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小說老婆奴摟腰腰,陰鷙薄少魂會飄 第8章_安逸小說
◈ 第7章

第8章

「走了寶貝兒子,媽帶你去吃席。」

姜姒揮了揮手,輕車熟路的向著學校門口的方向走去。

姜九琛彎了彎唇,一邊嘟囔着「誰誰你兒子」,一邊黏黏糊糊的抬腳追上去。

考慮到姜九琛天天泡在學校的實驗室里,姜姒合計着他吃膩了食堂,所以打算帶他吃些好的。

靜安西路這家酒店的會員卡還是姜姒出國留學前辦的,位置僻靜菜色也好,兩個人點了四個菜一共花了三百九十八,姜姒捏着會員卡頓時覺得有些肉疼。

「以前明明沒有那麼貴的。」

姜姒感覺像被人背刺了一樣。

「像相戀多年的男友突然劈了腿。」

姜姒一邊念叨着一邊給他夾菜:「那種感覺你懂吧。」

姜九琛吃的很慢,慢條斯理的一舉一動都帶着漫不經心的貴氣。

姜姒不止一次的感嘆,若是在孤兒院里,姜九琛這種吃法能把自己餓死。

聽她這麼說,姜九琛放下筷子,一臉認真的搖了搖頭:「不懂。」

姜姒:「?」

見她疑惑,姜九琛紅着臉戳着盤子里的牛排:「我沒有女朋友。」

姜姒:「……」

她咬了一口蝦仁,忽然福至心靈:「呃……男朋友也行。」

大男孩捂着臉突然破防:「……姐,你天天都在看些亂七八糟的什麼?」

兩個人安安靜靜的吃飯,殊不知一舉一動都落在了對麵包間某個人的眼裡。

「真巧。」

紀兆陽給自己倒上一杯白開水,眸光帶笑的看着對面笑意盈盈的某人:「她對面那個男生,看起來還沒成年吧。」

語氣中大有看熱鬧的成分在。

薄燼延怎麼會聽不出他言語里的挑撥離間。

挺直的脊背往後一靠,清冷的眉眼彷彿沒把任何人放在眼裡:「怎麼?盛漵又招你煩了?」

紀兆陽一噎。

又想起了那宿醉以後大吵大鬧的糟心玩意兒。

薄燼延一把拿下雙殺,看起來沒半分高興的樣子,眸光越過他淡淡的投向外面。

包間和他們吃飯的位置相隔不遠,從薄燼延的角度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姜姒臉上的笑容。

不同於昨日刻意化的濃妝,今天的她素麵朝天,穿了一件簡單的牛仔褲和T恤衫,清純的像個大學生。

對面似乎是很親近的人,兩個人有說有笑,說話間,他看到那女人拿了一張卡硬要塞給對面的男孩,男孩幾經推脫,最終還是收進了口袋裡。

姜姒看他把卡放好,滿意的點點頭:「這才對嘛。」

姜九琛有些沉默的吃完後半段,最終還是放下筷子望着她,語氣有些發沉:「姐,我們家到底欠了多少錢?」

自從姜家公司出事以來,要債的就一波一波上門,可姜姒總是讓他好好讀書,讓他不要擔心家裡的債。

「公司是我家的,債也應該由我來還,我才是姜家的親生……」

「小九!」

姜姒語氣嚴肅的放下筷子,怎麼會不明白他的意思。

他想把她擇出來,單獨去面對那些凶神惡煞的催債人。

「你放心,那些錢已經還完了一半。」

她和緩了語氣:「我手裡還有一些爸媽留下的資產,加上公司股權變動之後,大部分的債務其實留在了公司的賬目上面。」

她知道眼前這個男孩的通透,所以話是半真半假說的。

姜姒看他還有兩分猶豫的樣子,伸手握住他放在桌子上的手:「姐姐難道騙過你嗎?」

說開了以後,氣氛算是溫馨和諧。

「砰」

包間里,一瓶開封的洋酒應聲而倒,薄燼延拿起外套,一身寒氣:「走了。」

「欸,不再吃點了?」紀兆陽看着那兩隻交握的手,幸災樂禍。

薄燼延沒說話,拿着衣服走到了外面。

出包間的時候,姜姒恰好抬頭。

她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背影,腦海中搜尋了一圈,卻硬是想不出是誰。

思考的瞬間,那人已經沒了蹤影。

一頓飯吃了將近兩個小時。

出門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下來,姜姒看着姜九琛回了學校,剛準備打車回家,就看到路旁邊的一輛黑色勞斯萊斯車燈忽然閃出刺眼的光芒,將她籠罩在巨大的光圈裏面。

她下意識的伸手去擋,眼睛終於適應了這強烈的光線以後,看到駕駛座上映出的熟悉的臉。

薄燼延?

他也在這?

姜姒走過去敲敲窗戶,臉上掛上一抹輕浮的笑容:「薄總。」

薄燼延紋絲未動,只是輕輕掀了掀眼皮:「有事?」

姜姒想起自己剛才支付的三百九十八塊錢,又看了看自己銀行卡里所剩無多的餘額,彎着腰:「薄總,捎我一程唄。」

隔着玻璃,她看不清薄燼延此刻臉上的表情,只能隱隱聽到從車窗那條縫隙里飄出來的花:「很晚了。」

姜姒撓撓腦袋,四處環望了一下:「是啊,都沒有公交車了。」

薄燼延解開車鎖:「上車。」

車裡的溫度有些低。

一進門,熟悉的氣味包裹上來,姜姒頓時感覺到了一陣若有似無的壓迫感。

薄燼延手指敲打着方向盤,等紅燈的間隙,忽然偏頭掃了她一眼,漫不經心的開口:「他是誰?」

姜姒沒反應過來:「誰?」

紅燈變綠燈,薄燼延卻沒急着起步,目光緊緊的鎖在她的臉上,帶着冷冰冰的威脅:「你說呢?」

他臉色沉着能滴出水來,看樣子不像在開玩笑,彷彿下一秒就能伸手掐死她。

「哦,他呀。」姜姒忽然歪了下腦袋,「是我包養的小奶狗,怎麼樣,帥嗎?」

姜姒思索着,他應該是看到她給小九生活費的場景了。

不過她不在乎。

姜姒的語氣輕飄飄的,軟綿綿的纏上去:�葉辰蕭初然全集��薄總,別這樣一副捉姦在床的態度,萬一我真動了心,纏上你了怎麼辦呀!」

她手指俏皮的摸上他的大腿,食指和中指一點一點的往危險地帶遊走。

黑色西褲下面的肌肉悄然緊繃。

薄燼延沉着臉,思緒卻是與身體兩種截然不同的反應。

她好像從來沒掩飾過自己的目的,勾人的時候是,無情撇清關係的時候也是。

偏偏姜姒似乎還沒注意到他的情緒,軟着音調無意識的舔了一下紅唇:「哥哥下巴這麼尖,一下就戳在了我的心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