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2章(2)

肚子里是龍鳳胎,我怕孩子缺氧,請你們趕緊給她安排剖腹產手術!」

護士看着門外闖進來的落湯雞,又看了看他懷裡黑色雨衣包裹着的孕婦,也跟着緊張起來:

「同志,快快快,跟我去婦產科!」

「好,謝謝您!」

司辰腳步不停,跟着小護士匆匆忙忙往左側走廊盡頭的婦產科跑。

這年頭,人都熱心腸,元孟縣又歷來民風淳樸。

小護士一路往婦產科飛跑,人未到,聲先到:

「王醫生,緊急情況,產婦羊水都破了,說是懷了龍鳳胎,要求剖宮產手術……」

司辰緊隨其後,還沒進門,王醫生已經掛着聽診器,迎了出來:

「怎麼回事?快進產檢室,讓我瞧瞧!」

王醫生直接將人帶到隔壁,戴上聽診器準備聽胎心,頭也不抬吩咐:

「把產婦的雨衣脫掉,人放到床上去,輕點,男同志在外面等候!」

小護士麻利地幫顏立夏脫掉雨衣,搭在一旁朱漆的椅子上,血水混合著雨水,滴答在水泥地上。

司辰小心翼翼把顏立夏放下,安慰:「你別怕,有醫生在,沒事的。」

雪白的床單,在顏立夏落上去的那一刻,立馬洇濕一大灘鮮血。

小護士焦急地擺手,攆司辰出去:「快去挂號!」

「好!好好!」司辰轉身往出跑,還不忘關上門。

身後,是顏立夏疼得哭泣、醫生安慰她深呼吸的聲音。

大廳收費窗口,司辰從濕漉漉的褲兜里,掏出一把粘在一起的濕毛票,遞進去:

「同志,我掛婦產科的號。」

深夜本身就沒什麼病患,窗口收費員豎著耳朵,早就聽到了是怎麼回事,倒是十分熱情。

中年大姐從司辰顫抖着滴水的手中,取過一張一毛錢,迅速辦理登記。

這年頭還沒有電腦,都是手寫的單子,加蓋收費章:

「同志,你別擔心,你愛人和孩子一定會平平安安的,昂?」

「謝謝大姐。」司辰拿着挂號單,轉身又沖了回去。

產檢室內,產科醫生正在給顏立夏內檢:

「羊水破了,先入盆的胎兒,是臀位,確實生產十分困難。」

「兩個胎兒心跳正常,孕婦目前情況並不樂觀,需要立即進行手術!」

「她情況特殊,不止是渾身水腫嚴重,貧血也十分嚴重,這台手術,我、我不是很有把握。」

「小趙,你趕緊去後面的家屬樓,請我們主任來,這台手術,還是得她親自做……」

門外,司辰聽到這裡,禁不住渾身一震!

水腫嚴重,貧血也十分嚴重!

正常情況下,哪怕是後世,懷一胎都可能孕後期貧血,何況,顏立夏懷了龍鳳胎,還是在吃不飽的情況下……

司辰又一次深深覺得,自己簡直不是人!

他狠狠甩了自己一巴掌,懊悔不已。

清脆的巴掌聲,回蕩在空蕩蕩的走廊里,格外響亮。

護士小趙急吼吼推門出來,看到司辰,趕緊遞過來一張交費單子:

「同志,正要去找你呢,這是王醫生給你愛人開的住院單子,你快去交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