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豪車在一棟巨大的別墅門前停下,其中一個黑衣人打開了車門,墨之言像是小雞仔一樣被抓了出來。

『大哥,你們放了我吧,你們肯定是抓錯人了。』黑衣人依舊沒有理會他,將他放到地上之後,幾個黑衣人就在他們後面站成了一排。

墨之言的內心有些害怕,人對未知的事情永遠是害怕的,而且還是在這種場合下,他站在別墅的門前,根本不敢亂動,他知道自己根本跑不出去。

此時別墅內有腳步聲傳來,墨之言抬頭看去,別墅的大門緩緩的打開,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走了出來,男人看着一身的貴氣,行為端莊,身體纖瘦,穿着一身的白色休閑服裝,面容長的非常的帥氣,三七分的髮型,一看就是富貴人家。

仔細看去,墨之言發現,眼前的男人有些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

『你就是墨之言!』男人緩緩的開口說道,聲音中充滿了威嚴。

墨之言點了點頭,同時內心更加的緊張起來,眼前的男人給他的壓迫感太強了,自己就好像是被審問的犯人一樣。

聽見這句話的男人,臉上露出一個和藹的笑容。

此時別墅內再次的傳傳來腳步聲,一個扎着雙馬尾的小女孩走了出來,小女孩長的非常的精緻,如同一個洋娃娃一般,小女孩抬頭看見墨之言的第一眼,臉上立刻就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看見小女孩之後,墨之言的心也終於放了下來,因為小女孩就是前幾天他救的那個人,怪不得感覺眼前的這個男人自己好像在哪裡見過,仔細看去,發現男人的長相和女孩有着幾分的相似。

最後女孩的父親為了報恩,最終讓墨之言留了下來,成為了王家的一名傭人,月薪2萬,這個工資放到現在不知道碾壓了多少人。

墨之言也只需要負責掃掃地,將一些花壇打掃乾淨,還有負責陪陪女孩就可以了,可以說他的活非常的輕鬆。

女孩父親叫做王龍,其實他覺得這樣有些對不起墨之言,自己女兒的救命恩人,自己居然讓他當了一個傭人,這件事傳出去豈不是丟他們王家的臉。

其實王龍也不想這樣,主要是因為確實不知道該讓男孩干點什麼了,男孩年紀並不大,是該上學的年紀,本來自己是打算讓他去上學的,但是男孩聽了之後卻拒絕了,自己也沒了辦法,因為他能看出自己的女兒有些喜歡他,如果給他一些錢就讓他走,這樣做絕對會傷害女兒的心,只能先暫時的讓他成為一名傭人,自己隨後再看看還有沒有適合他的活。

就這樣墨之言在這裡留了下來,至於他為什麼不想上學,只有他自己知道。

另外墨之言感覺自己撿了大便宜,兩萬一個月,拿着這麼高的工資,而自己的工作卻這麼的輕鬆,自然感覺這錢拿的有些燙手。

於是他就下定了決心,一定要認真的干,將這裡打掃的一塵不染.

就這樣,墨之言在這裡幹了很長一段時間,每天都勤勤懇懇,而王龍的女兒也每天都會來找他,和他說自己在學校的事情,他也終於得知了女孩的名字,女孩叫王欣婷,時不時的還會給他帶來一些好吃的東西,帶他出去逛一逛,日子彷彿在一天一天的變好。

但是美好的生活停止在墨之言十五歲的那一年,隨着時間慢慢的過去,王欣婷也慢慢的成熟起來,長得也更加的美艷動人,身材也更加的飽滿,墨之言也變得更加英俊帥氣,但是他的穿衣打扮非常的樸素,顯得土裡土氣。

俗話說,情人眼裡出西施,王欣婷卻完全不在意他的打扮,不管他穿什麼,都感覺他是天下最帥的人。

在某一天的中午,王欣婷將墨之言帶到了一處偏僻的地方,王欣婷二話不說直接就抱住了墨之言,小腦袋還在他的懷裡蹭了蹭,這可把墨之言嚇壞了,趕忙就將懷中的少女推開了。

墨之言的內心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他對着王欣婷說道『我們之間不能有這麼親密的動作』。

被推開的王欣婷眼神中閃過一絲的失落,但她還是露出了一個笑容,說道『或許是現在不能,但是等我們成為了男女朋友之後就可以了,言哥,你…你願意做我的男朋友嗎?』王欣婷的表情充滿的了期待。

看着女孩那期待的表情,墨之言真的是不想傷她的心,但是自己明明不喜歡他,少年低下了頭,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之中….

少女的表情從期待慢慢的變得有些難過,內心有着很不好的預感。

墨之言緩緩的抬起了頭,對着少女溫柔的說道『小婷,對不起,我只是把你當作的我的妹妹而已,我們不合適。』隨着聲音落下,少女白皙的臉頰兩行清淚滑落,剛開始是無聲的抽泣,接着是放聲大哭,而後跑開。

墨之言看着少女離去的背影,無奈的嘆息了一聲,他也知道這麼說可能會傷害少女的心,但是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他總不能違背自己的內心去答應吧!

接着在這之後,墨之言接連幾天都沒有看到王欣婷,而王欣婷也根本沒有去找他,倆人就這樣好幾天沒有聯繫,墨之言也沒有手機,一是太貴,二是不會用,所以乾脆就沒有買。

在之後的第五天,墨之言實在是放心不下,直接就走到了別墅之中,王欣婷帶他去過她的房間,所以他是知道的。

走到少女的閨房門口,墨之言先是敲了敲門。

進來吧!聲音聽着有些哀傷。

墨之言推開門走了進去,少女的房間布置的很是豪華,吉他,電腦,還有着各種他沒有見過的東西

少女穿着jk,扎着丸子頭,躺在粉色的大床上,沒有了以前的那種活潑開朗,雙眼無神的看着掛在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燈。

『小婷,你…還好嗎』,充滿關切的詢問聲音傳來,墨之言感到非常的愧疚。

聽到熟悉的聲音,少女的眼神中多了一些亮光,她慢慢的站了起來,對着少年露出一個微笑,然後一步步的走到墨之言的面前,再次的伸手環抱住了他,這次少年並沒有推開她,因為王欣婷現在的這個狀態,墨之言不忍心在繼續傷害她。

『哥哥,我是真的喜歡你,從你十二歲救了我之後,我就感覺自己好像對你有一種不一樣的感覺,你難道一點都不喜歡我嗎』,少女在他的懷中呢喃的說道。

『小婷,對不起……』短短的五個字就已經代替了他的答覆。

眼淚再次的從少女的臉頰滑落,抱住少年的纖纖玉手慢慢的鬆開,王欣婷直接將墨之言推出了房間,然後重重的關上了門。

墨之言沒有說話,看了一眼她關上的房門,只能低着頭離開。

接着又過了幾天,墨之言還時不時的還是會去王欣婷的房間,但是王欣婷卻一直沒有開門。有一次墨之言剛好碰到了他,但她就好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根本沒有理會他,連他的打招呼都視而不見,短短几天,王欣婷就好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