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震驚全球!反派的母上是科技大佬 第5章_安逸小說
◈ 第4章

第5章

早上六點,祁嗣晗準時醒來,小手揉揉眼睛,從床上爬起。

看了看四周,想到昨晚那女人說得驚喜,他烏黑的眸子暗淡幾分。

他就不應該對她抱有期望。

祁嗣晗抿起唇,起身去洗漱,再換下睡衣。

收拾好自己,看一眼手腕上的兒童手錶,已經六點半了。

祁嗣晗像往常一樣下樓,眼睛卻下意識望向陸岑的房間,只看了一眼就瞬間收回。

心針扎一樣的刺疼感,讓他下意識加快腳步下樓離開。

日上三竿。

叮咚、叮咚。

叮叮叮叮……叮咚!

……

陸岑被連環消息提示音轟炸,煩躁的從床上爬起來去抓手機。

全是微信的消息。

是青姐?

這麼快就定下來了?

陸岑點開語音,默默將手機拿遠一些。

話筒里青姐的聲音傳來,尖叫雞味十足。

【岑岑!綜藝已經定下了,合同已經簽了!】

【片酬談到最高800!】

【預計拍攝日期定在後天上午,具體的綜藝流程和拍攝地點已經發給你了,好好表現!躋身一線指日可待!!】

【那個啥,忘了跟你說,影后沈婻也會參加…】

沈婻……

陸岑念着這個名字,腦子裡突然蹦出個畫面。

場景好像是在走紅毯,原主抬腳狠狠踹了某個女人一腳,還當著眾多攝像、記者的面大罵女人是白蓮花,絕世小綠茶之類的……

青姐的語音還在繼續:【別忘了上次走紅毯你對她動輒打罵,掛網上被網友人肉了大半年!最後也不知道走的什麼狗屎運,這事突然就平息了…】

【反正這次節目上碰上,你少給我惹事,她成名已久,在粉絲心裏那就是白月光硃砂痣,你充其量就是那顆臭狗屎!】

陸岑:……

去tm的臭狗屎吧。

陸岑眼角抽搐兩下,想她陸岑走到哪,不是被人捧着的人形國寶!

【這次你跟她對上也是沒法子,估計網友到時候也不會消停,不過你不用太擔心,有話題就有熱度,實在不行,黑紅也是紅嘛~】

最後一條語音聽完,陸岑無奈的捏了捏眉心。

若不是為了和崽子多相處,趁機培養感情,她才懶得拍攝什麼狗屁綜藝,這麼點片酬買個好點的芯片都買不起…

tui!

出於禮貌,陸岑也給青姐回了條語音。

與此同時,位於滬市繁華商業中心的高級辦公樓里。

青姐剛公關完一批藝人的劣跡行徑,躺在舒適的真皮椅子上喝咖啡。

手機微微振動,她餘光一瞟。

喲,這祖宗今天還知道回消息?

高興的點開語音。

【你才是臭狗屎,你全家都是臭狗屎。】

陸岑淡淡卻齷蹉的聲音在不大的辦公室內響起。

青姐:「……」

這tm!還不如不回!!!

祁嗣晗坐在客廳沙發上,雙手捧着一本書,聚精會神的看着。

那女人的房門還關着,他低頭看一眼腕上的兒童手錶,已經上午10:36分了。

江媽心裏奇怪,小少爺平時除了吃飯很少會主動下樓,更別說一個人在樓下待這麼長時間了。

倏地身後腳步聲響起,江媽轉身望着從樓上下來的陸岑。

「少夫人,現在用餐嗎?」江媽恭敬的詢問。

「不吃,不餓。」

陸岑伸手打了個哈欠,擺手拒絕,她沒有吃早餐的習慣。

至於午餐和晚餐,那就,隨緣!

