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be美學,萬人嫌她是認真的 第4章_安逸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冷,刺骨的冷,雖然系統的屏蔽,司謠感覺不到疼,卻依舊身體不適。

是那種極度的那種不舒服。

就好似重傷過後,身體自帶的,屏蔽都起不到作用的,連抬手都沒力氣般疲軟的不適感。

原來換身體這麼難受的么?

還沒睜開眼,司謠已經反射性的嘗試運轉體內的靈力,哦,不對,是魔氣,現在她已經是魔修了。

但是為什麼……

「系統,你這給我的是什麼身體?」幾秒後,司謠在腦海中把系統扒拉了出來,「我怎麼一點魔氣都沒有?丹田還像是漏風了一樣的力量外泄。」

系統:「……」

沉默半晌後,系統才一言難盡的回復,【你睜開眼看看。】

嗯?司謠疑惑一瞬。

緊接着,她也察覺到了不對勁,快速睜眼,整個人都愣住了。

簡陋的小竹屋,熟悉的只有兩三樣的用具,包括用具擺放的位置,再往半開着的窗外一看,不出意外,是一片白茫茫的雪。

這分明是她萬法宗的居所!

還是洛沅忱為了不見到她,特意指給她的,距離主殿最偏遠的居所。

以往她有靈力傍身,並不畏懼寒冷。

對於這樣的冰天雪地倒是不在意,只顧着攻略一事,忘了在小屋中添置些東西。

就造成了現在被寒包裹,盡情享受寒冷的結果。

而身體,也依舊是之前被挖了金丹的身體。

司謠連忙讓系統屏蔽了所有負面感知。

「這到底怎麼回事?」等身體再感覺不到寒冷之後,司謠才抽出心思來詢問,「我不是應該死了么?怎麼現在還好端端的活着?」

可沒等系統回答,一道聲音先插入了進來。

「你醒了?」

司謠一愣,抬頭看去,看到了一身穿外門弟子服的小弟子正站在門外伸着頭往裡看,這才確定自己沒看錯。

自己這常年沒有一個人來的偏僻小竹屋,真的多了一個外人。

「你居然醒了,我還以為你要死了呢。」小弟子沒第一時間聽到回答,也不生氣,反而自顧自的說。

「凌樾師兄帶你回來的時候,你都奄奄一息了,還好有凌樾師兄在,你能活下來多虧了他。」

這下司謠還有什麼不明白。

「這凌樾抽的什麼風啊。」平時那麼嫌棄見到她,怎麼就在她快要解脫時來見她!

她無奈的仰躺榻上,無奈又憤憤然的對着小弟子扯了扯唇,「我謝謝他啊。」

系統:「……」

小弟子:「……」

他怎麼感覺這句話有歧義?

