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3章(2)

p>金戒指、金鏈子是司辰母親的陪嫁物,原本是給司辰父親的。

司辰當年犯渾,將母親的所有東西,都帶走了。

腕錶跟單車,是他結婚時,父親給置辦的。

只因為,司辰是他唯一的兒子。

這個年代,結婚流行三大件:單車、縫紉機、手錶。

那句時代的順口溜,是這樣表述的:

【騎洋車戴手錶,沒有手錶拉球倒。】

司辰將這些值錢物件兒,遞進去窗口。

收費員嚇了一大跳,驚恐後退兩步,連連擺手:

「同志,我們是醫院,不收這些東西!」

「我知道,我只是想給您看看,證明我可以交齊費用。」司辰只能寄希望於淳樸善良的人心了:

「您先給我媳婦兒辦理一下住院手續,畢竟,救人要緊,對吧?」

「天一亮,我就去湊錢,保證不拖欠一分錢,您看,成不?」

他話到嘴邊,打了個轉,沒說全。

自己要去地下典當行典當這些東西,這個年代,是萬萬不能說出來的,否則,要被拉去蹲班房。

沒辦法,為了解燃眉之急,他只能暫時先典當了它們,過段時間,再賺錢想辦法贖回來。

「這……」收費員面露為難,雙手搓了搓衣襟,不知道該怎麼辦:

「同志,我也理解你們情況特殊,可是,你看啊,我就是個窗口收費員,我做不了你這個主哇。」

「那誰可以?你們晚上有沒有值班的領導,我去找他,我哪怕去求他!」司辰豁出去了,只要能救回來老婆孩子。

身後,突然傳來護士小趙的聲音:

「對,王醫生是這麼說的,產婦情況危急,還是龍鳳胎……」

司辰驀然回頭,大廳門外進來的三人,撐傘的是小趙護士,另外兩名穿着雨衣的——

二姑?二姑父?

司辰瞳孔驀然一縮,電光火石間,突然反應過來!

記憶里,這個階段,二姑父似乎剛升任縣醫院的院長,二姑好像是某個科室的主任醫師。

如今一對照,他反應過來了,二姑居然是婦產科的主任!

今晚事出突然,他剛重生,又一心撲在救老婆孩子上。

危急情況一環扣着一環,讓他根本沒有思考的餘地。

如今看到二姑夫妻倆,司辰才算是想起來。

「二姑!姑父!」司辰大踏步迎了上去。

門口公共儲物櫃旁,司香蘭跟丈夫齊仁書剛脫下雨衣,抖了抖,正往一旁的架子上掛。

聽到這一聲,倆人不約而同回頭。

但見,落湯雞一樣的司辰,猩紅着眼圈,迎面小跑了過來。

夫妻倆均是一愣!

司香蘭是婦產科主任,全院上下公認的醫術高超,今晚這台手術,情況實在是特殊,才必須請她親自出馬。

齊仁書聽說了情況後,實在是擔心,本着為人民生命安全負責任的態度,他也連夜冒雨跟來了。

這夫妻倆一輩子醫者仁心,古道熱腸。

哪怕看不上司辰這個二流子的所作所為,眼下,卻也不至於在他狼狽不堪時,對他落井下石。

司香蘭到底是親姑姑,下意識心疼司辰,關切:

「司辰?你怎麼在這裡?瞧你這渾身上下,怎麼濕成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