「不吃早餐,不好。」

或許是因為陸岑昨天的異常行為,祁嗣晗掙扎過後,硬邦邦的開口。

故作冰冷的小奶音響在耳畔,陸岑順着聲音望過去,小崽子坐在沙發上,身姿挺拔如松。

習慣倒是不錯,陸岑暗自驕傲,這是她兒砸!

小崽子輕抿着唇,眼裡流露出不贊同之色,十分招人稀罕。

陸岑走過去,捧着他白嫩的小臉猛親了二口,心裏樂開了花,這哪裡是書中的大反派,簡直就是她貼心的皮夾克!

保管不漏風的那種!

「江媽,擺餐!」

親親兒子的話,她聽~

祁嗣晗小手抹了一下被親的臉,看似嫌棄,小小的耳朵尖卻偷摸變成了pink pink pink!

注意到陸岑挨着他坐下,他眼裡匿過一絲欣喜。

昨晚到現在,她已經親過他三回了。

這女人的懷抱和親親,甜甜的……

從前做戲,最多拉一下他的手,現在不僅抱他還親他,甚至還幫他洗澡,哄他睡覺。

想到昨晚陸岑幫他洗澡的畫面,祁嗣晗的臉蛋再次爆紅,抓着書的小手又攥緊了些。

「怎麼臉這麼紅,不會是發燒了吧?」陸岑正想著錄綜藝的流程,轉頭一看,身旁的崽子臉紅的和猴屁股有的一拼。

感受到額頭上溫涼的觸感,祁嗣晗抬手拉下陸岑的手,語氣結巴的阻止道:「我,我沒事。」

陸岑疑狐的盯着他通紅的小臉,不過從手心傳來的溫度來看,的確沒有發燒的跡象。

「諾~答應你的驚喜!手錶!」

陸岑變戲法一樣,不知道從哪掏出一塊黑色小巧的手錶,放在祁嗣晗眼前,手錶尺寸一看就是小孩子戴的。

祁嗣晗盯着那塊黑色手錶,很特別,是他從未見過的款式。

通體漆黑,黑色錶鏈只比尋常項鏈粗上一點,看上去很柔軟表面還帶着光澤,一小塊一小塊的,像是鱗片一樣。

看不出是用什麼材料做的。

見小崽子只是愣愣的盯着手錶,陸岑眉尖一挑,這是不喜歡?

昨晚她還特意花了點時間去設計手錶,不說鏈子的材料是難得的黑色碎玉工藝,就是錶盤也特意做成了小崽子的生肖。

龍!

不似尋常手錶錶盤做的圓形或者方塊形狀,取而代之的是一條2、3cm的黑色小龍,黑龍與鏈子融為一體,宛若天成,看起來極為精緻。

「你要是不喜歡,改天我再重新給你…」

陸岑話還沒說完,就見祁嗣晗一把接過手錶,動作之快,像極了護食的小獸。

懷裡的書也隨着『吧嗒『』一聲,掉落在地上,上面赫然寫着幾個大字。

《機械與空氣動力學解析》。

意識到自己失禮,祁嗣晗抿着唇,神情認真的向陸岑道謝:「…我很喜歡,謝謝。」

陸岑心都化了,奈何『面癱』的她最多勾勾唇,眯眯眼來表示自己心情愉悅。

「寶貝喜歡就好,媽媽給你戴上。」陸岑摘下他腕上原有的兒童手錶,戴上新的。

祁嗣晗看着低頭給他戴手錶的陸岑,心裏甜絲絲的。

如果能一直這樣,該多好。

這念頭剛一升起,他猛然一驚,後背一涼,小臉上露出不符合他年紀的諷刺。

祁嗣晗啊祁嗣晗,你可真是沒出息,這女人只要稍稍對你好一點,你就又在痴心妄想!

回想陸岑每一次利用完自己又將自己棄如敝履,一次又一次……

直到次數多到連他自己都已經記不清楚。

這次也不會例外,這女人不過是為了讓他配合她上節目,立母慈子孝的人設,他都懂!

立人設而已!

眼前這個慈愛的媽媽,是『限時』存在的。