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奇恥大辱

第1章 奇恥大辱(2)

這乾元世界之中,強大到足以令任何對手畏懼,令任何野心蟄伏。只可惜,這二十七騎將也都隨着秦政,消失在那神秘而遙遠的荒古世界。

整個秦家的精英,整個秦家的底蘊,幾乎被徹底抽空了。

原本多少諸侯畏懼秦家,但現在都已經蠢動起來。原本多少和秦家交好的世家,此時都已經刻意迴避。甚至有些最狂妄之輩,已經向秦家亮出了猙獰的爪牙。

事態,就是這樣炎涼。

在王城秦侯府的正堂之中,一位雍容華貴、但一身縞素孝服的婦人愁眉緊縮。她便是秦政的夫人、秦陽的養母,一個聰慧而堅強的女子。

而在她手邊的案頭上,是兩份信函。

是信函,也是心寒。

第一封來自於楚侯,聲稱由於某些原因,婉言取締宋家之女和秦星的婚約。秦星,就是那位秦陽的弟弟。

第二封來自於齊侯,竟然也是同樣的事情,撕毀了和秦家的婚約。而這份婚約,則是齊家世子和秦陽妹妹秦旭的。

想當初秦政在時,秦家何等強大?那時候的楚家和齊家早早下手,給兩家孩子提前定下了婚約。為此,當時的楚家和齊家都引以為榮,似乎提到這件事,就覺得比其他諸侯高了一頭。

因為,這等於和最強大、最具實力的秦侯,結下了同盟啊!

而現在秦家處於風雨飄搖之際,正需要這些盟友鼎力援助的時候,他們卻都成了縮頭烏龜。

因為這兩家也都清楚,秦家已經必然成為一個大大的拖累,被魚肉瓜分的慘劇恐怕也已經註定。到時候再保持這種同盟關係的話,就怕被拖下水。

所以,倒不如早早取締了婚約,大家互不相關為妙。

秦侯夫人深深的吸了口氣,無奈的苦笑一聲:「罷了,也不要怪別人做了牆頭草,事態炎涼本就如此。秦安,我寫兩封書信,答應取締了這婚約,你送到楚侯和齊侯府上。記住,要好言相告,不可亂了分寸。」

一旁站着的秦安,是個脾氣不太好的秦家執事,怒道:「夫人,這兩家欺人太甚,您還這麼好聲好氣……齊侯、楚侯,這兩個縮頭烏龜!」

當然,秦家其餘人等也都憤憤不平。一個個身披縞素、頭扎白巾,加上如今這憤怒的情緒,更讓這大堂之中的氣氛顯得肅殺很多。

秦侯夫人搖了搖頭:「算了,還是換個好性子的人去回信。你們也不想想,現在我秦家處在多事之秋,若是再到處樹敵,咱們能支撐得住嗎?」

「這齊家和楚家畢竟是十年的同盟,哪怕沒了婚約,他們多少也要顧忌一些臉面,至少不會明着對付咱們。」

「哎,能穩住他們保持中立,已經是謝天謝地。」

不得不說,秦侯夫人還是很有眼光的。

當然,這也說明秦家要把這兩份屈辱,打碎牙往肚子里咽了。

而就在此時,竟然又有一隊信使來到了秦侯府——對方來自於趙侯府。據秦家的門人彙報,竟然又是關於婚約之事。

什麼?連秦侯夫人都迷糊了——又是婚約之事?

不對吧,自己膝下有三個子女不假,但長子秦陽早年就被送走,從未和哪家締結過婚約啊。

更重要的是,趙家和秦家的關係是最差的,雙方交戰很多次,堪稱死敵。故而就算是秦家的旁支子弟,也不曾和趙家哪怕有一丁點兒婚姻聯繫的。

秦侯夫人有點迷糊,問身邊眾人:「難道,是你們下面有孩子,和趙家締結過婚約?」

頓時,大堂上這些秦家的核心成員一個個搖頭。不可能,趙家和秦家是死對頭,誰會和趙家締結婚約。

那就是怪事了。秦侯夫人帶着疑惑,但還是本着禮節請趙家信使進來。兩國交戰都不斬來使,更何況是關於婚姻喜事的信使。

不多時,趙家一行五人便趾高氣昂地來到了正堂。而看到這五人的時候,秦家所有人都為之一怔——這幾個混蛋,也能充當信使?!

這五人,都是趙家的家將,曾多次和秦家廝殺啊。其中帶頭的那個趙廓,更是當今趙家下一輩之中最驕橫的子弟。當然,這趙廓也是一個實力斐然的年輕高手。

此時見到了秦侯夫人,趙廓首先大大咧咧地施了個禮,把一封信函遞到秦侯夫人的案頭,而後皮笑肉不笑地說道:「信就別拆開細看了,我簡單轉述一下。在下奉家叔趙侯之命,來跟秦家締百年之好。」

締結婚約?齊家、楚家都在取消婚約,唯恐避之而不及,反倒這趙家來締結婚約?

就在眾人迷茫不解的時候,這趙廓笑道:「去年,我家嬸母剛剛病逝,家叔至今單身。得知秦侯夫人如今寡居,所以家叔命我來提親,哈哈哈,好事成了之後,趙秦兩家可就真的親近啦!」

轟!

整個大堂之人全都震怒了!

原來,趙家所謂的結親,竟然……竟然是讓趙侯那老頭子,娶秦侯夫人!

!!!

奇恥大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