接下來,小弟子離開去找凌樾了,小竹屋中就只剩下一人一系統了。

……

等凌樾接到消息趕到的時候,小竹屋已經找不到司謠的人影了。

這讓他心裏微微不安。

腦海中浮現出的,是那天他踏着悠閑步子走進偏殿簡陋小屋中看到的一幕。

那時的司謠已經沒有了平日里不可一世,唯獨只對洛沅忱顯露溫軟一面的模樣。

有的只有渾身是血的她一動不動的,一個人躺在榻上。

身邊一個人都沒有,像是被全世界拋棄了般,讓人有些不忍。

最讓他印象深刻的,還是唇邊那抹淺淡的,似放棄了什麼執念,終於解脫了般的由心的笑。

那時他隱隱有種感覺。

司謠即將要離他們而去。

起初他不是太在意,畢竟這人就不是他在意之人,只是有了些許微末的惻隱之心。

匆匆將她帶回來,讓人去葯峰尋人看過,再找個小弟子照看,他就再也沒來看過司謠。

可是之後的幾天,時不時的,他就會想起那一幕,想法愈發加深。

在聽到小弟子的帶來的消息後,那樣的感覺消散了不少,而此時此時,在他趕來卻見不到人時。

這種感覺又捲土重來了。

甚至,更勝。

一瞬間,凌樾有些慌了神,連忙在四周找起人來。

找了好一會兒也沒找到人時,他才恍然想起,他還有神識這麼個東西。

下一瞬,神識鋪開,他看到了令他心悸的一幕。

……

皚皚白雪的懸崖邊上,司謠正面向懸崖,神情漠然的站着,獵獵的寒風刮過她單薄消瘦的身體。

她卻像是什麼都感覺不到般,任憑寒風侵蝕她殘破的身體。

半響後,她抬腳就要朝懸崖外踏去。

【宿主,你要做什麼?】系統警惕覺。

司謠動作頓住,有些懷疑係統的智商,「自殺啊,看不出來么?」

系統:「……」

【那個,宿主,你這樣是死不了的。】不知道為什麼,系統有些心虛,連帶着說話都弱弱的。

說著,不等司謠詢問就主動解惑。

【因為曾經有宿主對任務異常抵觸,各種不配合,甚至還想用自殺的方式脫離任務世界。】

【造成了系統不得不停歇的為宿主更換身體和身份,玩崩了位面世界的結果過。】

【為防止此類事件的發生,從那之後,系統們就裝上防止宿主自毀的保護程序。】

【這道保護程序中還帶着懲罰機制,例如,機制觸發,宿主就會體會被碎屍萬端,五馬分屍的痛苦……】

這也是之前見司謠想抹脖子時,會想要阻止的原因。

越說下去,系統就越能感覺到司謠周身的低氣壓,聲音也就越來越弱,最後漸漸沒了聲。

司謠:「……」

過了好一會兒,她默默的收回了伸向懸崖的jio.

「……自殺不行,又要身體死了才能脫離,那你告訴我,我要怎麼辦?」沉默良久後,她深吸了口氣,皮笑肉不笑的問系統。

這道題系統會!

【除了自殺,死亡的方式還有很多種,只要不是自殺就行,都能達到脫離身體的條件!】系統邀功的說。

「這樣的么。」司謠陷入沉思。

她的目光又看向了懸崖,身體微微前傾,臉上表情有些遺憾。

「司謠,不要!」

突然,一道焦急的聲音從身後不遠處出傳來。

還沒等她反應過來,身體就被一人拉住溫暖的懷中,被帶着遠離了懸崖,待身體被放開時,一道帶着後怕又壓抑的怒吼緊跟着傳來。

「你做什麼,不想要命了?你是想死嗎?想死也不要死在這,髒了萬法宗的地兒!」

接連的一系列變故讓司謠沒能第一時間反應過來,待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之後,她有些無語。

帶她離開懸崖邊的人不是破壞了她死亡計劃的凌樾還能是誰。

「怎麼又是你。」她不爽的問。

這人破壞了她一次計劃還嫌不夠,竟然還想來破壞第二次!?

凌樾被她問得一愣,剛放下了些心莫名的有些堵。

顯然他誤會了司謠的意思,以為她在失望來的人是他,而不是她心心念念的人。

「你以為我想來?」凌樾聲音生硬,語氣莫名的有些酸,「要不是看在你把金丹換給了鳶兒的份上,我才不會來看你!」

「你又在期待誰來?師尊么,我告訴你,想都別想。」

「鳶兒剛醒,師尊肯定是要守着的,他才不會來看你,就算你死了,他也不會來看你!」

說到這裡,凌樾胸口處的氣悶也發泄得差不多了。

這時他才發覺司謠在定定的看着自己,眼中無神,臉色已經蒼白得不像話,整個人在寒風中,像是隨時都會倒下。

一副被打擊到了的破碎模樣。

才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什麼的凌樾心中忽然湧出些許愧疚和,後悔。

他不該說這些的。

司謠一直在傷心的情緒中,甚至想要求死。

他又何必說這些來刺激她?

張了張口,想說些什麼補救一下,卻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其實凌樾誤會了。

司謠之所以會臉色蒼白,那完全是被凍的,還巧不巧的在他說那些話的時候一陣寒風刮過,這不就臉色更蒼白了。

她雙眼無神的盯着他,也是因為她正在思索新的死亡辦法的可行性,才會心不在焉。

「系統,你說如果我把他激怒,他一掌拍來,我死的概率有多大?」司謠在腦海中這樣問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