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葉無病的脾氣突然也上來了,動手就動手,誰怕誰!

他二話不說,從兜里掏出打火機。

啪!

打火機的火苗竄了出來,在銀針上來過了幾遍!

這就算是給銀針消毒了。

他走到趙雲瀾身邊,蹲下身子,一雙眼睛死死盯着趙雲瀾左側的膝蓋!

那個已經高高隆起的膝蓋下,不知道多少痛風魔蛆正在瘋狂蠕動,吸食着老爺子的血肉!

正因為那些痛風魔蛆從關節中涌了出來,才導致老爺子的膝蓋高高的腫了起來!

「老爺子!有點痛,你忍一忍!」

「放手扎!這點痛我還扛……啊!」趙雲瀾剛準備說扛得住,就痛的叫出了聲來!

可謂是當場就被啪啪打臉!

葉無病這一針下去,直接將三隻痛風魔蛆洞穿而過,直接斃命!

而與此同時,老爺子膝蓋肌肉下的痛風魔蛆似乎感受到了什麼,跟瘋了似的!

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到處亂竄!

這銀針扎的疼到在其次,那些痛風魔蛆慌不擇路亂竄引發的痛疼卻是驚人的!

「爺爺!」

「爸!」

「怎麼回事?」

眾人圍了上去,驚呼出聲。

趙雲瀾倒吸了一口涼氣,一擺手,做了個不要說話的手勢!

「我挺得住!當年在戰場上受的傷比這疼多了,這點疼算什麼…嗯…哼…」

老爺子話說到一半,疼的悶哼了起來!

因為葉無病已經拔出了銀針,再次扎了進去!

這一針下去,又有幾個痛風魔蛆被扎死!

而其他痛風魔蛆也開始瘋狂的往老爺子的膝蓋關節里湧入,那裡成了這些病魔最後的避難所!

於是關節處的疼痛立刻加大,這股疼痛與銀針紮下去的疼痛交織在一起!

那股酸爽!

要不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趙雲瀾真想放聲大哭一場!

太特么的疼了!

這人到底會不會針灸!

針灸不是應該不疼的嘛!

小夥子!收手吧!老夫快不行了!

趙雲瀾在心中狂吼,但是為了自己的臉面,他咬着牙,忍住了!

尊嚴是一種很奇怪的東西,它甚至能讓人將生死置之度外!

趙雲瀾此時就抱着一種將生死置之度外的氣魄!

說實話,他有些後悔!

但是後悔也已經來不及了,要是早知道這麼疼,他說什麼也不讓葉無病扎他。

與之相反,葉無病幾針下去卻越來越興奮,他彷彿化身滅蛆小能手。

此時的他只想在痛風魔蛆逃回關節之前,儘可能多的扎死它們!

然而就在他又扎了幾針之後,老爺子的腿不由自主的開始打顫!

他抬頭看向趙雲瀾,只見老爺子臉色蒼白,牙關咬得咯吱咯吱作響。

葉無病愣了一下,心道不至於吧,於是問道:「老爺子!疼嗎?」

聽到葉無病這麼問,趙雲瀾來了點精神,他微微點頭,強顏歡笑道:「嗯!有一點!」

說罷,他還向葉無病使了個眼色,好似在說,「有點疼,你懂的!」

葉無病會意的點了點頭,看來老爺子今天是非治好不可了,疼的都打顫了,還在堅持!

給老爺子點個贊!

既然老爺子這麼挺我,那我可要使出全力了!

於是!

葉無病下手如搗蒜!

趙雲瀾渾身一僵,腿往前一蹬,直翻白眼!

眾人見狀雖覺得不忍,但老爺子都說了只有一點點疼,他們也就不敢再多說些什麼!

隨後趙雲瀾艱難的睜開眼睛,向趙靈韻投去求助的目光!

然而這個時候,趙靈韻已經看出了老爺子膝蓋處的變化。

老爺子膝蓋處的紅腫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退!

痛風魔蛆湧入關節後,原本的紅腫也隨之消退,這種消腫的速度在趙靈韻看來猶如神跡!

她立刻回以老爺子一個鼓勵的眼神!

趙雲瀾呆了一下,心道這丫頭變臉的速度也太快了!

剛才不是還極力反對嗎?

現在怎麼就這樣了!

這年頭的小棉襖都這麼容易漏風嗎!

他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轉眼之後,趙雲瀾膝蓋肌肉處的痛風魔蛆死的死,傷的傷,逃的逃!

當葉無病站起身來的時候,老爺子的膝蓋除了微微發紅外,幾乎與正常時沒有兩樣!

「好了!這樣就差不多了!」

其實,葉無病也覺得震驚,因為他在趙雲瀾的膝蓋上少說扎了幾十針,卻一點血都沒看到!

每次它紮下一針,再**都只留下一個很細微的白點,然後又迅速消失不見!

葉無病很清楚,這並不是自己有多好的技術,全都要歸功於銀針!

好一根扎人不見血的銀針!

「真的治好了,這太厲害了!」

「年輕人深藏不露啊!」

「中醫還真是玄妙啊!」

「爺爺!還感覺疼嗎?」趙靈韻關切的問道!

趙雲瀾搖了搖頭道:「沒感覺了!」

正如他所說,確實是沒感覺了,也不知道是沒知覺了,還是不疼了!

反正是麻了!

「那就好!」趙靈韻鬆了口氣。

「好好好!你們快送我去醫院吧!」

趙雲瀾突如其來的一句話把在場之人都給整懵了!

送去醫院?

這還去什麼醫院?

「爺爺!治好啦,換另一條腿吧!」趙靈韻有些奇怪的看了老爺子一眼。

一聽到「另一條腿」,趙雲瀾就打了個哆嗦!

「那怎麼好意思呢,針灸可是一門力氣活,看把人家小夥子累的!就不麻煩人家了,還是去醫院吧!」

趙雲瀾乾笑連連。

「爸,年輕人火力旺,沒那麼容易累,趁熱打鐵,把另外一條腿也給治了吧!」趙剛一臉喜氣道。

「對啊,小夥子,你累嗎?」趙強問葉無病。

葉無病搖了搖頭,「舉手之勞而已!」

「胡鬧!現在是人家上班時間!耽誤人家正事,多不好,快送我去醫院!」

趙雲瀾有些急了!

「小夥子!你忙嗎?耽誤你工作嗎?」趙剛問葉無病。

「服務好顧客是我的責任與義務,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葉無病回答的滴水不漏!

趙剛用欣賞的目光打量了葉無病一眼,孺子可教也!

趙雲瀾懵了,這特么不想治都不行了?他倒不是不想治,而是再治一次怕就撐不住了。

「靈韻,你不是說他沒有行醫資格證嗎?還是等他拿到行醫資格證再給我治吧!」

老爺子看向趙靈韻,趙靈韻也感覺到了一絲古怪!

怎麼剛才老爺子還一定要治,現在卻又不想治了?

關鍵的問題是這都已經治好了,還要行醫資格證幹嘛?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年輕男孩走了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