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顧沉淵雙眸明滅看着符籙,哪怕他不相信陸靈溪~

但,她全說中了。

早上醫院傳來消息,助理傷的太重,至少躺半年時間才能痊癒。

這消息封鎖,只有他知道。

陸靈溪確實有些手段,能推算到發生在他身上的異象。

二十萬以他身家來說並不多,半信半疑的,他給陸靈溪轉了二十萬。

陸靈溪把符籙遞給他,囑咐讓他貼身攜帶,不要離身。

目送顧沉淵上車後,陸靈溪笑眯眯的擺手。「顧總,好用下次再來,介紹客戶團購還能打折。」

*

顧沉淵拿到符籙後,下山一路暢通無阻,再也沒有遇到鬼打牆。

回到公司,他加班九點才下班。

走出公司大門,離開還沒走十米遠,突然聽見頭頂聽見異響。

驀地,他抬頭看見頭頂碩大廣告牌,詭異的掉了下來。

幾十平米的大廣告燈牌,顧沉淵正巧站在廣告牌**,他要逃離廣告牌砸的範圍,已經來不及了。

千鈞一髮之際,夜風襲來,道路邊樹枝紛紛靠向他,擋在他的頭頂。

轟,一聲巨響,大廣告燈箱掉在地上四分五裂。

顧沉淵站在樹枝抵擋的一角,毫髮無損。

他額頭浮出細汗,臉色漆白,矗立原地一動不動。

大鐵燈箱的廣告牌被砸到變形,地上瓷磚被砸碎,砸出一個坑,唯獨他站的一角安然無恙。

他手指輕顫,拿出陸靈溪送給的符籙。原本硃砂鮮紅的符紙,顏色變淡許多。

保鏢和司機看見,嚇得紛紛朝廣告燈箱奔來。

他們齊力把燈箱挪開,見顧沉淵安然無恙,都鬆了一口氣。

「顧總,您還好嗎?需要送您去醫院嗎?」

顧沉淵修長手指捏着符籙,聲音低沉,「無礙。」

他相信陸靈溪了。

她是有真本事,這樣的高人極難遇到,他尋找十多年也沒見過。

關於婚書,他得從長計議。

他對秘書囑咐道:「幫我聯繫陸小姐。」

秘書回答。「好的,顧總。」

*

長街的斜對面,陸靈溪身體隱沒在小巷子里,她全程目睹廣告牌砸下,看了眼大廈掛鐘,正好巳時。

他安然無恙躲過一劫。

陸靈溪雙眸清亮,唇角掛着淺笑。

在她身後的英俊少年,他雙手抱胸,半倚靠在牆角,漆黑瞳孔一瞬不瞬盯着少女的背影。

寧璇聲音帶着一絲委屈,和不可察覺的嫉妒。「你又救了他一次。」

陸靈溪給他符籙還不夠,親自過來,確保讓他安全無虞的度過此劫。

顧沉淵分明看不起她,要和她退婚。

想到這,寧璇微微上翹的眼尾梢又紅了幾分。「你不能選他!」

陸靈溪沒有理會身後的少年,正準備離開。

寧璇連忙跟上去問:「你什麼時候回陸家?」

陸靈溪回答,「明天。」

「陸家已經找了替代品,養了十八年,把她當成公主一樣寵愛……你回陸家,他們能對你像養女一樣寵愛?」

接着,寧璇又勸說道:「陸家能給你的,我和寧家都可以給你,甚至比陸家給的更多!」

陸靈溪毫不猶豫的拒絕,「不要!」

見她對顧沉淵和對自己完全兩個態度,寧璇眼眶頓時紅了。

「陸靈溪,我是你未婚夫!」

陸靈溪背對他擺擺手,「我會退婚的!」

九本婚書,呵~

純屬扯淡!

她即將年滿十八歲時,好幾家京都豪門聯繫到道觀,說準備和她訂婚事宜。

這時她才知道,師傅背着她訂了九本婚書,然後跑路了!

跑路了!

九本啊,九個未婚夫啊!

她能怎麼辦?只能一家家的去退婚。

見她執意離開,寧璇一手攀在她肩膀上勸阻。「你先和我回寧家訂婚,再回陸家。」

陸靈溪握住他的手,猛地過肩摔,把他摔到地上。

寧家太子爺躺在地上,痛的齜牙咧嘴。

陸靈溪眉目冷清,「我不會和你訂婚。」

寧璇雙眼泛着水光,像只被欺負狠了的小奶狗。

見他滿面委屈,陸靈溪嘆了一聲氣,把他拉起來。

剛觸碰到他手腕,她表情凝重,食指懸在他脈上。

怎麼回事,他活脫脫短命鬼的脈相。

觀他面相,能活到九十九。

陸靈溪把他衣袖扒下去,看見三條黑線從手臂穿插而過,直入心肺。

黑線侵入心肺已久,再晚一些他沒救了。

她連忙從包里拿出五張符籙,鄭重囑咐寧璇。

「這三張,分三天早上燒灰,放水裡喝掉。」

能延緩黑線進心脾肺,讓他多活一段時日,再想辦法徹底根除。

「這兩張是給你擋煞用的,一定要貼身攜帶。」

寧璇馬上從地上起身,高興的接過陸靈溪送的符籙。

看來,陸靈溪心裏是有他的。

顧沉淵買她的符,二十萬,一分都沒少。

她一口氣送他五張,還不提錢。

在她心裏,他的位置是比顧沉淵高。

開心!

下一秒,陸靈溪把伸手到他面前,還一臉開心的寧璇頓時愣住。

見他沒動,陸靈溪皺眉催促。

「你堂堂寧家太子爺,不會是想賴賬吧!五張符,一張二十萬,一共一百萬,少一個子都不行,這是你的買命錢!」

寧璇:「陸靈溪!你竟敢這麼對我?」

*

翌日,一大早陸靈溪來到陸家門口。

陸家祖宅坐落在龍城東區,在最貴別墅群里佔據風水絕佳位置。

她等了半個小時,遲遲才有人來開門。

打開門,陸家人沒有一個出來迎接她。

只有管家和傭人。

他們看見站在門口的竟然是穿着道袍的道姑,紛紛面露訝異。

如果不是她和夫人林怡月長得有八分相似,誰都無法把真千金和道姑聯繫在一起。

女傭們一邊偷偷打量她,一邊在竊竊私語議論。

「不是說鄉下人嗎?怎麼是個道姑?」

「她穿的好土,邊角都補過,第一次登門,就沒件像樣的衣服嗎?」

「陸家好歹是龍城首富,她這樣……比陸傾傾小姐差的遠了!」

陸靈溪面容沉靜的看向陸家。

陸家佔據整個別墅區,地勢最高,風景絕佳地段。

陸家整棟樓高有六層,地下兩層。

前後花園面積佔地兩畝,背靠小區最高的山,前面還有一條溪流蜿蜒而過。

明堂開闊,靠山堅實,山環水抱,這是風水局中有名的聚財風水局。

港城富商們尤其喜歡布置此局斂財。

只是,陸家周圍一圈的幾戶人家,大白天的竟然有黑氣湧現出。在陸家周圍形成包圍之勢。

設聚財風水局的人,手段頗為高明。

給陸家設置了一道陣法,把煞氣阻擋在外,暫時沒有影響陸家氣運。

一旦陣法被破壞,或周圍幾戶人家壓制不住煞氣,首當其衝的便是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