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小說老婆奴摟腰腰,陰鷙薄少魂會飄 第2章_安逸小說
◈ 第1章

第2章

亂七八糟的衣服散落了一地。

姜姒被抵在巨大的落地窗前,肩帶搖搖欲墜的掛在胳膊上,橫貫在腰間的長臂讓她呼吸不暢。

一隻大手狠掐着她的下巴,男人的聲音像刀子一樣刮著她的耳膜:「第一次?」

緊貼着落地窗的後背浮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姜姒妖妖的抬起眸,手指貼在他頸間的大動脈最致命的地方,不甘示弱的緩緩移到喉結。

摸着手底下的那塊滾動的凸起,一雙水意朦朧的狐狸眼中彷彿帶了小鉤子,漾起肆意的笑容:「薄總,做不做?」

高濃度的玉蘭花精油散發著悠悠的香氣,姜姒圓潤的手指一路往下,划下他腰帶的那一刻,被猛的抓住。

薄燼延看着眼前這個不知死活的女人,銳利的黑眸翻湧着起伏不定的情緒。

「你自找的!」

姜姒大腿一痛,被人從身後死死壓制在了床上……

凌晨三點,姜姒終於從飄渺不定的夢境中醒來,抽了床頭柜上的一張紙巾,在上面印下一個惹人遐想的唇印,連帶着兩百五十塊的現金一起用紙巾盒壓在床頭,對着床上還在沉睡的男人送上一個飛吻之後,溜得格外乾脆。

一輛低調的卡宴停在酒店後門,看到從酒店裡出來的姜姒,姜明若急匆匆的推開車門:「成功了嗎,薄燼延有沒有起疑?」

「啪。」

話沒說完臉上就重重的挨了一個巴掌,這一巴掌打的極重,姜明若虛弱的臉上幾乎是立刻浮起了一個紅紅的印記。

姜明若下意識的就要抬手打回去,被姜姒一把握住手腕,連同剛才一起帶過來的精油蠟燭丟在她身上:「敢給薄燼延下藥,你有幾條命拉着我陪你一起死?」

原本水亮魅惑的眸子此刻盛滿了怒氣,姜明若盯着那張與她有八分相似,卻比她精緻百倍的臉,儘管百倍不情願還是忍不住嘟囔了一句:「還不是你不肯……」

她頓了頓,像是忽然有了底氣,眼底浮出一抹得意:「還是你想看着小九活生生病死,姜姒,你沒資格跟我談條件。」

姜姒臉色驟然陰沉。

姜氏集團垮了。

一個月之前,她的養父母在一場車禍中雙雙離世,消息傳出去以後,姜氏的股份迅速被幾位董事瓜分,不到三天,公司易主,改名換代。

事發之後,姜明若的父母以大伯的身份伸出援助之手,接弟弟小九去郊外養病,結果回來不到一周,小九就因為中毒被拉去了醫院。

醫生說,小九體內檢查出了一種慢性毒素,藥性奇特,除非有解藥,不然小九絕對活不過半年。

姜明若這才露出了本來面目,以小九的性命要挾她去跟薄燼延陪睡。

姜姒揚起一抹諷刺的笑容。

姜明若與薄氏財團獨子的婚期近在眼前,然而這些年她在外面廝混,臨近婚期,她居然有了一個月的身孕。

父親不知道是誰。

醫生說,多次打胎致使子宮壁太薄,最少需要半年才能把身體養好。

姜明若不敢得罪薄家,又看中了她這張與她有八分相似的臉,這才把主意打到了小九身上。

見她沉默,姜明若揚起一個虛弱的笑容:「我警告過你,別讓他看到你這張狐媚子臉。」

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總覺得今晚的姜姒有種莫名的美感。

腰細腿長,膚白勝雪,風情雅緻,身段好的不可思議。

「這個賤人,被男人睡了一次就這麼滋潤。」

姜明若嫉恨的看着她的背影,出言威脅:「姜姒,記住自己的身份,一個替身,薄燼延玩過就丟了,別妄圖沾染薄家少奶奶的位置。」

她不是第一次,又剛打完胎不能同房,否則這樣的好事怎麼可能落到這個賤人頭上。

越想越氣,姜明若衝過去從後面猛的推了她一把,手指狠狠扯開旗袍的盤扣,看着細膩雪亮上曖昧的痕迹,眼裡的嫉妒幾乎快要溢出來。

「姜姒,別怪我沒提醒你,姜九琛的命還在你手上,要不要救他,你自己掂量。」

姜姒走出酒店,對面的LED屏上鋪天蓋地的是姜氏易主的新聞。

她握了握手裡的內存卡,廣告屏上眼花繚亂的色彩並未在她眸中留下半點痕迹。

緋色的唇上印出一道深刻的齒痕。

她知道,這是她翻身的唯一機會。

……

酒吧的鼓聲震天。

有人看着閉着眼睛假寐的薄燼延,聽着能把屋頂掀翻的電音,忍不住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手還未落下下一秒便慘叫出聲:「疼疼疼,艹,薄哥,謀殺呢!」

薄燼延鬆開鉗制住他的手,眼前還殘留了一抹柔媚窈窕的影子,他閉眼緩了兩秒才抬腳將眼前還在哀嚎的人一腳踹出去,掩下眼底的冷冽吐出一個字:「滾!」

那人握着自己被捏青的胳膊灰溜溜的滾回了自己座位,眼睛還好奇的時不時去瞥他一眼。

這位爺打一來渾身上下就透着一股被人破了處一般的不爽,儘管知道整個京都沒人敢在老虎頭上拔毛,目光還是忍不住在他下三路上轉了一圈。

嘖,難不成是大姨夫來了?

「紀哥,盛漵那狗東西說要帶一個特別哇塞的妹子來。」

有人舉着酒瓶嚷嚷,說話的時候還不忘讓服務生再開兩瓶酒。

紀兆陽面色不善,一邊轉着手機一邊看向門外,聲音沉沉,「來了。」

薄燼延懶懶的睜眼望過去。

一個侍應生推着一人多高的蛋糕穿梭在人群中,正好擋住了薄燼延的視線,從他的角度望過去,正好看到盛漵那老畜生笑得春風得意,黑色的西裝上還挽了一條細膩白皙的手臂。

女人的整個身體都被巨大的蛋糕擋着,薄燼延視線在那條白嫩嫩的手臂上略略落了幾秒,隨即冷淡的移開,像是不感興趣。

倒是有沉不住氣的驚訝出聲:「艹,這次盛漵帶來的小姑娘還真挺漂亮。」

看着年齡也不大,二十歲左右的模樣。

剛才那擾了薄燼延清夢的小輩也不由得發出一聲感嘆:「該不會是被漵哥這花狐狸的皮相給騙了吧。」

說著,還不由自主的瞄了一眼旁邊的紀兆陽。

「噗」的一聲,火苗一閃,紀兆陽給自己點了支煙,陰晴不定的盯着前方滿面春風跟人談笑風生的男人。

薄燼延並不感興趣,垂下眼皮讓人開了一瓶酒,看着眼前高腳杯杯壁上倒映出兩道人影,忽爾眼神微動,抬眼便撞進了一雙笑意盈盈的狐狸眸。

一雙蔥白柔軟的手從他手中接下酒瓶,赤褐色的威士忌注入高腳杯,姜姒把酒杯舉到他面前:

「薄總,初次見面,請多多關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