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8章(2)

的厭棄之意,眉頭微微皺起,臉上神情肉眼可見的不悅。

收起了心底那莫名的念頭,他穩了穩心神,開始專心給司謠輸送起靈力來。

「師尊不要!」凌樾想要阻止已經來不急了。

司謠是被活活疼醒過來的。

一醒過來,就看到自己居然被凌樾抱在懷裡,而身前站着洛沅忱。

看到這個前幾天被他碰一下,都要用錦帕擦手的人,竟然一手握在她的手腕處,這讓她有些迷糊。

尚且還來不急去搞懂這是怎麼回事,疑問就被一陣激烈的疼痛沖毀。

全身各處經脈就像是有鈍刀在割一樣,疼得她整個人脫力,疼得她連喊疼都困難,額頭已經冒起了不少細密的汗。

她想要抽回手,卻被洛沅忱緊緊扣着。

最後,她只能往凌樾懷裡縮,似想要尋求救星一般。

「系統,什麼情況啊,這是?」司謠受不住的質問系統,「屏蔽痛覺的功能不是已經開啟了嗎?」

系統也很着急,機械般的聲音都似染上了焦急,【是,是開啟了,但是屏蔽痛覺的功能只能屏蔽十級以下的痛苦。】

【像五馬分屍,粉身碎骨,扒皮抽筋這種疼痛級別已到十五級別的痛苦,屏蔽功能也是不能完全屏蔽的。】

【雖然宿主你現在只是渾身經脈被粉碎,靈脈被撐爆,但疼痛級別也達到了粉身碎骨級別。】

司謠:「……」

敲!

本來還能忍受一兩分的,但聽系統的話後,司謠整個人都不好了,連這一兩分都感覺要承受不住了。

【宿主,你堅持住啊,很快就能過去了。】系統很是愧疚,卻也沒辦法,只能安慰道。

【經過系統檢測,您的身體機能正在消失,生命力也在流失,再過不了多久,這具身體的生命力就會完全消失。】

【您馬上就可以脫離這具身體了。】

司謠:「……」

司謠:「???」

司謠:「!!!」

「當真?」身上的疼似乎都不算什麼了。

【當真!】

「那我這算是福禍相依了。」司謠再不掙扎了,只是窩在凌樾懷裡的身體,會因疼痛反射性的微微顫抖。

雖然不掙扎了,但疼痛還在。

一疼,疼得狠了,疼得意識有些混亂,她就喜歡自言自語的說胡話。

「原來你剛才不罰我,是覺得我說的處罰太輕了,想要,自己動手啊。」她自言自語低聲抱怨,「早,早說啊。」

「又不是不讓,我還要說聲謝謝呢。」

「這樣,我就不會為怎麼去死煩惱了,雖,雖然疼了些,但不用,不用做選擇,真好。」

說著,她還掙扎着從凌樾懷中抬起頭來,艱難看向洛沅忱,欣慰的笑了,「師尊,你真是個好人。」

助她脫離身體的好人。

雖然這辦法實在是讓她想罵人。

無意識的說完這句後,司謠終於是疼得麻木,疼得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