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8章(2)

菊是一萬個看不上司麗歌的浪蕩與刻薄:

「不給錢就拉倒,還在這裡說什麼風涼話?」

「呦,五姐又開始說教呀?行行行,你們都念下書了,個個大學生,有文化,知識分子嘛。」

司麗歌側過身,說完就是狠狠一口煙,再將煙屁股丟地上,抬腳蹂滅:

「我又沒讀書,也沒花三哥的錢,犯不着上趕着給一個狗屁倒灶娃白送錢!」

「我的錢,可都是我辛辛苦苦、起早貪黑掙來的,沒沾你們任何人的光!」

司辰沒說話,抿了抿唇。

就連司玉竹跟司秋菊,都氣得一人給了妹妹一個眼刀子。

司麗歌老公如今是商業局副局長,分管的就是商貿。

元孟縣唯一的百貨大樓,司麗歌能承包到,怎麼可能沒有人家在背後運作?

這些年來,司家幾位姐妹的丈夫,因為連襟關係,彼此幫襯也十分密切。

這年頭,干買賣的雖然摸着石頭過河,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

但是,哪個時代都離不開一句話:

朝中有人好辦事!

司辰沒再搭理司麗歌,跟四姑五姑一起,先去收費窗口,補交了五百元費用。

而後,一起往手術室那邊走去。

「嘁~」司麗歌心頭煩悶,又點了一根煙,靠在刷了一截綠漆的牆上,嘬一口,嘟囔:

「愛要不要,大半夜的,要不是老太太催魂一樣來催我,你以為我愛來啊?」

「沒良心的白眼狼!以前花我那麼多錢,也沒見你打個欠條。」

「哼,今天裝什麼裝?有本事,把以前花我的錢,都打了欠條給我!」

手術室這邊,司辰急得在門外走來走去,又是一副坐立難安的模樣。

司玉竹跟司秋菊對視一眼,只得上前安慰:

「司辰吶,你別擔心,裏面主刀的人是你二姑,你要相信你二姑,一定不會讓立夏有事兒的。」

司秋菊眼皮子一跳,急得在心裏跺腳,趕緊上前解圍:

「呸呸呸,說的什麼喪氣話,立夏福大命大,跟誰主刀有什麼關係?」

她暗中胳膊肘拐了一下司玉竹,提醒她說話注意點。

立夏萬一真有個好歹,司辰犯渾,還不知道要跟二姐鬧成什麼樣呢。

「司辰,別聽你四姑的,咱安心等一等結果,不着急,啊?」

司辰苦笑了一下,繼續盯緊手術室。

司秋菊眼珠子一轉,戳了戳司玉竹,道:

「四姐,眼瞅着天亮了,你家就在對面,離得近,你去準備些吃食,咱媽跟司辰這早飯,還沒着落呢。」

司玉竹沒多少心眼,信以為真:「成,四姑這就去準備,司辰想吃什麼?」

「謝謝四姑,都可以。」司辰其實沒什麼胃口,一顆心都牽掛在顏立夏身上。

但是,他不能不吃不喝,也絕不可以先倒下。

「四姐,你快去吧,醫院這邊有我陪着司辰呢。」司秋菊推人往出走。

「……別跑!沒皮沒臉的,人家護士同志提醒你別抽煙,這裡是醫院,你還敢罵人?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聲音由遠及近,司秋菊眼皮子又一跳,完了,一定是母親大人又追着打司麗歌了。

果不其然!

「媽!您別打了!我錯了、錯了還不成?我已經給人家道歉……啊!」

司麗歌抱頭逃竄,不停求饒,高跟鞋急速噠噠噠,回蕩在空蕩蕩的走廊里。

身後,司老太手中一把掃帚,健步如飛,追着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