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震驚全球!反派的母上是科技大佬 第3章_安逸小說
◈ 第2章

第3章

祁嗣晗,這部小說里的大反派,因為幼年親生母親的虐待,讓他自小就變得性情陰冷,不近人情…

長大後,面對心愛女人的背叛,徹底對這個世界喪失希望,暗自啟動滅世計劃,最終被本書男主成功攔截,祁嗣晗被執行槍決,結局慘淡。

槍決?

「真是…好膽啊!」

陸岑冷笑出聲,她的兒子就算是滅世的反派又如何,她倒是要看看如今有她在,誰敢欺辱祁嗣晗一根毫毛!

她親愛的、白白嫩嫩的兒砸呀~

一想到自己無痛當媽,擁有如此帥氣的兒砸,陸岑的嘴角又與太陽公公肩並肩,死活下不來。

「初為人母,總要給兒子送點禮物!」

陸岑輕車熟路的拿過手機,幾分鐘八位數已經如流水般出去。

若說原主驕奢無度,那麼陸岑就是對金錢完全沒有概念。

沒穿來前一切花銷,都由那幾個老不死的爭着搶着負責,她從沒為金錢擔心過。

此刻看着手機僅剩八位數的餘額,陸岑搓了搓手。

「養孩子應該會很耗錢,看來得想辦法掙點外快了。」

「叮!」

手機收到一條簡訊。

青姐:

【祖宗!!看到回消息,有事!!!】

【有急事!百萬加急!!!】

青姐是陸岑的經紀人,也是陸岑進入娛樂圈的領路人,對她很是照顧。

陸岑回了個電話,對面很快接起。

「我的小祖宗,你又跑哪度假去了,急死我了!」

陸岑開了免提,將手機放在桌子上,開始處理後腦勺的傷口,聽對面聲音那麼急,問道:「什麼事?」

青姐顯然很亢奮:「番茄台最近正籌拍一檔親子綜藝,背後投資很大,依我看這節目必定會爆火,你不是有個兒子嗎,我已經給你推薦上去了!」

青姐有自己的小九九,陸岑的美貌連她這個經過內娛洗禮多年的人都能迷惑,不出現在大銀幕,那簡直就是暴殄天物!

何況她和這次親子綜藝的總負責人私下有些交情,對方應該會賣她一個面子。

所以現在她最擔心的事,不是綜藝資源能不能拿到手,而是能不能請動陸岑這個小祖宗,參加親子綜藝!

「這次機會千載難逢,入圈這幾年你除了走過幾次紅毯,刷臉接了幾個代言外,一個作品都沒有!!!no one!作為一名藝人,這像話嗎,你這次必須……」

「片酬多少?」

陸岑輕飄飄的話音,透過手機傳來。

「哈?」

青姐懷疑自己耳朵出問題了,不可置信反問道:「你難道還缺錢不成?」

出行開的是最貴的超跑,住的是寸土寸金的半山豪宅別墅,這祖宗能缺錢花?

陸岑沒說話,青姐只好乾巴巴的道:「咳,以你現在的咖位,片酬應該在500~800w之間……」

太少。

陸岑搖頭,剛準備拒絕,就聽對面又道:「這本來就是親子綜藝,拍攝家長和孩子之間相處的親子時光,這次又是台里的大製作,圈內不知道多少人擠破頭想上呢,片酬普遍不會太高,你…」

「我接了。」

「什麼?!」

陸岑關了免提,對方這大嗓門開免提那純粹就是浪費,不理會青姐的瘋狂:「行了,有了確切的消息再聯繫。」

掛了電話,陸岑抬腳進入衣帽間,裏面清一色的高定禮服,還有各種高奢品牌的高跟鞋,包包……

陸岑在犄角旮旯的地方找出幾件白襯衫和西褲,還是這種衣服穿着舒服。

打量着鏡子中的自己,烏髮如雲,皮膚雪白,生了一雙好看的含情眼,自帶風情又疏離,即便是片刻的怔愣也帶着失真的誘惑。

不愧是能在內娛刷臉的美貌!

陸岑點點頭,一定程度上來說她算是個顏控,這張臉她很滿意。

「咚咚。」

江媽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少夫人,晚飯是在擺在餐廳還是房間?」

「餐廳。」

陸岑下樓,江媽已經把飯擺好了。

掃了一圈,沒見到親親兒子。

陸岑眉頭微皺,不滿:「沒叫嗣晗下來嗎?」

江媽拿着抹布的手一頓,一臉為難:「少夫人您忘了,小少爺只能在您吃完後才能下來用餐。」

「誰定的狗屁規矩,讓我兒…讓嗣晗下來吃飯吧。」

說完,陸岑無視周圍傭人的眼神打量,鄭重道:「以後嗣晗都和我一起吃。」

祁嗣晗下樓時,剛好把陸岑的這句話聽在耳里。

他心裏冷笑,這女人又想幹什麼,不會真把腦袋摔壞了吧?

祁嗣晗視線掃向陸岑頭上纏了一圈的紗布,眼神下意識的躲閃。

是這個女人自找的,不能怪他!

聽到身後傳來的腳步聲,陸岑偏頭望去,祁嗣晗立馬停止腳步,警惕的盯着陸岑。

看來這崽子真是叫原主嚇怕了。

陸岑嘆了一口氣:「過來。」

沖祁嗣晗招了招手,自以為此刻的她定是被慈母光環繚繞。

快過來吧寶貝,媽媽寶兒誒~

陸岑這邊母性泛濫,那邊祁嗣晗卻臉色慘白,不知道想起了什麼不好的回憶。

不僅不往陸岑那邊過去,還下意識後退了幾步,小嘴都嚇白了。

在祁嗣晗眼裡,現在的陸岑像極了書里寫的招魂鬼使,眥着獠牙引誘人,欲吞人入腹。

陸岑神經再大條,也發覺出異樣,越過眾人,走到祁嗣晗面前,蹲下身,視線與他平視。

祁嗣晗移開視線,看天看地,就是不敢看她。

陸岑:……

無痛當媽果然沒想像中容易!

她伸手一把抱住只有她膝蓋高的崽崽,柔軟纖細的手在他小背上輕拍,柔聲哄着。

一旁的江媽等人看到這一幕,眼珠子都要從眼眶裡掉出來了。

天爺嘞!少夫人竟然主動抱了小少爺!!

不會真傻了吧?!

江媽心裏忐忑,太過緊張導致心臟都抽抽的。

陸岑的懷抱很溫暖,還帶着一股清淡好聞的花香。

祁嗣晗十分抗拒她的接觸, 抵不過力量懸殊,被她帶到餐桌前坐下。

懷着坐着的小人,身子緊繃得像是一張拉滿弦的弓。

陸岑感覺到他在緊張,在害怕。

將祁嗣晗放到一旁的兒童椅上,餘光瞧了一眼菜色,紅紅辣辣的一片…

「江媽。」

江媽連忙應聲:「少夫人。」

「平時都吃的這些?口味這麼重?」

陸岑瞥了一眼身旁的崽崽,這麼小,腸胃應該還很脆弱,不能吃這麼重口的食物。

江媽如實回答道:「少夫人,這是您之前囑咐廚房做的。」

原主無辣不歡,頓頓湘菜,至於祁嗣晗能不能吃,她這個當媽的根本不管。

也壓根想不到這些。

不僅如此,廚房每次單獨給祁嗣晗做飯,還會引來原主的不滿,次數多了,江媽等人也只能眼睜睜看着,祁嗣晗咬牙吃下原主吃剩下的那些辣菜。

又涼又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