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9章(2)

是整個國內,羊水栓塞搶救回來的案例,也是少之又少。

齊仁書自己都一陣陣的後怕!

他沒再說什麼,只是默默替司香蘭脫掉手術服,摘掉手術手套,拉着人去洗手、消毒。

這種時候,齊仁書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有默默付諸行動,給她力量。

司辰這邊,王醫生安頓好顏立夏,特地交代道:

「同志,你愛人情況特殊,身邊不能離人,有任何異常情況,都要喊我們,知道嗎?」

「好、好好,辛苦您了,謝謝醫生!」司辰給人家鞠躬致謝。

醫生見他態度好,自己那點疲累與焦躁,也稍稍減輕了一些,放軟語氣:

「不辛苦,職責所在,你好好照顧你愛人。」

送走了醫生,司辰趕緊折返回來,看着病床上毫無生氣的顏立夏,一顆心又懸了起來。

在她床邊坐下,伸出手,握住她冰冷到沒有絲毫溫度的小手,司辰輕輕道:

「立夏,我重生回來,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救回你跟孩子們。」

「現在,孩子們已經平安落地,你可一定要撐住,快點醒過來,好不好?」

他絮絮叨叨說著,握緊她的手,放在嘴邊,任由眼淚肆溢進她的指縫。

顏立夏的兩邊胳膊,都扎着針,一邊是輸血,一邊是輸液:葡萄糖、抗生素、縮宮素。

生孩子後,需要使用縮宮素,讓子宮快速恢復到初始狀態。

孕前,正常女人的子宮,基本上跟她的拳頭一樣大。

整個孕期,由於胎兒不斷長大,再加上羊水與胎盤,子宮會不斷地長大,堪比巨大的西瓜。

產後,無論順產還是剖宮產,都必須讓子宮縮小到或接近初始狀態。

產前的宮縮會帶來陣痛,同樣的,產後縮宮,照樣是陣痛一樣要命的劇痛。

這種劇烈的疼痛,竟是導致顏立夏在第二天的下午,皺着眉醒轉過來。

她疼得滿額頭都是大汗,記憶錯亂地微弱喊着:

「司辰,我、我快生了,你快點、快點去喊黃嬸子!」

司辰正在門口,手中端着一個花開富貴的洋瓷盆,裏面都是住院洗漱用品,另一手是個暗紅色的同款花開富貴開水瓶。

東西都是七姑司麗歌買的,剛送來,怕遇到司老太,她沒敢進來轉身跑了。

「立夏!你醒了?」司辰趕忙跑過來,放下東西,按住她,不讓動:

「你剛做完剖腹產手術,別動,快躺好。」

「剖什麼?」顏立夏一頭霧水。

「剖腹產,孩子們已經取出來了,龍鳳胎,都很健康!」

司辰樂得合不攏嘴,卻有水霧模糊了視線,眼眶泛紅。

終於,救回了老婆,不枉重生這一回!

他將事情的經過,大致說給顏立夏聽。

她聽明白後,有些虎地來了一句:

「哦,那挺好,剖腹產,也挺省事兒的,不遭罪。」

對術後恢復一無所知的顏立夏,五分鐘後,終於知道了自己有多天真!

司辰喊來了醫生,經過一系列檢查後,醫生反覆叮囑:

「同志,你愛人需要下床活動一下,排氣後,才能吃東西。」

司辰抱顏立夏下床,她疼得呼吸都不順暢了:

「嘶~我傷口好疼!我的宮縮怎麼還在繼續?太疼了!我頭暈眼花,我腿軟站不住,司辰、司辰……」

司辰能有什麼辦法?

只能耐着脾氣,半扶半抱,不停鼓勵道:

「立夏,你先站穩,走不走的,咱再另說,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