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三個殺戮點,又到手了!

陳鋒再度將其加在武學上。

他要把這門真氣,堆到精通境界。

武學:怒雷寶典(5/10)

一開始的雷霆真氣好像是一口氣,吃碗黃豆排出來的氣,都比它要多。

而現在的雷霆真氣,已經好像是一條小蛇般,在身體里遊走。

因為它的存在,陳鋒只覺得神清氣爽,甚至體魄點也在增加。

雖然增加的幅度很微小,但只要將來這東西足夠粗足夠大,絕對能爽翻!

在加完點後,陳鋒想要回到水面上換氣,繼續捕殺白鱗魚。

水面之上,卻出現了一個黑色的狼頭!

嘯風妖狼!

後天5品,速度極快,無比敏捷!

它最擅長偷襲傷人,然後通過超高的敏捷,把人生生耗死!

就算是比它高兩個境界,都未必能打贏它,抓住更是別想!

陳鋒記得以前二夫人的兒子獨自戰勝一頭嘯風妖狼,給二夫人高興的不得了。

府上所有人都因此加了一個月的俸祿。

而這隻嘯風妖狼是過來喝水的,無意中發現了那些白鱗魚,吃掉後有些撐。

而在吃飽的時候,無論是人還是動物,警惕性都是最低的。

以至於它竟然都沒發現陳鋒在水下。

陳鋒將真氣灌注長刀之上,猛地刺向嘯風妖狼的喉嚨。

這妖狼被突襲,竟是一下子就反應過來了,猛地把頭偏向一邊。

陳鋒的刀沒有捅進它的喉嚨里,只是擦着脖子邊緣過去了,切出來一道小小的傷口。

嘯風妖狼本以為這點小傷無所謂,暴虐的想要反殺。

可它隨後就驚恐的發現,身體動彈不得了。

一股麻痹的力量,讓它僵硬無比!

陳鋒甚至都顧不上換氣,人在水下,刀在半空,狠狠斬在嘯風妖狼的喉嚨上。

嘯風妖狼終究是後天五品的妖物,體質強悍,竟是用脖子的肌肉死死夾住刀鋒!

陳鋒爆發全身的力量,卻怎麼也沒辦法砍的更深。

他乾脆用力一拉,將嘯風妖狼扯進水中。

狼會游泳,但在水中,速度和力量都會減弱。

陳鋒的雷霆真氣釋放,讓它更是被電的嗷嗷慘叫。

趁着這機會,陳鋒一刀捅進了嘯風妖狼的喉嚨之中。

嘯風妖狼凄厲嚎叫一聲,聲音傳出去老遠。

而它終究也是死去。

殺戮點+5。

陳鋒再度給怒雷寶典堆起了屬性。

畢竟他能越境擊殺,靠的就是體內這雷霆真氣。

必須將其變強!

武學:怒雷寶典(精通0/100)

與此同時,陳鋒體內的小蛇,也是瞬間化作巨蟒!

轟隆!

他催動真氣的時候,甚至能聽到體內傳來雷鳴的聲音。

雙目之中,更是時不時閃過懾人的電光。

這種氣場別說是跟人動手。

光是往那一站,就不怒自威,足以嚇退很多人!

隨着那粗若巨蟒的真氣,在陳鋒經脈之中遊動,他的肉身也得到了的極大的淬鍊和提純。

昔日藏在身體里的那些污垢、淤堵之物,全都被排出體外。

隨着那些黑乎乎的東西被流水沖走。

陳鋒那本來羸弱如小雞子的身體,變得無比健壯。

那一塊塊稜角分明的肌肉,那一身爆炸性的力量,讓人看一眼就望而生畏!

而此時,他的體魄點數,更是直接增加到了10!

一千斤的力量!

正常的後天2品武者,也就5點體魄,甚至可能更少!

陳鋒足足超出一倍!

