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1章(2)

得上下牙在打顫顫了,說話都有點上氣不接下氣。

司辰知道,那是產前的宮縮陣痛,在折磨着她。

前世,顏立夏母子的去世,成為困擾司辰一輩子的心結。

他曾無數次研究產前產後的資料,總是心想,如果自己當時懂得,也許……

司辰拿着家裡唯一的一件舊雨衣,快步走過來,小心翼翼攙扶顏立夏起身,給她穿。

「縣醫院又不遠,只有二里地,你穿好雨衣,我抱你去。」

他的語氣里,是不容拒絕,以及真誠的關切。

顏立夏一愣,結婚一年來,這還是自己這個所謂的丈夫,頭一次像個人。

以往,他對自己根本不聞不問,只知道出去跟一群狐朋狗友鬼混,是這司家村出了名的狗屁倒灶娃。

她一個人在家,哪怕懷孕了,也得不到他的關懷,經常吃了上頓沒下頓,對他,簡直失望透頂!

一年前,司辰確實是個萬元戶家的『闊少爺』。

但,自從他父親意外去世後,司家的錢,都被他繼母做主,優先還債了。

即便如此,依然欠下abc塊,沒還清。

司辰本就沒什麼擔當,好吃懶做,花錢大手大腳,父債子還?那是不可能的!

他那時,剛好結婚,以此為借口,迅速跟司家那邊分家,債務一推二五六,全甩給寡婦繼母了。

全村人,戳着他脊梁骨,怒罵沒良心!

「拿着手電筒,走吧!」司辰將一隻銀色的、上兩截電池的手電筒,遞給顏立夏,讓她拿着給倆人照明。

他自己,則是戴上一頂草帽,綁緊帽繩,彎腰抱起穿好雨衣的顏立夏。

哪怕是懷着孩子,她的體重,依然輕飄飄的。

司辰一米八幾的大高個兒,抱一個一米六五的顏立夏,還是輕而易舉的。

他掂量着,她如今的體重,估計只有120斤。

司辰的心,一陣陣的揪痛!

整個孕期,她都吃不好睡不好。

他真不是人!

一開門,狂風暴雨迎面潑來,將司辰澆了個濕透。

顏立夏有寬大的雨衣裹着,只是濕透了小腿褲子與襪子。

她雙腳浮腫,連鞋子都穿不進去,只有一雙補丁摞補丁的舊襪子。

疾風過後,司辰背對着門外,倒着出去。

驀然,他感覺大腿一陣濕熱,有大量溫熱的液體,流淌下來。

在這冰冷的夜雨沖刷中,熱度分外明顯——

糟糕!

媳婦兒羊水破了!

一旦羊水破了,腹中的胎兒,就會開始缺氧。

司辰再不敢耽擱,快走!

砰一聲,關門。

一窮二白的家,根本連鎖上都沒必要。

抱緊懷中的妻子,司辰一步一步穩穩步入暴風雨之中。

既然老天爺給機會,讓他重活一世,那妻子與孩子,他就必須要救下來!

上一世,也是這個風雨交加的夜晚,顏立夏把醉酒的他叫醒,求他去喊接生婆。

年輕無知的他,當時根本意識不到情況有多危急。

他以外面下暴雨為借口,不願意出門。

當時,因為無知,愣是耽擱了大半夜,黎明時才趁着雨勢小下來,去接來了黃嬸子。

那時,顏立夏已經哭着疼暈了。

黃嬸子來了一看,說羊水早就破了,又是雙胎,本該第一個出來的孩子,還是個蓮花胎——屁股先出。

因此,極其難生!

再加上耽擱了半夜,時間太久,肚子里的孩子……已經沒了動靜。

當時,黃嬸子讓他趕緊將人送去醫院,看看大人還能不能救回來。

六神無主的他,除了照辦,根本沒了主意。

然而,等他找到村長,借來村集體的拖拉機,還沒出發,顏立夏已經咽了氣。

一屍三命!

成了他上輩子永遠的悔恨!

後來,他遠走龍城,拼搏一生,成了傳奇巨商,人人稱頌的慈善家。

誰都不知道的是,做慈善,他只是求一份心安。

每每夜深人靜時,悔恨與遺憾,一寸寸侵蝕他的心臟。

多年來,深夜靠酒精與安眠藥的麻醉,他才能勉強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