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7章(2)

竹是縣一中的英語老師,丈夫是教育局副局長,夫妻二人都是吃公家飯的。

但是,也不見得就很有錢。

「司辰,還有五姑。」司秋菊也從隨身挎包里,掏出來一沓大團結:

「這是五百塊,你姑父的媽,前些日子剛去省城動了個手術,五姑暫時也只能拿出來這麼多了,你別嫌棄。」

「五姑,我感激您還來不及呢,怎麼會嫌棄。」司辰趕緊給自己五姑鞠躬,寬心:

「我跟立夏,還有孩子們,一輩子都記着您跟其他姑姑們的好!」

「這孩子,說的什麼話呢,見外了這不是,當年五姑念書的錢,也是你爸爸出的。」

「一家人,說什麼謝不謝的,多生分。」

「骨肉親情的,哪是金錢能衡量的?」司秋菊場面話慣性張嘴就來。

她是婦聯主任,老公雖然是縣委書記的秘書,但說到底,倆人也都是吃公糧的。

一個月的工資,加起來也不會超過五百元。

家裡婆婆又剛動了手術,還有孩子在上學,確實手頭也不夠富裕。

「我們姐兒幾個可擔不起你這一聲謝,又是鞠躬又是說好話的,不坑蒙拐騙,換煽情把戲了?」

說話的,是司辰的七姑,司麗歌。

「麗歌!少說兩句,皮緊了?」司秋菊小聲呵斥妹妹,下意識望一眼育嬰室。

幸好,自己的老母親一心撲在孩子身上,沒注意到這邊。

司麗歌一頭披肩黑髮燙得蓬鬆,紅底子白波點的荷葉邊喬其紗長袖衫,扎在喇叭牛仔褲里,腳上亮皮紅色小高跟。

再加上臉蛋兒漂亮,首飾浮誇,整個兒一派港式女星風情。

「我都多大的人了,我還怕她?」司麗歌指的,自然是司老太。

司辰心底一咯噔,七姑跟奶奶的心結,這是越結越深了。

他七姑司麗歌,念不下書,早年隻身一人去省城投奔大姐司雪梅,被安排在招待所上班。

沒想到,對一個經常住店的闊老闆,生出了感情。

後來,司老太棒打鴛鴦,硬是把她叫回來,安排她嫁了人。

司麗歌是個要強的脾氣,從此以後凡事都跟老母親對着干。

她還決定自己干出一番事業,經濟獨立後,就離婚,去找心上人,定居省城再也不要回來。

市場經濟逐步放開後,她以一個女強人的姿態,雷厲風行,從信用社貸款,承包了元孟縣唯一的日雜百貨大樓,瘋狂賺錢。

按時間來算,如今,她手上的流動資金,至少有十萬元,堪稱元孟縣首富。

「吶,七姑最近手頭也不寬裕,只有兩百塊,你先應應急。」

司麗歌從自己的牛皮小包包里,掏出兩張藍灰色的一百元嶄新大鈔,染着猩紅指甲油的手指夾着,甩給司辰。

八七年之前,紙幣還沒有一百元跟五十元。

那時的人民幣面額,叫做「十八塊八毛八」。

即:十塊、五塊、兩塊、一塊、五毛、兩毛、一毛、五分、兩分、一分。

大面值的一百元,五十元,是八七年發行的。

元孟縣是個小縣城,八八年基本上還沒開始流通大面值。

司辰看了看七姑指尖夾着的兩張一百元,不太想接。

空氣有一瞬間的安靜。

司麗歌嗤笑,翻白眼,語氣不耐煩:

「真錢,剛發行的第四套人民幣,我昨天從銀行取出來的,快點拿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