樑小丑,她根本不放在眼裡,叫顧錚一聲大姐姐只是看在父親的面子上,也不想讓母親和自己被人說閑話而已。

時值入秋,多數嬌花凋的凋,謝的謝,顧家主園的花圃卻還在各領風騷,爭相鬥艷,顧錚認得的就只有一種迷迭香和菊花,其餘的都喊不出名字。

這麼好看的花,要擱在現代,她必然會拍個手機發個朋友圈啥的。

一隻小手輕扯了扯她的衣袖,是春紅,顧錚才發現自個竟然看花走神了。

「大姐姐是來認錯的,竟然還有心情賞花,看來心情不錯。」顧謠話中帶刺,天真活潑的外相多了絲冷意。

「我雖是來認錯,但事情既然發生了總得往前看,我認錯是真,這些花也確實挺美。」顧錚說道。

走在前頭的顧盈在聽到了顧錚說的話時不禁轉頭看她。

方才她就覺得顧錚變了不少,人還是那個人,總是低着頭不聲不響,一副見不了世面的模樣,看了就讓人不討喜,但就是覺得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