他很滿意,但這還不夠。

陳鋒拎起嘯風妖狼回到岸上,看着那幾條被啃乾淨的魚,心中暗罵一聲。

不過這條妖狼也能抵得上他從納禮之中拿走的錢了。

咕嚕嚕。

陳鋒忽然感覺肚子很餓。

很顯然,體魄強了,需要的能量也就多了,他需要吃東西。

陳鋒乾脆將妖狼剝皮去骨,在山裡烤起了肉。

雖然沒有帶鹽,但那濃郁的烤肉香味再加上飢腸轆轆,還是讓他大快朵頤了個爽。

而這烤肉的味道,也吸引來了其他的妖物。

這也正是陳鋒的目的。

眼看着一頭兇悍的野豬嚎叫着衝過來。

他提起長刀,開始了新一輪的殺戮。

……

晚上,陳鋒看着自己手中破碎的長刀,知道自己該回去了。

而此時,他的屬性面板也還算說的過去了。

宿主:陳鋒。

悟性:0。

境界:後天4品(4/100)

武學:怒雷寶典(精通0/100)

體魄:12。

殺戮點:0。

武器:無。

……

陳鋒將一切收穫,全都用帶着的包裹裝起來,背到身後。

他迅速的衝出叢林,找到自己的馬兒,直奔青州城。

因為妖物的原因,青州城是施行宵禁的。

一旦回去晚了,可能連城門都進不去了。

別說陳鋒是鎮山侯庶子。

就是鎮山侯長子來了,也很難進去。

因為很多妖物,是可以改變外形騙人的!

當然,其實以他的能力,選擇一直住在叢林修鍊,或許能依靠殺戮系統一直殺到無敵。

可想像總是美好的,現實總是骨感的。

現在大夫人鐵了心要讓他當贅婿。

陳鋒要是敢出逃不回去?

大夫人第二天就敢發動鎮妖軍、城防軍、衙門等所有人出來尋找他。

甚至還會高價懸賞,讓無數捉妖人也都來尋找自己。

以陳鋒現在的能力,遠遠不夠深入叢林的,在森林邊緣遊盪,用不了兩天就會被找到。

到時候他再想出府,可就難了!

所以陳鋒還是放棄了常駐叢林殺戮這樣不切實際的想法,縱馬疾馳回城,大老遠就看到城門正在緩緩關閉。

他更是快馬加鞭,總算是在城門關閉的最後一刻,衝進了城內。

負責關門的守衛還在調侃:「鋒少爺,再晚一點你可就只能在城外抱着樹睡覺了。」

陳鋒冷冷瞥了一眼這守衛。

他已經將雷霆真氣修鍊到了精通境界,氣場無比霸道。

此時只是一眼,竟是嚇得那守衛慌忙跪倒在地。

陳鋒沒有衝著一個小小守衛撒氣,只是警告他一眼便走了。

而那跪倒守衛的同伴,則是有些戲謔的嘲諷道:「喲,老李你巴結這個贅婿,該不會是要跟他一起嫁進徐統領府邸吧?聽說徐統領的遺孀和女兒可是貌美無比呢。」

換做平時,那跪倒的守衛也會調侃兩句。

可此時想到陳鋒那鋒芒外露的眼神,又不禁心裏一慌,低聲道:「你快閉嘴吧!」

陳鋒進城之後,沒着急還馬屁,他租的是一天,也就是到明天上午還就行。

前提是這馬別出事兒。

不過鎮山侯府那些下人再瞧不起自己,也頂多是剋扣一些銀錢,不禮貌一些而已。

真敢對自己下手,那就不是鬧着玩的了。

因為他們敢對庶子出手,就敢對嫡子下手!

所以謀害是絕對禁止的。

陳鋒騎着馬回到了侯府側門,門口兩個守衛正坐在門台上等待。

見到他,頓時滿臉不爽的起身。

「鋒少,你去哪了,不知道婚前不許出門的規矩嗎!」

「大夫人因為你出去一天很生氣,要不是您回來的快,都要派鎮妖軍去搜尋您了!」

「對了,大夫人有令,要罰你抄寫家規,還有禁足到嫁入徐統領府邸為止!」

兩個守衛一左一右的堵住陳鋒去路,沉聲宣布着對他的處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