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庶女謀:夫君才是金大腿顧錚沈暥 第7章_安逸小說
◈ 第6章

第7章

察覺到顧盈的視線,顧錚抬起頭來給了她一個笑容,顧盈冷着臉收回了她的目光。

一名端着湯羹的婢子從圓門內出來時看到她們忙過來欠了欠身道:「三姑娘四姑娘,主母和家主此刻並不在樓內,在內院里賞花。」

「知道了。」顧盈點點頭,朝着那圓門內走去。

主院就是大,竟然還分內院和外院,記憶中原主和王庶娘每次見主母都是在外院的客堂中,這個內院她極少走進去。

內外院都種滿了花,不過內院的花圃打理得更為精緻,顧錚不懂花也看得出來這些花都是稀有品種。衛氏是將門之後,沒想到竟然喜歡弄一些花花草草。

遠遠的,顧錚就看到了亭中正品着茶的一男一女,不用說那必然是衛氏和顧鴻永。衛氏是一個美麗端莊的婦人,生了三個孩子之後的風韻更勝以前,主母做習慣了,整個人看起來有三分的嚴肅。

顧鴻永的伯爵身份是世襲的,但從小飽讀詩書,加上長得俊朗,在越都還是有些名氣,要不然也不會引起衛家的注意,畢竟衛家可是侯爵之家比顧家高了一級。不過也沒什麼好稀罕的,越都是越國的都城,男,子,伯,侯四爵多的是,沒準街上隨便遇上一個便是什麼爵。

「父親,母親。」顧盈和顧謠高興的走進了亭子里。

看到兩個女兒,衛氏伸手就攬過了她們坐下,顧鴻永在旁可親的笑着。

「父親,您今天怎麼有空在家?」顧盈依偎在母親的身邊,孺慕的看着顧鴻永:「您說說,您都多久沒有陪我和謠兒玩了。」

「就是就是。」顧謠年紀小,毫無顧忌的摟着父親的胳膊,小臉搭在父親的肩上:「父親再不陪瑤兒玩,我可就要討厭父親了。」

「你啊,沒大沒小,這麼大的人了,還不快坐正了。」顧鴻永嘴上說著呵斥的話,眼中的疼愛可沒減半分。

「不嘛,我就要這麼依偎着父親,等謠兒長大了,父親又要說什麼男女之分不要越禮,我才不要。」顧謠依偎得更緊了。

一聽小女兒這麼說,顧鴻永心裏是軟成了一片,碰了碰女兒的小鼻子:「父親也不想謠兒一下子長大啊。」

「對了,你們不是陪五殿下在逛花園嗎?怎麼來這裡了?」衛氏問。

顧鴻永立即坐正了身子看着顧盈,着急的道:「你不會把五皇子給丟下了吧?」

「父親母親放心,殿下去兄長院子里看名家大師的書畫去了。」

顧鴻永和衛氏心裏這才鬆了口氣。

喂,她還在呢。顧錚看着這一家子和和美美,竟然把她這麼一個大活人丟在這裡,她就不信他們沒看到她。

翻了幾個白眼,顧錚正要喚人,突覺臉上冰涼,摸上臉,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流淚滿面,一些記憶從腦海里閃了出來。

原主其實經常從小院偷偷跑出來,為的就是能遠遠的看上父親一眼,但每次看到的都是這一家子開心快樂的模樣,她總是偷偷看的那個,其實顧鴻永有幾次看到了他這個庶女,但都如同現在這般當做沒看到。

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原主渴望父愛,哪怕這個父親多看她一眼她都會雀躍半天,然而得到的永遠是失望,所以庶娘要她做什麼她都願意去做,至少這樣父親還會罵她,也算是眼裡有了她。

顧錚在心裏嘆着氣,這種父親有什麼好期盼的,他要對原主稍微有點父愛,把這個女兒也好好的教導,原主的命運說不定是完全不同的。

擦掉眼淚,顧錚覺得自己沒必要再待在這裡,正要離去,就聽見亭內顧謠的聲音嬌滴滴的傳來:「爹,娘,原本五殿下和姐姐聊的好好的,誰知道就那麼巧的遇上了大姐姐,五殿下看到大姐姐臉色一下子就不好了,這才隨了哥哥去賞大師的畫。」

所有人的視線一下子都落在了顧錚身上,真是要麼不來,一來來一群。

「顧余。」顧鴻永原本看着倆嫡女寵溺的目光落在顧錚身上時瞬間變得痛恨:「那二十大板依然沒有打醒你嗎?你竟然還惦記着五殿下?」

顧余是原主的本名,在原主的記憶中這名字一直是她心中的痛,原主也是從下人的口中知道自己為何叫這個名字的,王庶娘生下她時一看是個女娃,自然很失望,可生都生下了又能怎麼辦?想到生下女兒是自個爭取來的,覺得以後女兒的命運必然是要靠自己爭取的就乾脆叫錚字。

誰想說給顧鴻永時,他竟然說了句:「不過就是個多餘的,就叫顧余吧。」

她那便宜娘自然不甘心,因此私下還是叫她錚兒。

衛氏視線也投向了顧錚,眸色轉沉,臉色變陰,餘光見到小女兒在朝自個呶呶嘴,這鬼精靈的模樣衛氏一看就知道什麼意思,看來這庶女是女兒拉來讓她出氣來了。

「父親,方才母親給女兒和庶娘送來了秋衣,女兒是特來感謝母親的,會碰上五殿下只是巧合,況且女兒也不知道五殿下來家裡了。」顧錚不管是表情還是語調因為這個便宜爹眼中的那份痛恨和嫌棄都無法做到像平時那般的平靜,她只能挺直了背,讓自己看起來不是那麼的軟弱好欺負。

「是嗎?你何時變得這般懂事了?」顧鴻永有些不太信。

「以前是女兒不懂事。」顧錚剛要重新為自己塑造新的形象,顧謠嫌人厭的聲音就傳來:「大姐姐,你方才不是說來為二個月前的事認錯嗎?」

說起兩個月前的事,顧鴻永剛剛緩和的臉色又變了回來。

「兩個月前的事,你以為你一句認錯就能揭過嗎?你可知對皇子下藥那是要滅族的大禍。」衛氏溫和的神情恰到好處的轉為憤怒,她從不苛待庶妾和庶女,她就等着她們自個作死,今天庶女甘願過來讓她出氣,她當然不用客氣:「幸好五皇子對盈兒情深意重,沒有將這事稟明官家,顧余,如果因為此事而影響了盈兒和五皇子的婚事,就算被外人說我這個主母心狠心辣也不會放過你和你庶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